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攻略反派男主我在行 > 詩會?

詩會?

  林沐瓷伸手示意冬蓉扶她起身:“扶我去梳妝臺。”

  冬蓉恭敬柔和道:“小姐剛醒來,奴婢吩咐廚房送點吃的吧,雖然已經臨近子時,但是小廚房還是溫著雞絲粥。”

  林沐瓷沉浸在自己重生回來的驚喜中,根本不想吃東西,她擺擺手拒絕了。

  她看到梳妝臺上有一張鑲著金邊的請柬,試探著詢問:“這是什麼時候給的請柬,我怎麼不記得?”

  她對於前世未出閣的事都記不大清了,就記得她及笄之後去參加了很多的詩會,導致相府的門檻都快被踏破,重來一次她不會這麼張揚了,能不去就不去吧。

  “這個是長公主給的請柬,”冬蓉說著,她又補充了一句,“五日後的詩會,聽聞是長公主特意給未來的女婿造勢的,請來了很多青年才俊呢。”

  未來的女婿,那不就是墨哥哥?

  林沐瓷從冬蓉手中接過請柬,仔細看了看,隨後吩咐丫鬟送上吃食,她要盡快恢復健康,她想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見墨哥哥。

  對了,第一次遇見墨哥哥的時候他正被人欺負,後面我出手阻止了他們,之後墨哥哥才鍾情於我,我得解決好墨哥哥的弟弟和那群狐朋狗友們才好。

  林沐瓷示意冬蓉附耳過來,在她耳邊說了幾句,冬蓉鄭重的點點頭就退出去了。

  *

  長公主府大堂內,插著幾支綠梅的青花瓷瓶在角落上擺著,打磨的發亮的大理石地面上首兩把紫檀木雕花大椅,長公主正坐在其中一把椅子上面喝著熱茶,幾個丫鬟垂首站在她身後靜候著。

  指揮使站著聽管家這幾日稟報,氣的像只會吃人的老虎,不停地疾步來回走咆哮:“這個臭小子,竟還敢退婚?我家嬌嬌哪裡不好?公主要不是你攔著我,我非打折他的腿,你們怎麼搞的,竟然讓他進來。”

  陳小沅的貼身丫鬟瑟瑟發抖的回答:“指揮使,這…都是郡主的命令,奴才不敢違抗啊。”

  指揮使聽到這話知道這事也怪不到下人們的頭上,但是他又不肯責怪女兒,只能指著他們罵。

  “沅沅從小沒見過外男,你們還敢讓她跟那個臭小子在一起單獨相處,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正好,錦衣衛的詔獄已經很久不見新鮮血液了……”

  管家和其他下人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下人們聽到詔獄,嚇得急忙磕頭,誰沒聽過錦衣衛的酷刑,折磨犯人的手段簡直令人聞風喪膽,平民百姓們只要聽到一句“錦衣衛辦案,閒雜人等速速閃開!”頓時能把周圍的人嚇得服服帖帖。

  他們只能拿著哀求的目光看向坐在首座的長公主。

  長公主心裡嘆氣,道:“行啦,你衝他們撒什麼氣?”她擺擺手,“你們先下去吧。”

  下人們立馬退下,整個大堂只剩長公主和指揮使。

  “公主,你說這強扭的瓜,也不甜,要不咱們還是商量著把這婚退了吧,這臭小子我看也沒什麼好的,長的一副弱不禁風的樣,一看就是個小白臉。”

  恰逢陳小沅從外頭走進來,她身穿罩雪白大氅的藕粉色圓領袍,打扮的似月中仙子的模樣,進來就看到父親母親,一個坐在大堂首座喝著熱茶,另一個正氣急敗壞的說著什麼。

  她忍不住道:“母親,父親這是怎麼了?今日和母親雪中垂釣不盡興嗎?”

  指揮使和長公主同時轉頭看她。

  長公主滿面笑容地走了過來拉住陳小沅的手讓她坐下,“我和你爹正要商量著你和蘇驚墨的婚約呢。”

  指揮使也點點頭說:“嬌嬌啊,要不咱們就取消了這婚約吧,那臭小子也配不上你,區區一個私生子,既然他想解除婚約,那我們索性成全他,我們大雍好男兒多的是,還不是由著你挑。”

  陳小沅一僵:“爹娘,我不想解除婚約。”

  我還想活命呢!可不能讓爹娘添亂。

  長公主疑惑道:“為什麼?難不成今天第一次見了他,你就喜歡上他了?”

  陳小沅拼命點點頭:“沒錯,我確實是喜歡上他了,女兒對表哥一見鍾情,女兒不要解除婚約,求爹娘成全。”

  長公主和指揮使二人面面相覷,這著實是沒想到。

  二人看著面前的少女據理力爭,眼睛明亮如星,肌膚晶瑩剔透,吹彈可破不見瑕疵,頭發全部盤起梳成朝雲近香髻,她面色稍顯蒼白,渾身散發出一股不食人間煙火的仙氣,好似隨時都會飛回天宮的仙女一般遙不可及。

  長公主回過神來一把拉住女兒的手:“好好好,咱們不取消婚約了,我的寶貝想怎樣就怎樣。”

  指揮使心情復雜,女兒剛剛十六歲,其實完全不著急嫁人,時間過得真快,好像昨天她還在襁褓裡嗷嗷待哺,如今都長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了,都有喜歡的情郎了。

  他還想阻止:“可他一個私生子,如何配得上你?錦衣衛有不少青年才俊等著你挑選呢,要不咱們還是……”

  陳小沅打住她爹的話:“爹,我也是私生女啊,他有什麼好配不上的,私生子和私生女,說不上誰配不上誰。”

  長公主和指揮使異口同聲:“別胡說。”

  “你就是我的女兒,是誰在你耳邊嚼舌根的?看我不拔了她的舌頭。”長公主怒不可揭,到底是哪個該死的雜種在她女兒跟前說這個,當初的消息明明已經被掩蓋住了。

  陳小沅笑著搖搖頭,她的長相和他們夫妻二人長的都不像,長公主是瓜子臉桃花眼,而她是鵝蛋臉瑞鳳眼,怎麼可能是他們親生的?沒想到在現代沒有父母也就罷了,穿越了也害的原主沒有親生父母的疼愛,如果沒有她的出現,故事不會改變軌跡,原主仍舊是長公主和指揮使的親生孩子,難道她天生就是六親緣薄的天煞孤星嗎?

  她悶悶不樂的低垂螓首,“女兒累了,先行告退。”

  長公主呆呆地看著陳小沅離去的背影,黯然神傷地靠在指揮使的胸前,“相公,我該怎麼辦?要不告訴她真相吧。”

  指揮使鄭重其事地說:“不可,我們要把這個秘密永遠埋藏在心裡,直到我們長埋地上。”

  夜晚,月亮升起,像是剛剛清洗幹淨的玉輪冰盤,不染纖塵,銀色的白光靜靜的灑向回廊,柔和又哀愁。

  陳小沅失神地靠在回廊上,擺擺手叫丫鬟退下,丫鬟想勸又不敢勸,只能默默退下。

  系統意識到宿主情緒不對勁,急忙安慰她:“宿主,經過我的檢查,你確實是指揮使的血脈,你並不是天煞孤星。”

  陳小沅屏住呼吸,這意思是說原主是指揮使的孩子,她不是天煞孤星?

  “那原身的親生母親是誰?”

  “指揮使和林相的妹妹有過一段婚姻,可能和這有關系吧。”

  所以兜兜轉轉我可能還和女主是表姐妹的關系?

  算了,不想這麼多了,還是想想怎麼攻略反派比較重要。

  陳小沅:“系統,你和我詳細說說五天後的詩會。”

  系統:“詩會上,女主林沐瓷閃亮登場,她身邊都是狂蜂浪蝶圍著,她嫌煩,自己偷偷溜走去花園,發現了被欺負的反派,她仗義執言趕走了他們,這一切都被男主看在眼裡,然後他倆就看對眼了。”

  陳小沅感到稀奇問:“嗯?是誰欺負反派?他好歹也是榮王的兒子啊。”

  系統:“就是榮王府裡的庶子和他的狐朋狗友。”

  陳小沅眼睛一轉,道:“我想到了一個好主意,這個詩會不是我母親主辦的嗎?我叫母親不讓他們進來,不就沒有美救英雄這回事了?”

  系統:“可是你不是說要截女主的胡嗎?那美救英雄還怎麼進行?”

  陳小沅:“……”

  “你傻啊,現在反派明顯還是一個小可憐,我自己找人欺負他更加靠譜啊,那不比欺負他的庶子狐朋狗友們下手更輕一點?到時候我腳踏七彩祥雲拯救他,再溫柔小意地為他包扎傷口,嘿嘿嘿…”

  系統沉默片刻,道:“宿主,你不可能腳踏七彩祥雲。”

  這就是個書中的小世界,不可能有神仙。

  陳小沅嘟囔道:“我這只是個比喻,顯得我比較威猛霸氣又浪漫嘛,你真是啥也不懂,你有沒有喜歡的系統啊,你們能找對象嗎?。”

  系統冷漠開口:“這是本系統的隱私,不能告訴你。”

  陳小沅聳聳肩,“不說就不說,我還不稀罕聽嘞。”

  *

  五天之後,長公主在行宮設下的詩會正式開始,宣京城中的眾貴女貴公子還有今年的科舉新秀們前來。

  在暖香閣內,即使是現在飄雪的冬日也能感到一股暖意,這是因為暖香閣旁邊有一處湯泉,長公主疼愛女兒,特意把暖香閣留給了眾貴女們。

  眾貴女正呆在暖香閣內各自找閨中密友說著悄悄話。

  陳小沅無聊地坐在一旁,原身自幼體弱多病,根本沒有什麼閨中好友,她借著喝茶的功夫偷偷瞄向旁邊的林沐瓷。

  真真是眉目如畫,豔若桃李。

  她站在那裡,同其他貴女聊天,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會集中在她身上,一顰一笑都如此美麗,果然是女主。

  陳小沅在觀察女主,殊不知女主也在偷偷觀察她。

  林沐瓷的眸光暗了暗,早就有傳言說安平郡主姿色皎若秋月,出水芙蓉的容貌,不施粉黛也顏色如朝霞映雪,今日一見果真名不虛傳。

  但是不應該啊,明明前世的安平郡主並沒有來這場詩會,難道是因為我重生了的原因?但願等下不會出變故。

  “靜和公主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