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亂碼 > 第 7 章

第 7 章

  第七章秋後算賬

  還不到七點超時酒吧已經開始陸續上人。

  於嘉寧調好酒對著服務員用手指甩了個響,服務員過來把酒端走。

  廖凱端著個空酒杯在他眼前晃悠,於嘉寧就當沒看見,一旁的超哥和小K看著這倆人偷笑。

  廖凱狠狠的瞪了兩人一眼,轉過頭立即假笑著說“還生氣呢?”於嘉寧就當他是透明人,還是不理。“你說我那天怎麼就鬼迷心竅了呢?肯定是那杯酒惹得禍!”他還是對著他嬉皮笑臉

  “我的酒沒問題!”他帶答不理的蹦出一句

  “哈,終於肯講話了!”廖凱看到有機可乘,立刻耍起詭計來“哎,超哥給點酒。”

  “我的酒你喝不了,喝了過敏。”超哥正起臉色說

  “反正沒人疼,沒人愛,沒人關心,死了更好!”他繼續得寸進尺,伸手去奪超哥的杯子,超哥躲閃著“哎,不行,不行!”

  “二哥,你忘記你上次過敏了?還進了醫院!”小K也攔住,焦急的提醒著。

  廖凱給兩人使了個眼色,兩人立刻明白了,不再阻攔。

  他端起超哥的酒往自己的空酒杯倒了一半,正要喝,酒到嘴邊,於嘉寧立刻攔住,拿起酒杯把酒重新倒進超哥的酒杯裡,拿出伏加特酒基就開始調酒,三個人看詭計得逞,相視一笑。

  “看看還是關心我吧!表面上裝得什麼似的。”他得了便宜還賣乖

  “來者是客,如果客人喝了我調的酒過敏,豈不有損我這個調酒師的威名。這杯酒999元,麻煩您走時留下酒錢!”他開始認真的調酒

  廖凱得了個沒趣,超哥和小K卻在一旁看笑話,“你們兩個還有沒有人性啊?”他瞪著他們狠狠的說

  酒還沒喝完,母親的催命電話又來了,他比誰都清楚母親來電話的原因。

  他表情如上法場接通了電話“喂,媽!”然後痛苦地閉了眼睛,幹脆把手機放在吧臺上,接著喝自己的酒。

  三個人都奇怪的看著他,聽著裡面的聲音吵鬧,超哥拉拉他的衣服,指著手機示意他接電話,他看看他,不理。

  等到電話裡沒了聲音,他才接起來,“好的,媽,好,好,我現在就回去!”

  他把酒杯裡剩下的酒一口氣喝完,站起身很瀟灑的說“好了,哥們兒我要赴刑場了!”

  “你怎麼每次一接到你媽電話就像接到聖旨似的?”超哥看著他的狼狽樣問

  “沒辦法,我們家是太後專政!”他無奈的說

  廖凱正要走,回頭對於嘉寧說“酒錢先欠著啊!”

  超哥、小K看著他的背影搖了搖頭,於嘉寧也盯著他的背影,直到他們消失在酒吧門口。

  廖凱一進家門就被揪住耳朵,拉到客廳,接受審判。

  “哎,媽……,您這可不行啊,動不動就使用暴力,就是人家小姑娘看上我,也不敢嫁到咱們家來呀!”他雙手舉在空中,好像在接即將被擰下來的耳朵。

  “說吧,這次又是為了什麼?”母親氣的臉都青了

  “哎,媽,您先放手行嗎?”他痛的閉著左眼說

  看見母親的樣子,他立刻牽住她“來,媽,您先坐下,消消氣。媽,您聽我解釋,這次不懶我,這次真的不懶我,她一見面就說‘喝了這杯咖啡我們就各自東西’,我總不能跪下來求她吧!”

  這時電話鈴響起“媽,媽,您的電話。”廖旋叫道“孫叔叔的!”她捂住話筒小聲說

  母親起身接電話,回頭對廖凱說“今晚,沒你的飯。”

  “喂,啟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母親著急的問

  “太對不起你了,老朋友,本來是想和你做親家呢!但女兒回來說,和廖凱性格不合。廖凱我是很清楚的,是個很能幹的孩子,這麼優秀的兒子您還怕他找不到媳婦?我給你留意著啊,如果有好的,合適的女孩子,我一定告訴你啊!是我沒福氣啊,痛失了這麼好的女婿!”孫啟東滿口惋惜

  “沒事,沒事,孩子們的事,我們這些大人只是瞎著急,最後做主的還是孩子們!那我就先謝謝你了,有合適的你就幫我留意著點啊!”母親掛了電話立刻變了臉“什麼性格不和?我家兒子的性格好著呢,像我家這麼好的兒子到哪裡找去,我們又不是非你女兒不找了!”母親氣呼呼的自言自語

  旁邊久不開口的廖天龍看到這種情況說“你不剛剛還罵你兒子了嗎,怎麼這麼快就誇上了?”

  “我的兒子我能罵,別人就不能說一個‘不’字!”母親蠻不講理,“再說了,我兒子真的很優秀啊!”她走到廖凱身邊坐下,抱住兒子的肩說。

  “就是嘛,媽,像你兒子人長的這麼帥,如果在報紙登一徵婚啟事,我們家的門還不被擠破!”廖凱飄上了樹梢,自吹自擂起來。

  “呵,又吹上了?”廖旋在一旁鄙視著他

  “沒你的事,去,一邊去。”廖凱斥責著她

  “哎,這倒是個好注意!”母親樂的像突然發現了新大陸似的

  “媽,您可別,您可別啊,您饒了我吧!我只是隨便那麼一說,我只是說‘如果’,您可千萬別當真吶!”廖凱急得熱鍋上的螞蟻,覺得自己應該張嘴一百。

  “什麼饒了你吧?兒媳婦你給我娶不到家,休想我饒你!”母親封建家長的氣焰立刻囂張起來

  “哎,媽,要不這樣,三十歲以後,三十歲以後我肯定給您領回來一個讓您滿意的兒媳婦,怎麼樣?到時候別說您要一個孫子,給您生十個,二十個都沒問題,要不您就再遛兩年狗?”廖凱連哄帶騙,還發誓。

  “不行,你說話就像放炮似的,大學畢業後就讓你給我領女朋友,領到現在你都沒有給我領來一個,我不能再放縱你了。”母親堅決拒絕,又說落起那些陳芝麻爛谷子來。

  廖凱還想說什麼,母親一句“吃飯”把他堵了回去。

  “不是沒我的飯吃嗎?”廖凱和母親記著仇道

  “你少給我貧啊!”母親有了新的對策,也懶得理他。

  “媽……,媽……”他撒著嬌,聲音一聲比一聲拉的長。

  電話鈴又響了起來。

  “廖……凱,電……話!”廖旋也學著他的樣子,把聲音拖得老長。

  “什麼廖凱,我是你哥!整天不學一點好。”他氣沒地方撒,只好到處找茬。

  “再不學好,也比你好啊,天天被逼婚。喂……哎!”廖旋敲著他的痛楚,對他做了個鬼臉。

  “喂,你好!”廖凱

  “二哥,你那裡怎麼樣?”小K擔心的問

  “小K,什麼事?我這裡都解決了。”他看看正在吃飯的父母和小妹

  “爸,媽,我出去一下啊!”廖凱說完掛了電話,說著就往外走。

  “哎,飯還沒吃完呢!”母親喊著,他人已經出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