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亂碼 > 第 10 章

第 10 章

  第十章閨蜜爭執

  “從經濟形式來看,一系列數據都表明這次疫情對經濟地影響是非常大的,制造業相對受影響較少,基本還算景氣,服務業是受影響最大的行業。好了,我們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裡,12月16日將在我們學校舉行疫情影響下的中國經濟形式的研討會,希望到時候大家都在雲會議上聽聽專家的見解。下課吧!對了,上次你們的作業,施海濤和廖旋對疫情影響下中國經濟形式的分析比較好,希望大家下去相互傳看一下。”戚心收拾著電腦,從包裡拿出一疊打印好的施海濤和廖旋的作業交給班長發放。

  戚心下了課,經過學校小花園的松樹下,卻無意中撞到兩個人抱在一起,她故意快步離開,眼睛的餘光卻掃到了縱雨,她又轉過頭仔細看了看的確是縱雨,另一個人卻是一個頭發花白的老頭,戚子心氣的想上去就把她拉過來,但還是忍住了,氣衝衝的跑到辦公室,坐下來生悶氣。

  “親愛的,下課了?”她高高興興的走過來,臉笑成了一朵花,嘴巴比抹了蜜還甜。

  “他是不是有家庭?”戚心劈頭蓋臉地問

  “什麼呀?”縱雨心虛起來,還故作鎮定。

  “我剛剛下課的時候經過小花園了!”看她和她打啞謎,戚心提醒她。

  縱雨的臉一下子紅到了耳根,慌亂中拿起桌上的杯子,轉身走到飲水機旁去接水。

  “你不用回避,我剛都看到了!小雨你也不小了吧,怎麼可以作出這種事情?他能給你幸福嗎?”戚心直指她的痛楚

  縱雨轉過身,理直氣壯的說“你說誰能給我幸福?是大學四年我和他同吃一碗面,我生日的時候沒錢買蛋糕拿面包糊弄,畢了業了為了進市商業局,娶了局長女兒的人能給我幸福,還是走時說讓我等他三年,三年博士畢業後為了留在日早稻田大學和導師女兒結婚的人能給我幸福?我不是對愛情沒有過憧憬,我不是沒有相信過真正的愛情的存在,我憧憬的結果,相信的結果是什麼?是背叛!現在這個社會連大男人都那麼現實,更何況是我們這些小女人呢!所以呀,現在我已經不相信什麼愛情了,我只相信看得見的實實在在的東西。愛情是虛無縹緲的,不能當飯吃,不能當房子住,也不能當車開。”她說到傷心處已經淚流滿面

  “可你就現實嗎?如果你現實就不會用你自己的青春去換這些東西!”戚心看著她哭的那麼傷心,有點於心不忍,但還是想敲醒她。

  “那你說我拿什麼去換?我又沒你那麼有福氣,有一個在中州市可以呼風喚雨,朋友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連我們院長都是他好朋友,還可以給你買得起豪車,做省電視臺臺長的舅舅。”她說起雷正陽更加生氣

  “我看你是瘋了,我舅舅又怎麼惹你了?”戚心聽她把槍口對準雷正陽,很是生氣,起身質問她。

  “你以為如果不是你舅舅的關系,你三年前能博士一畢業就留校,三年之內又能一路開掛了似的從講師到副教授、教授?”她越說越氣

  “我三年前留校是有名額的,也是因為我三年的成績一直都是前三名,三年之內又能從講師直接晉升到教授,那是因為三年內我在核心期刊上發了十幾篇論文,有兩本獨作的書出版,還有兩個省課題,一個國家課題。這和我舅舅有什麼關系?”戚心被她氣的頭冒白煙

  “有名額?學校當年留校的名額一共有兩個,那一個是財經學院校長的兒子,一個是你省電臺臺長的外甥女,徐小幅和趙崇明不和你一樣年年前三名嗎,為什麼沒留?卻偏偏是你們兩個?還有這次12月份的金融危機研討會,學校那麼多老教授為什麼只有你和我們學院的經濟泰鬥羅奇教授參加?”她繼續得寸進尺,沒完沒了。

  “那是因為我上個月,在《一周經濟論壇》上發表的那篇文章,也沒有用誰的關系呀!”戚心被她氣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但還是一一解釋。

  “別傻了,傻妞,關系不是你用,它才發揮作用的,只要它存在就會發揮作用!你別聽電視,報紙上瞎吹某某集團的兒子,沒用老爸一分錢,就自力更生,艱苦創業,最後成就了偉業,都是他媽的放屁、扯淡,如果他老子不是什麼總裁,董事長的誰會給他面子,誰會和他做生意?關系有時候就是金錢!”她狠狠的扒著社會關系這層皮,揭著人際交往的實質。

  “我……”戚心被問的張口結舌

  戚心足足在樓下等了六個小時,看見雷正陽出來,她才下車直奔上他。

  看到她突然出現雷正陽被嚇了一跳“你怎麼在這裡?都十二點多了,怎能還沒回去睡覺?”

  “我能夠留在中州大學,三年之內從講師升到教授是不是因為你是我們院長的朋友?這次經濟研討會的人選是不是也是因為你的關系?”她撲倒他身上發出一疊聲的問,問的雷正陽直迷糊。

  “什麼什麼是因為我的關系?”雷正陽一頭霧水

  “今天縱雨說,我留校是因為你找了我們院長,我晉升為教授也是因為你和院長的關系,還有我們學校12月份的經濟論壇,也是因為你我才能參加的,因為學校好多老教授都沒能參加。”戚心一一講述

  “沒有的事,我和你們院長只是普通朋友,偶爾大家見見面吃吃飯而已,還有你說的那個經濟研討會,我們電視臺只是轉播而已。”雷正陽這才聽懂她說的什麼事,笑著解釋道。

  “真的?你沒騙我?”戚心半信半疑

  “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你應該相信自己的實力,不要別人說什麼就信什麼。”雷正陽安慰她道

  “她不是別人,是我從小玩到大的夥伴,是我從小學一年級都開始同學的同學,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戚心很嚴肅的糾正他

  “嗯,她是你最好最好的朋友。”他同意著,點點頭。“唉,縱雨這孩子一個人走到今天也不容易,你最起碼還有我,她呢,身邊就你這麼個朋友,以後你要多開導開導她,知道嗎?”雷正陽語重心長地說

  “我知道了。”她眉頭的疑雲這才散開

  “好了,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去。”雷正陽放開她說

  “嗯。”她從他肩頭離開,聽話的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