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亂碼 > 第 8 章

第 8 章

  第八章重歸於好

  戚心忍了兩天終於忍無可忍,還是跑到了電視臺去找他,上午去找,工作人員告訴她,他在開會,她就在會客廳等了他整個上午,他都沒出來見她。其實他就在隔壁自己的辦公室裡,常徵提醒了幾次,他都只說“好,知道了。”就是不去見她。下午再去找他,工作人員說他出去了,常徵實在看不下去,就走進了他的辦公室。

  “這不像你,你到底在做什麼?為什麼突然不理她了?你知道嗎,她上午已經在隔壁等了你一上午,下午早早的又來了。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為什麼突然這樣?”常徵生氣的替戚心打抱不平,發出一連串的問。

  “不為什麼,只是工作太忙了。”雷正陽頭都沒抬,心不在焉的看著手上的文件。

  “你以前不忙嗎?只要他一來你就會放下手頭所有的工作,只要她一個電話你也會立刻跑過去,就算晚上再回來加班到午夜,只要是她你都不會耽誤一分鍾。”她數著他們之間的事,像是羨慕也像是嫉妒。

  “通知所有部門,四點開個會,讓各個部門回報一下春節的節目情況。”面對她的質問,他岔開話題。

  “臺長……”常徵還想說什麼,被他趕走,“快去吧!”。

  常徵才剛離開,他就迫不及待的把頭轉上隔壁,戚心卻已經不見了蹤影,他匆匆忙忙追出來,還是找不到,很失落的回頭要回辦公室。

  “就知道你沒出去,車還在下面停著呢,撒謊都不會。”戚心突然在他背後出現,嚇了他一跳。

  他回過頭看見她臉色雖然沒有那天嚇人了,但還是沒有一點血色,目光呆滯,眼中沒有半點光彩,整個人看起來好像很累的樣子,頃刻間就要暈倒似的。他的心揪緊了一下,突然很想擁她入懷,好好保護,他還是忍住了,想說什麼試了試也沒說。

  “我等了你兩天的電話和信息。就那麼討厭嗎?見一面都不想見嗎?”戚心正視著他的雙眼問

  “是,很討厭,見都不想再見一面,所以……以後請你從我的面前消失。”他對她吼完把頭轉向一邊,怕看到她傷心的樣子,怕看到了又會心軟。

  果然不出所料,這話很傷戚心,她的眼淚立刻就湧了出來,看著他那張無情的面孔,她哭著飛奔著下了樓。

  所有的工作人員都被他嚇到了,相處這麼多年從來都沒有見他發這麼大脾氣,也第一次見他這麼吼戚心,電視臺裡沒有一個人不知道,他呵護戚心比呵護玻璃娃娃都小心。

  常徵也被他嚇到了,過了會兒才回過神來說“你怎麼對她那麼兇,還不去追她?”

  他吼完她也愣在原地,等常徵過來提醒才意識到自己剛才做了什麼,快走幾步又停下來,回頭往辦公室走去。

  常徵看到這種情況,也跟了過去。看見他快步走到百葉窗,呆呆的看著下面。看著戚子心開走的車,他的心也沉了下去。

  常徵看了看表已經十點多了,所有的同事都回家了。雷正陽還是沒有動靜,她走近他的辦公室,輕輕地推開門,辦公室裡煙霧繚繞,她趕快走過去幫他打開窗戶,看見桌上的盒飯動都沒動,旁邊的三盒煙已經抽空了,煙灰缸裡的煙頭已經溢到了桌子上,她把煙頭倒進垃圾桶裡,看了看說“你這又是何苦呢?傷了她,更傷了自己!”

  雷正陽抽完最後一根煙,把煙頭掐滅在煙灰缸裡,抬頭看著常徵問“我下午真的很兇嗎?”

  “是的,前所未有!”常徵很坦然的說

  “嗯,你下班吧。”得到她的回答,雷正陽的心絞痛著。

  突然他的手機鈴聲打破了辦公室的寧靜,也打破了夜的寧靜,更打破了雷正陽用了幾天時間都無法恢復的平靜。

  “你好,縱雨,什麼事?”看見是縱雨的手機號,他接起來慌張的問,有種不祥的預感。

  “你好,舅舅,子心和你在一起嗎?”她試探著問

  “沒有,你找她有什麼事?她今天沒回學校嗎?”他開始緊張起來,一連串的問,問的縱雨也緊張起來了。

  “她今天一天都沒來學校,我們下午的會她也沒來參加,我打她的手機一直都沒人接,不過她的車還在停車場。”縱雨一五一十的向雷正陽報告著情況

  “那她有沒有回家?”雷正陽焦急的問

  “我就在她家門口,摁了半天門鈴都沒反應。”縱雨焦急的繼續摁

  “你別著急,我去找找。”雷正陽掛了電話,飛一般的下了樓。

  他像一個丟了孩子的父親一樣,穿梭於每條大街小巷,凡是能找的地方,他們一起去過的地方他都找了個遍,就是沒有她的蹤影,雷正陽焦急的跺腳。突然,他想到還有一個地方沒找,就是中州大學的那條,他們走了無數遍的天健路。他想到這裡立刻驅車趕來,遠遠地就看到昏黃的燈光下,兩個人經常坐的那條石凳上,坐著一個熟悉的身影。他立刻驅車向前,來到跟前真的是她,他下了車,迫不及待的奔過去,一把把她抱在懷中,感覺像抱著一截冰,雷正陽趕快脫掉自己的大衣,緊緊地裹住全身都在顫抖的瘦小的她,看著那張淚痕交錯,凍得發青的小臉和凍得發紫的嘴唇,他真想抽自己幾個耳光,雷正陽慌亂中握住她的小手,像握著十根冰棍,他趕快用雙手搓著並不停的放在嘴邊哈氣,以至於她的手能夠快點暖過來。

  戚心像傻了似的呆呆的看著他做這一切,突然抽出手把他推開說“你不是不要我了嗎?還來幹什麼?好像快下雪了吧,就讓雪把我埋了吧,就連你都不要我了,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她抬頭看看天空,悽楚的笑著,眼淚卻不聽使喚的流了下來。

  “對不起,是我錯了,這個世界上就算我不要任何人了,也不會不要你。”雷正陽說完,抱起她,把她放在車裡,開開暖氣,車開到半路她就睡著了。

  雷正陽把她抱到床上,把房間裡的暖氣開到三十度。等到半夜他再起來看她時,她已經燒的不省人事。

  半夜,雷正陽又慌慌張張的把她送進醫院,直到兩天後她才迷迷糊糊的醒來。

  一醒來就看見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就連周圍的人穿的都是白色的,又看到滿臉胡茬,狼狽不堪的雷正陽問“我們是不是到了天堂?”

  “不是,這是醫院。”雷正陽看她醒來,高興地回答。

  “不,這是天堂,你看你都這麼老了。”戚心用手摸著他的胡茬糾正他

  “好,這是天堂,總之以後你說是什麼就是什麼。”雷正陽握住她的手,放在唇邊吻著。

  “太好了!我們到了天堂就再也不用顧忌世俗的眼光了,再也不用因為你是我舅舅,我是你外甥女的關系而不能在一起了。”她雙手抓住雷正陽的雙手歡呼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