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亂碼 > 第 5 章

第 5 章

  第五章酒店被抓

  早晨燦爛的陽光透過玻璃窗照在他那張年輕、英俊、熟睡的臉上。

  小雪那張美麗、青春的臉蛋上還掛著淚珠,怔怔盯著這個昨晚還沒看清容貌就已成為他的女人的男人,有種說不出的恥辱?悔恨?驕傲?不舍?異想天開?還是五味混合?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昨晚她來是來掙錢的,可是一夜的相處又使她有幾許不舍。她是在等什麼呢?是等他醒來再看他一眼呢,還是等他醒來拿錢呢?當然是拿錢了,她說服自己!

  男人翻了個身,眨眨眼睛,看見對面坐著個影子,由於陽光太強,他眨了幾眨還是沒有睜開眼睛,就在地板上胡亂的摸著自己的衣服,最後摸到皮外套掏錢夾,抽出一疊百元大鈔放在床上,然後再把剩餘的塞進去,卻塞了個空,剩餘的錢撒了一地,最後他幹脆把皮夾也扔了,倒頭接著睡。女人看了他一眼,本想幫忙的,卻起身抓起屬於自己的那一部分,走上門口。

  小雪一開門驚呆了,門口站著一個漂亮的男人。她不知該如何是好,退也不是,出也不是,漂亮男人把她拔在一邊,徑直走進去。撿起地板上所有他的衣服,卷成一團氣急敗壞的甩到他身上,廖凱驚得立刻睜開眼,看到他,慌亂的坐起來“寧寧?你怎麼來的?”

  “我怎麼來的,問你呀?”寧寧左腳蹬在床尾,左手支在大腿上,用右手扯著被子。

  “那……啊……超哥和小K呢?”廖凱也使勁的拽著被子,往自己身上捂,兩人無形中在進行著拔河比賽。

  “綁了!”他抬頭正視著他的狼狽

  “綁了?”廖凱不敢看他,躲避著他的目光。

  “你以為把我灌醉,讓他們兩個看著我,我就找不著你了,是吧?”寧寧憋足了氣問

  “哎呀,沒有……那個饒了我這次,最後一次!”廖凱皮笑肉不笑地求著繞,發著誓,那個傲氣十足,不可一世的大少爺的威風,已經一掃而盡了。

  “又是最後一次?你知道你這是第幾次了嗎?”寧寧說著坐在床上氣急敗壞

  “嗯啊,不過,這次真的是最後一次了,我不騙你!真的是最後一次了,要有下次你再也別原諒我,啊,行不行!”廖凱對著於嘉寧求饒

  小雪看了半天也不知道這倆人是怎麼回事,就悄悄地離開了。

  大廳裡來來往往已經有好多人了,有在前臺結賬走人的,有出去辦事的,有新入住的,小燕忙的不亦樂乎,孫亞男也在旁邊幫著忙。

  “寧寧,寧寧……,你等等我,你還生氣呢?哎,你等等我!”他們一個前面疾走,一個後面猛追。走到前臺,廖凱一把拉住他。他也索性停下來,退下手上的戒指,摘掉耳環,取下項鏈,拿過他的手,一把交到他手上說“還你的東西,以後我們兩個再也沒有任何關系了,還有,以後不要再叫我‘寧寧’,叫我於嘉寧!OK”

  他們兩個這樣大張旗鼓的在大廳鬧,引來不少注目的目光,大家都停下手中的活看熱鬧,因為明明是兩個男人,卻像一對戀人在大庭廣眾之下打情罵俏。

  “可不僅是個淫棍,還是個同性戀呢!”孫亞男趴在小燕的耳邊嘀咕道

  “唉,不新鮮了,已經不是第一次鬧到這裡了!好像這次鬧的挺兇,連定情信物都退了!”小燕看著,說著都覺得好笑。

  於嘉寧在車流裡,車開得飛一樣,只要有個空他就會想辦法擠過去超車,廖凱在後面拼了命的追,怕他憤怒之餘,一不小心出了什麼事,打了他N次電話他也不接,剛掛了電話母親的電話又擠了進來,“喂,老媽!”剛接起電話母親在那頭又吼又叫的,聒噪的很,他只能把電話移離耳朵,他知道只要每次母親給他打電話,就是家裡要翻天的時候,每次家裡要翻天的時候就是母親想抱孫子的時候,每次母親想抱孫子的時候就會打電話聒噪他。母親說了什麼他當然不知道,因為他壓根都沒聽,他也知道接母親電話的技巧就是只能說“是,好的,我知道了!”膽敢有一個“不”字,那你就是沒事找吼!“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媽,是,20分鍾後到家!好,好,掛了啊!”他掛了電話立刻像洩了氣的皮球“啊,還讓不讓人活了?怎麼有事沒事都找我的麻煩!”

  好不容易於嘉寧的車開到超時酒吧,他的車也跟到了,終於可以舒了一口氣了。於嘉寧開了門把門踢得蹦蹦作響,把桌子,凳子摔得劈裡啪啦,反正只要能找到出氣的東西,他一樣都不放過,除了他的寶貝調酒器和他的那些命根子酒基。廖凱跟到吧臺,看到可憐的超哥和小K被綁在椅子上睡著了,看到他們為了自己所受的苦,他立刻跑過去把他們叫醒,幫他們解開繩子。

  小K睜開眼看到是廖凱就問“二哥,三哥呢?”

  “噓……”廖凱用手指擋在唇邊,不要他出聲,朝吧臺使了使眼色。

  超哥拿開自己身上的繩子,看了看吧臺上正在牛飲的於嘉寧,擔心的問“他沒事吧?”

  “恐怕這次真的沒那麼簡單,真的把他惹毛了,吶,這個都不要了!”廖凱憂心忡忡的從上衣裡掏出他的“三金”說

  “沒事,你別擔心,他也就是火一上來,火氣大的很,等過段時間,他氣一消,一哄就沒事了。”超哥很了解他的說

  “我現在還有點事必須得走,超哥,你和小K好好看著他,別讓他開著車到處亂跑。我辦完事就過來啊!”廖凱說著站起來要走

  “好的,二哥,沒什麼事吧?”小K看看廖凱那著急的樣子,擔心地問。

  “沒事,又是我媽那想抱孫子的病犯了,回家開相親大會。”他輕描淡寫的自嘲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