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在他左耳說愛你 > 合租

合租

  臨近春節,h市高峰期,返程的人格外多,在候車廳外面根本很難打到車。所有的士和大巴不是被人包了就是擠滿人了,程蘇的小身板根本不是那些壯漢的對手,只能眼巴巴的看著一輛又一輛車開走。

  快到中午了,程蘇還是沒有打到車。她到附近的便利店買了份簡簡單單的午餐,吃完給小姨莫沅打了個電話,沒人接。想到莫沅這個時間應該還在忙,發了條短信過去。

  玩了會手機,感覺好無聊。程蘇也是安耐不住無聊的性子,從箱子裡拿出寒假作業做了起來。a市德高附中的作業對她來說沒有任何難度和做的必要,因為她不會再回a市了。

  顧及到h市青蕪一中對轉學生的嚴格要求和開學的檢測考決定分班,她不得不搶打起精神大著腦袋刷著死板又無聊的五三。

  傍晚黃昏的暖光透過窗戶照射在少女身上,大自然好像都很偏愛溫柔的女孩。

  少女抬起頭,怔怔看著窗外的夕陽。h市的冬日的夕陽真的很美,梔子樹被鑲上了一層金邊,彰顯得愈發好看。她拿出包裡的單反對著夕陽拍攝了幾張,不經意間把梔子樹下站著的少年也拍了進去,但她並沒有發現。程蘇的手輕輕摩擦著單反機身。

  這是她媽媽莫心留給她的。

  莫心喜愛攝影,從事拍攝職業,一直到遇見程天富嫁給他懷上程蘇後,她辭去了職位。在家一心照顧丈夫和女兒,那個時候程天富很愛她。隨著女兒的長大,家裡的開支越來越大,丈夫還染上了賭博。無奈之下,莫心只好繼續工作。

  復業以來,一路上順風順水,誰也沒想到,在程蘇16歲生日那年,莫心在山區拍攝扶貧公益活動時,不幸遇上泥石流,再也沒能回來。

  那天早晨出發之時,莫心還答應了女兒晚上回來為她慶生。

  程蘇就在家等了她整整一晚,沒能等到她回來,卻等來了她去世的噩耗。

  “蘇蘇寶貝!”門口傳來莫沅的聲音。

  程蘇斂了心緒,用袖口擦了擦眼淚,朝莫沅的方向奔去:“小姨。”

  莫沅張開雙手接住了程蘇,她像個巨型玩偶一樣掛在莫沅身上。程蘇很輕,還不足90斤。

  “小姨店裡有些忙,這麼晚才看見信息,小姨好想蘇蘇寶貝。”莫沅摸了摸程蘇的頭,有些心疼,“我家蘇蘇瘦了,好輕好輕。”

  程蘇心裡暖暖的,莫沅是除了媽媽以外最疼愛她的人了。

  莫心死後,莫沅總算看清了程天富的人品和態度,他不管程蘇的生死。她至今都還記得可憐巴巴躲在角落裡瑟瑟發抖的程蘇,可憐極了。莫老太太接受不了愛女去世的打擊,一病不起,不久便撒手人寰。

  莫心的送葬費用都是莫沅和丈夫李華出的,程天富不僅沒有出一分一毫,甚至還把莫心的意外賠款費全砸在了賭場,有去無回。

  “哪有?小姨騙我,我還重了不少呢。”程蘇對著莫沅撒嬌,“以後沒人要啦。”

  莫沅忍俊不禁,嘟起嘴不滿地說:“呸呸呸,我家蘇蘇國色天香,多的是人稀罕呢。”

  程蘇今年18了,花一樣的年紀,小侄女長的很像莫心,特別是她那雙澄澈清亮的杏眼。莫沅以前看著和長姐八分像的面孔,總是苦澀地紅了眼眶。

  沒關系,小侄女是她的心頭寶,她可以把她捧在心尖上寵。

  *

  車裡的暖氣讓幾天失眠的程蘇昏昏欲睡,莫沅看著她想睡卻又強打著精神想和她叨嘮的模樣,莫名覺得好笑:“蘇蘇,睡會吧,到了叫你。你去姨家住好麼,姨可以照顧你。”

  程蘇想起以前她在莫沅家住時,她表哥看她的眼神,莫名打了個冷顫:“不用了,我在學校附近租了公寓。”

  莫沅也不強求,程蘇不願意的事情她一般不會逼著她做。還有李軍,畢竟自己的兒子,她多多少少知道點他的“光榮戰績”。

  程蘇住在頂樓25樓,這裡可以看見整個h市的夜景。房東是一位年過五十的阿姨,她在來之前就已經和她打過招呼了,直接拎包入住就可以了。

  莫沅不放心程蘇,再三叮囑她要照顧好自己後才匆忙離去。如果不是工作原因,她真的可以連夜搬過來和小侄女一起住。

  程蘇看著h市的夜景,家火通明,整個城市都洋溢著幸福。這是和a市不一樣的,她有些期待在這裡新的生活了。

  程蘇把自己住的房間整理好了,聽房東阿姨說舍友沒那麼快來住,應該要在開學前後。

  所以程蘇把自己的一個行李箱寄放在了舍友要住的那個房間。等舍友來了,再搬回來。

  一日的奔波勞累讓失眠讓程蘇有種沾床就能秒睡的感覺,然而當她躺下後,卻又睡不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