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在他左耳說愛你 > 斷絕父女關系

斷絕父女關系

  街上不少向少女投來羨慕的目光,被這麼多人看著,讓程蘇很不自在。她手裡抱著比她小身板還大的巨型玩偶——遊戲中魏宇給她贏回來的。

  玩偶太高了,擋住了程蘇的視線,行走有些困難。一只骨節分明的手伸在她面前,接過她懷裡的布偶,單手拎著。

  程蘇:“……”真是個奇奇怪怪的人。

  走在後頭的李莜然看顧晨的眼神像是要吃了他,實在氣不過,用一口並不是特別流利的國語和他對罵。

  顧晨聽她的國語實在想笑,這無非不是火上澆油。李莜然聽到他嘲笑自己,擼起袖子,一手扯著顧晨的耳朵,一手叉著腰。

  “笑什麼,你去過美國留學嗎你?你個死直男!”

  “美國留學”這幾個字讓顧晨這個學渣不敢吱聲,他還真沒有這個本事。

  一提到“直男”這個詞,讓李莜然更生氣,她其實並不容易生氣,可見這次是真的氣慘了。

  李莜然看向魏宇手裡拎著的布偶,滿眼都是羨慕。

  那可是國際品牌的限量版布偶,她搶了很久都沒有搶到的,魏宇竟然玩個遊戲就得到它了。

  怎麼能不羨慕。

  都怪顧晨這個死直男,李莜然怨恨地看向被她扯著耳朵的顧晨,她畫的東西他一個都猜不對。還把聖誕禮盒當成吃雞的空投。

  她從來不玩遊戲的好吧!

  這個死直男還說她畫的技術太差了,她可是小學美術比賽得過獎的。

  李莜然放下了扯著他耳朵的手,嘆了口氣,生著悶氣。

  程蘇走在魏宇的左手邊,他很高,大概有186,程蘇身高只有165,少年比他整整高出了一個頭。

  魏宇長的很好看,白衣、黑褲,冷俊的臉不說話時有點冷,眼角的淚痣卻又把他襯的有些奶。

  也就這樣的少年,引來了過路無數少女的關注和青睞。

  難道這就是他這麼了解女孩子喜好的原因嗎?

  剛才在遊戲裡,程蘇畫的東西全都被他猜出來了,連最冷門的口紅樣式他也能說出來。

  要知道,程蘇最不拿手的就是畫畫了,她畫的東西有時候她自己都認不出來是什麼。

  如果不是相處了十多年的人,是不會有人這麼了解程蘇的喜好的,何況她和魏宇也只就相處了半天而已。

  心裡小困獸驅使著程蘇去詢問:“魏宇,我們以前認識嗎?”

  少年不答,目不斜視地往前走。

  程蘇拍了拍他,再問了一次:“我們以前認識嗎?”

  脖子後面傳來冰冰涼涼的觸感,一只手抓住她的領子將她提起來,放在了少年的右手邊。

  “你再說一遍,我沒聽清。”少年幽邃的眸看向程蘇。

  因為羞恥,程蘇的臉慢慢變紅,好在是夜晚,看不真切。

  “我們以前是不是認識?”

  “不認識。”

  “……”好吧好吧。

  程蘇也並不是自作多情的人,他說不是就不是吧。

  她繼續漫無目的地四處張望著,不遠處有賣奶茶的,程蘇往後對李莜然招手,拉著她往奶茶鋪跑去了。

  魏宇看著少女離開的方向笑了笑。

  剛才小笨蛋問他什麼來著?

  是不是以前認識她?

  認識,十多年前就認識了。

  *

  除夕的正午,程蘇接到了何肅的電話,讓她去公寓樓下的咖啡廳等他。

  程蘇掛了電話,站在落地窗前望著整個h市。

  何肅來了,那麼她在a市的一切都結束了,包括以前那個短暫充滿幸福的家。

  程蘇到時,何肅已經等了很久了,可他沒有絲毫的不耐,一張溫和的臉上總是掛著笑。

  何肅把菜單推到程蘇的面前:“喝點什麼?”

  “一杯卡布奇諾。”

  何肅笑了笑,看向程蘇的眼神裡滿是縱容和溫柔。

  程蘇受不了他這樣的眼神,在他眼裡,她好像始終是個還沒長大的小女孩。

  “他籤了協議嗎?”程蘇望向何肅。

  “起初他不樂意籤,第二天我想再次勸說他的時候,他就想通了,在我去之前就籤好了。”何肅把包裡的協議拿出來放在程蘇面前。

  程蘇翻看了一下協議,程天富確實籤了字。

  協議上籤了程蘇和程天富的親筆籤名和指紋蓋印。

  說明了,這份斷絕父女關系的協議書,此刻生效。

  程蘇松了口氣,終於結束了。

  何肅看著程蘇有些疲憊,眼底的烏青讓他有些心疼。

  他不知道這幾年程蘇是怎麼熬過來的,但是他並不想看見她如今這般模樣。

  他會心疼。

  “蘇蘇,需不需要我來h市照顧你?”

  “不用了,你來照顧我,我會夭壽的,何大律師。”程蘇揉了揉太陽穴,開玩笑的說。

  “別太累了。想通些,藥物可以適當停一下試試。”

  “停不了。”程蘇有點無奈,“有些事情我能想通,也能接受……”但我還是很難受。

  何肅:“……”

  “你知道嗎,何肅,我真的好想媽媽。”程蘇紅了眼眶。

  何肅起身坐到了程蘇身邊,摟過她微微顫抖的身子:“我知道,蘇蘇,我都懂。”

  窗外的少年看著店裡的場景,冷漠的眼死死盯著何肅。

  何肅莫名打了個冷顫,往窗外看去,撞入那雙憤怒的眸裡。

  那個氣場……真的是一個少年該有的氣場嗎?

  他低頭看懷裡哭個不停的少女,摸了摸她的頭,安慰著。

  他想:那個少年不一般啊,這麼強的氣場,是為了蘇蘇吧。

  *

  傍晚,程蘇回到家,家門口塞了很多東西。搬家公司的員工一個一個往裡搬。

  是合租舍友吧。

  從搬來到現在都沒來,還以為開學之後才來呢。

  程蘇進了家門,看見了一個意料之外的人。

  “怎麼是你?”

  “為什麼不能是我?”少年戲虐地回答程蘇。

  “……”

  “今天中午和你在咖啡廳的那個男的,是誰?”

  “你管得著嗎?”

  程蘇繞過魏宇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把門猛地關上,把搬家公司的員工們都給嚇了一跳。

  魏宇笑了笑,示意工作人員不用太在意。

  這小姑娘,脾氣還真是一點也沒變,還是這麼暴躁。

  工作人員看著僱主寵溺的眼神,了解。

  小年輕嘛,小姑娘肯定是不知道男朋友會搬過來這麼大的驚喜,害羞了吧。

  搬家公司一直忙到了凌晨一點才走。

  程蘇睡不著,望著天花板發呆。忽然想起自己的一些藥還放在魏宇的房間裡。

  因為怕麻煩,搬來的時候直接塞在那個房間了,以為新舍友要開學之後才搬來,到時候再收拾的。

  可是,現在已經凌晨兩點了,他不知道睡了沒。

  不管了,總不能被魏宇發現那些藥吧。

  程蘇披上外套,走到對面的房間門口,敲了敲門。

  門內傳來腳步聲,門被打開了,少年房裡開著暖氣,很暖和,他身上沒有穿衣服,溼答答的頭發還在滴水。

  “有什麼事嗎?”魏宇擦著頭發,看向程蘇。

  這……

  程蘇紅了臉,結結巴巴:“沒事沒事。”

  她快速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間,把門關上,悶在被窩裡。

  夭壽啊!!!

  她竟然把魏宇給看光了,以後怎麼面對他啊,怎麼見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