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在他左耳說愛你 > 煙火下的動心

煙火下的動心

  鞭炮聲中,新年來臨。

  h市的冬天每年都會下雪,這也是程蘇最喜歡這個城市的理由。

  外面鋪天蓋地一片銀白色,程蘇坐在窗前往樓下看。

  樓下傳來孩子們天真無邪快樂的笑聲,他們在打雪仗。

  其中那個胖胖的男孩叫鄭偉,期末考試考了年級倒數第一,年前被他爸爸打了,當時整棟樓的人都聽得見他的聲音。

  新年成了他受罰的擋箭牌,鄭爸爸扣押了他的零花錢。現在還能開心的打雪仗。

  程蘇從來沒玩過打雪仗,a市是不下雪的,就算下了雪,也不能夠打雪仗。

  她看孩子們玩的開心,被他們的快樂所傳染,嘴角微微上揚。

  門口傳來敲門聲,她起身去開門。

  門口站著的少年穿著黑色羽絨服,可能是剛起不久,頭發亂蓬蓬的,翹起了一根“天線”,眼裡帶著惺忪。給他冷峻的臉上多添了幾分可愛。

  程蘇抬起頭看他,眼裡帶著疑惑:“魏宇?有什麼事嗎?”

  她今天心情不錯。

  魏宇說:“起來吃早飯吧,吃完我帶你出去,顧晨說今天讓我帶上你出去玩。”

  顧晨成了擋箭牌。

  “好的。”程蘇是很聽話的,加上她今天心情好。

  魏宇做好了早餐,都是程蘇愛吃的,程蘇愣了愣:“謝謝啊。”

  “不客氣,多做了一份而已。”

  “……”

  “新年快樂!蘇蘇”坐在程蘇對面的魏宇突然小聲說了句。

  “嗯?我沒聽清。”她沒聽清楚。

  “快吃,等會遲到了。”魏宇伸手摸了摸程蘇的頭,催促她。

  兩個人都愣了愣,程蘇不自在地推開還未吃完的早餐,起身:“我吃飽了。”

  “……”還是太著急了嗎?

  *

  魏宇和程蘇到公園時,顧晨和李莜然在堆雪人。

  李莜然最先看到程蘇,朝她招手。拍了拍身上的雪,就往程蘇的方向跑去。

  “蘇蘇,你們來啦!”

  “嗯。”程蘇拂去李莜然發上的雪,由她圈著往前走。

  還沒走到李莜然和顧晨堆得雪人面前,有個冰冰涼涼的東西砸在了程蘇的後頸。

  她還沒說什麼,走在她旁邊的小表姐瞬間火了:“顧晨,魏宇,你們要死啊!我家蘇蘇要是回家生病了,我要你們好看!”

  李莜然一直認為自家小表妹還是像小時候一樣體弱多病,稍稍一不小心著涼就會生病。

  程蘇其實已經很久沒生過病了。

  “沒事,我不怕冷的。”程蘇蹲下身抓起一把雪揉成球往顧晨和魏宇的方向砸去,“我們來打雪仗!”

  李莜然的戰鬥力超強,顧晨被她的雪球打的求饒:“然姐然姐,放過我,我要被你砸死了。”

  雪球一股腦砸在顧晨身上,他的外套已經溼透了。

  李莜然還跟他有仇似的,全部雪球都打在他身上,魏哥還不幫忙。他好難的好嗎。

  四個人打完雪仗,玩夠了,去市區閒逛了逛,逛到了傍晚。

  李莜然中途去接了個電話,回來對程蘇說:“蘇蘇,我媽和我爸去玩了,我弟在網吧不用管他,我媽說讓我們去外面吃。”

  “好。”

  顧晨在下午就訂好了餐廳:“我和魏哥訂了餐館,一起?”

  程蘇還沒來得及拒絕,李莜然一拍手,先回答了:“可以啊,就算你補償我的,你請客。”

  顧晨無所謂:“那走啊。”反正他有錢,剛領的壓歲錢。

  *

  李莜然被程蘇扶著從餐館出來,她吃的太撐了。

  為了好好敲詐顧晨一把,她吃了四碗大米飯。撐得胃疼。

  顧晨看著她行路困難的樣子,嘲笑她:“讓你吃這麼多,吃撐了吧,活該撐死。吃這麼多遲早胖成豬。”

  李莜然氣不打一處來,硬要起來追打顧晨,被程蘇一把拉了回來。

  “吃飽了不要做劇烈運動。”她一本正經地教訓李莜然。

  李莜然想:像個小大人一樣,明明自己還沒有長大。

  “……”是自己寵出來的小表妹。

  *

  走了好一會,李莜然緩過來了,她口渴,拉上不情願的顧晨去小賣部買水喝。

  市區空中突然炸起煙花,巨大的聲響讓站在橋上發愣的程蘇嚇了一跳,趔趄地後退了幾步,撞上了站在她身後的魏宇的胸膛。

  他伸手護著程蘇,不讓周圍來往的人磕到碰到。空氣很冷,他的懷裡卻很暖和。

  “我不是……對不起。”

  “看個煙花都會被嚇到,真有你的,”魏宇掏出耳機,戴在她耳上,“來吧,一起看。”

  程蘇被眼前煙花的美色所吸引,目不轉睛地看著,耳機裡播放著好聽的音樂。

  魏宇拿出手機,關了閃光燈,朝著少女在煙火下的側臉拍攝了幾張,點了點屏幕,將她的照片設置為壁紙。

  你在看煙火,而我在看你。

  “這首是什麼歌啊,好好聽。”程蘇轉眼問他。

  煙花在空中綻放,魏宇靠近程蘇說:“《Love you long time》”

  程蘇並沒有聽見,看著魏宇近在眼前的俊臉,她的心髒快速跳動起來。

  他為什麼突然靠這麼近啊。

  程蘇別過臉繼續看煙火,臉滾燙,心髒還是跳動的很快。

  好奇怪啊。

  魏宇在她身後看不到的地方,用虛抱的姿態,地上的影子映照出他抱著程蘇的樣子。

  他笑了,就這樣很好。

  慢慢來吧,蘇蘇。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來日方長啊。

  *

  說去買水的兩個人,結果在河邊吹起了酒,等程蘇和魏宇找到他們時,他們已經不省人事。

  程蘇架著李莜然走,李莜然全身的力都靠在程蘇身上,有點重。

  “來!繼續喝!”李莜然突然發酒瘋大聲說了一句。

  程蘇哭笑不得,咬著牙走到了公交車站。看見後面不遠處嫌棄看著顧晨發酒瘋抱著柱子不肯走的魏宇,笑了笑。

  魏宇嫌棄地看著抱住電線杆當“魏宇”的顧晨,戳了戳他的腦袋:“走了。”這人酒量這麼不好,到底喝了多少?

  顧晨撒起了酒瘋誰都不認,指著魏宇狂罵:“你誰啊,看不到我和魏哥說話呢嗎?!”

  魏宇握緊拳頭的手上青筋跳了跳,皮笑肉不笑地看著顧晨。

  如果不是蘇蘇在這,他真能把顧晨丟在這自生自滅。

  顧晨最後還是被魏宇給拖上上了公交車,魏宇臉色很難看。

  程蘇看得出來,他生氣了。

  魏宇上車後坐在了程蘇旁邊,一言不發,眉頭緊皺著。

  程蘇調整了一下李莜然靠著她的肩膀,讓她靠的舒適一些。

  從包裡掏出一顆糖果,遞給魏宇,笑著小聲對他說:“諾,給你的獎勵。”

  魏宇挑了挑眉,有些意外,第一次看見程蘇臉上帶著笑,盡管只是在笑他架著顧晨上車時狼狽的模樣。

  但是,好歹她笑了。

  眼裡帶著笑意,總比第一次見到她時眼裡的憂鬱要好。

  多笑笑吧,多笑笑吧。

  你明明笑起來很好看的啊。

  不應該帶著對過去的厭惡而憂鬱,要多笑笑,要開心啊,蘇蘇。

  “程蘇。”他突然喊她的名字。

  “嗯?”這是他第一次喊她名字吧,程蘇還以為他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呢。

  “多笑笑吧,你明明笑起來很好看。”

  “……”好……看嗎?

  既然好看,為什麼那些人會厭惡呢?

  厭惡肯定就是不好看的啊。

  “別每天一張討厭生活的樣子。”

  “不要你管。”

  這個人真的好討厭啊,為什麼他好像什麼都知道的樣子,像是有讀心術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