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亂碼 > 第 6 章

第 6 章

  第六章相親遇舊識

  廖凱開門的那一瞬間就已經做好了挨罵的準備。一推門三缺一,全家人都已經做好了□□他的準備。

  廖旋看到他進來趕忙跑過去低聲問“怎麼才回來?這次你死悄悄了,打你電話一直佔線,媽生氣了!”

  “這大周末的你不和你那些同學出去瘋,待在家幹嗎?”廖凱湊近她的耳朵也低聲問

  “還不都是因為你,媽要開你的□□大會,把我和爸留家給她捧場呢!”他們倆你一言我一語的站在門口聊起來

  “廖凱,你還不趕快進來,倆人站門口嘀嘀咕咕說什麼呢?”母親火了,走過去擰住他的一只耳朵就往屋裡拉。

  “哎,媽,疼啊,您能不能輕點兒?”廖凱看見母親動武趕快求饒

  “你也知道疼啊?”母親把他拽到大廳中央,松開手。

  “哎,媽,我都快三十歲的人了,您別動不動就揪耳朵行嗎?”廖凱想岔開話題,轉移注意力。

  “你也知道自己快三十歲的人了?知道快三十歲的人了,你也好歹給媽帶家一個看看,就算你帶不回來,那媽每次給你安排相親,你都半路開溜,這哪輩子我能抱上孫子啊,你總不能讓媽每天抱著狗遛狗吧!”母親點著他的頭開罵

  “哎,媽,您瞧,又開始動武了!那您還可以和張阿姨、李阿姨她們打打牌呀!”他邊整理著被母親弄亂的頭發,邊幫母親出著謀劃著策。

  “你張阿姨回家抱孫子了,李阿姨在家看外孫,我找誰打牌去呀?”母親抱怨著,眼淚都快出來了。

  看著母親的看家本領都使出來了,他看看父親,給他使了使眼色,讓父親向母親求饒,父親做出無可奈何的表情,讓他自保。

  母親看出他的詭計“你不用給你爸使眼色,今天誰也救不了你,今天這個相親的對象啊,是我一個老朋友的女兒,剛從國外回來,是個很優秀的女孩子,如果你再給我半路溜了,就再也別進這個家門,我就當沒你這個兒子。十點在西苑咖啡廳見,時間也快到了,你去吧!”

  “媽,媽,您也不能想兒媳婦想的連兒子都不要了。爸,我走了!”廖凱一臉的視死如歸

  “怎麼也不和我打聲招呼啊?看來這次你真的完蛋了,死定了!”廖旋幸災樂禍

  “你不是最清楚嗎?你老哥最大的能耐就是死裡逃生!”廖凱雖然回敬的很瀟灑,還是有一種四面楚歌的悲壯。

  孫亞男走到父親的辦公室門口,正要敲門又猶豫了一下,停了下來。最後終於鼓起勇氣,還是敲了。聽到裡面父親的聲音說“進來!”她推開門,走了進去。

  雖然父親才剛六十出頭,頭發幾乎全白了,像一個已過耄耋之年的老翁。是啊,這麼多年父親一個人管理著這麼大公司,又那麼多的行業,如何不操心呢?她在心裡這樣想。父親正低頭籤著文件,他抬頭看到是自己的女兒笑了,笑的很慈祥,他看了看對面的椅子說“坐!”。籤好手裡的文件,他放下筆笑著問“我的寶貝女兒,感覺怎麼樣?剛上班還適應嗎?”

  “還好!”她垂下眼瞼,想說什麼,張了張嘴,又沒說。

  父親看出她的為難問“怎麼?是不是有什麼話要和我說,還是你對酒店有什麼好的建議?”父親從椅子上起身,繞過辦公桌走出來。

  “爸爸,我們酒店除了餐飲和住宿,另一項服務可不可以取消?”孫亞男斟酌字眼說

  父親笑了笑說“就知道你早晚會和我來談這件事的,可沒想到是上班的第二天,這麼快!”父親拍了拍女兒的肩說“不是我們一家酒店有這種服務,整個中州市你去調查調查哪家沒有這種服務。客人需要,我們做生意迎合客人的需要而已!”

  孫亞男仰頭看看父親問“爸爸,不是已經把酒店的經營全權交給我了嗎?”

  “是的,酒店從昨天開始就已經全權交給你經營了,這樣,我們來個約定,如果不用這種經營手段,你把客房的入住率和餐廳的就餐率,提高到現在甚至超過現在的水平,你就可以立刻取消這種經營,如果在沒有達到之前,我們這個話題還是暫時擱置。”父親和她玩迂回戰術,退一步又進一步。

  “好,我們一言為定!”女兒很爽快的答應,從椅子上起身,伸出右手和父親緊緊地握住。“爸爸,如果沒什麼事情我就先回酒店了。”女兒像得了勝利似的,笑逐顏開地說。

  “好。啊,對了,我差點忘了,我一個老朋友給你提親了,看來我女兒魅力還真大,剛回國就有人惦記了!”父親看著女兒驕傲的說

  “我不要,我才剛回國,在事業上還沒有大展拳腳,怎麼就給束縛了。”孫亞男撅著嘴,撒起嬌來。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早晚的事嘛!”父親擺出大道理想說服她

  “好男兒應該先立業後成家!”她也擺出大道理想說服父親

  “可你是女兒家嘛!”父親終於找出她的破綻

  “父親不是一直都把我當男孩兒培養嗎?將來讓我接手家族企業,如果我早早的就嫁人了,豈不辜負父親一直以來的苦苦栽培?又如何把集團發揚光大?”她比他的大道理還多

  “嗯,事業心還挺強,像我孫啟東的女兒!”父親見說她不過,只好順水推舟。

  “這就叫有其父必有其女!”女兒看自己勝利,開心的咯咯笑。

  “不過,這應付一下還是要的,畢竟是老朋友嘛,不去怕搏了老朋友的面子,也不好看。也說不定去了你就相中了,他可是我老朋友的兒子,人長的是一表人才,把那麼大一個龍凱集團經營有條不紊,還……”他還沒說完就被女兒打斷了

  “哎,爸,等一下,您說的是龍凱集團?那個少東?什麼廖凱?”她一聽到父親說龍凱集團,腦袋裡立刻出現了那張令人憎惡的臉。

  “是啊,你們已經認識了?你才剛回國就認識他了?不過也難怪,這小子愛搗亂,到哪裡哪裡就炸開了鍋!”父親奇怪的問完,又自圓其說。

  “爸,您不說是他還好,您一說是他,我連應付都懶得應付了。一個男人自信到狂妄,自戀到目中無人,沒有一點涵養和風度。”孫亞男說起他就有一大車不是

  “不會吧,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在長輩面前他還是很彬彬有禮的,辦起事來又幹淨利索,除了公司裡的事愛自作主張,也沒出過什麼亂子。”這的確是孫啟東眼中的廖凱,也是大家心目中的廖凱,更是工作中真正的廖凱。

  “啊,對了,還有天天到我們酒店來玩女兒,……還玩男人!昨晚還在我們賓館玩女人,一大早又玩男人!”孫亞男想起昨天就一肚子火

  這次雖然死到臨頭,只要離開那個厲害的母親,他還是樂得逍遙。深黑色的妮子大衣把眾叛親離的苦澀一股腦裹進去,露出來的還是那張十足自信的帥臉。十點整他暈進西苑咖啡廳,照母親說12號桌找過去,卻看到了她,他眨了眨眼睛不敢相信,再眨了眨還是她。

  “別眨了,是我,沒錯。”她一點都不驚訝,反倒一臉胸有成竹的樣子。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是我?”他坐下來,驚訝的問。

  “重要嗎?反正喝完這杯咖啡我們就各自西東,完全變成陌生人。”她倒幹脆利落

  “看來我們想到一塊兒去了,要不要為我們的心有靈犀碰一杯?”廖凱端起手邊的咖啡說

  “我不喜歡和張揚無度的人碰杯,尤其是惟我獨尊的人!”她鄙視的看了他一眼,只管喝著自己的咖啡。

  “啊,原來如此!我也不太喜歡和太強勢的女人碰杯!”他說完,喝了一口咖啡,掏出錢包放下一張百元鈔票,起身走人。

  “不好意思,廖總,我更不喜歡佔男人的便宜,咖啡32元一杯,您留多了!”孫亞男眼都沒抬提醒他說。

  “孫副總,您是不是太自作多情了?我不是付的您的咖啡錢,我是給服務員的小費!”廖凱湊過來低聲說

  孫亞男被揶揄的說不出話來,臉一下紅到了耳根。

  廖凱剛走幾步又折了回來,孫亞男還以為是給她道歉的,沒想到他又湊過來說“換個發型吧,長的像男人,脾氣像男人,又弄一個男人的發型,連名字都是男人的,全身沒有一點女人味,小心嫁不出去!”廖凱說完,吹著口哨快樂的離開了。

  氣的孫亞男真想用咖啡杯砸過去,介於公共場所,還是保持了最基本的禮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