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在他左耳說愛你 > 溫柔

溫柔

  五月悄悄來臨,街道上的梔子花更加茂盛。

  魏宇早早起了床,和程蘇一起上學。程蘇走在路上,偷偷看了看魏宇的臉色,他好像不記得上次的事情了。

  那天他醒來之後就跟沒事人一樣,正常的過著學校家裡兩點一線的生活。就只有她在這一個月裡,腦海裡一直回憶著那晚的事,都不敢正視他。

  結果當事人竟然完全不記得了。

  青蕪一中學生入校需要校牌,程蘇出門出得比較急,因為魏宇在等她,結果校牌沒帶。

  值日生要檢查校牌,到程蘇了。程蘇緊緊攥著書包袋子,低著頭,剛要向值日生道歉。手上被後面的人塞了一個冰冰涼涼的東西——是魏宇的校牌。

  她詫異地回頭看他,魏宇雙手插著兜,見她回頭看他,挑了挑眉,彎彎唇笑了笑。他的笑真的很好看。

  程蘇用魏宇的校牌通過了檢查,想起魏宇還沒進來,想著給他送回去。卻聽見他對值日生說:“不好意思啊,今天走的急,沒帶。”

  值日生知道魏宇是新來的轉學生,聽高二學弟學妹們討論好像很帥,見到真人,是真的帥。這樣一個帥哥竟然和她道歉,她紅了臉,也不顧什麼校規了:“沒事沒事,你進去吧。下次別忘了。”

  程蘇看著手裡的校牌,等魏宇走到了她身邊,還給了他:“謝謝啊,不過以後別這麼幫我了,要遵守校規。”

  沒帶就是沒帶,不能破壞秩序規則。

  “可你不是接受了我的幫助嗎?”

  “謝謝,以後不用了。我不需要。”

  “……”

  她不想欠別人人情,她也不一定還得起。

  *

  第一節課是班會課,班主任黃蓉是一位五十歲左右的女教師,主課帶政治。因為教學嚴厲,被高中部的人取綽號叫“黃魔鬼。”

  青蕪一中四年一度的校運會要開始招運動員了,火箭班雖然是主攻學習的班級,很少參加活動。但是這次抽籤,火箭班抽到了一籤。

  一籤代表著這個班得有半班子的人都參加運動會,不能請假。班裡的體育課代表很激動,終於輪到他們班為主體參賽班級了。

  班裡鬧哄哄的,都在議論校運會的事。黃蓉拍了拍桌子,示意他們安靜:“別激動,校運會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早著呢。”

  “……”對哦,還有一個月才是校運會。

  程蘇一言不發的看著書本,她對校運會沒有太大感觸,輪到她填報名表參加的時候選她能完成的就行。

  旁邊的魏宇被坐在後桌的體育代表陳哲誠邀報名男子3000米比賽。

  程蘇略微偏了偏頭,魏宇體育很好,她記得他轉校初中成績單上體育成績是滿分的。

  魏宇想了想:“好啊,那就3000米再加個1000男女接力賽吧。”報的都是難度大的項目。

  陳哲很高興,難得有這麼熱愛體育的人,他恨不得抱著魏宇親一口,但是他不敢。陳哲在報名單上3000米和1000米男女接力賽的地方打上了魏宇的名字。

  接著又去拉攏人報名了,魏宇看向程蘇,張張嘴似乎想問些什麼,看程蘇看書看的很認真,終究沒有開口打擾她。

  *

  第二節上完英語下課的時候,報名單才傳到了程蘇的手裡,女生的比賽選項裡只剩下2000米和1000米男女接力沒人填了。

  女生代表陸敏說:“要不程蘇你就選這兩個吧,反正沒人選。”

  程蘇最不擅長的就是長跑,她低血糖,就算跑也堅持不了多久。

  其實程蘇知道,班裡的女生對她都不是很友好,還帶著一絲嫉妒。陸敏原本是校花兼班花,在程蘇還沒來的時候追求者很多。

  程蘇轉來後,所有的男生都拜倒在了程蘇美貌的石榴裙下,陸敏的校花也被程蘇佔了去。最主要的是和程蘇一起轉來的魏宇,對陸敏一副愛搭不理的樣子,到頭來卻對程蘇關切至極。

  今天早上在校門口魏宇幫程蘇蒙混過關的那一幕她都看見了。陸敏從魏宇第一天來班裡介紹自己的時候,她就喜歡上了他。

  平時陸敏會找魏宇討論一些學習上的問題,想和魏宇進一步打好關系。奈何魏宇一次都沒和她說過話,對她總是冷著一張臉,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

  而魏宇今早卻對程蘇笑了,她就在不遠處看著,手握緊了拳。憑什麼,憑什麼他們都對她和對程蘇不一樣。

  程蘇不就是長得好看了點嗎,她明明也不差啊。

  陸敏手裡有女生們的體檢報告單,她知道程蘇有低血糖,不能進行太劇烈的運動。

  程蘇坐在第一排,陸敏一個一個女生填報表,就不給程蘇先填。只到女生所有簡單項目都填完了,就只剩下2000米和1000米男女接力,那程蘇沒得選了,全班就只有她還沒報名。

  程蘇在報名單上寫上了自己的名字,陳哲抬頭看了看,嚇了一跳,沒想到程蘇這樣的小身板這麼厲害:“哇,程蘇,你報2000米再加接力賽啊?”

  陳哲聲音很大,魏宇聽到了,也轉過頭看著程蘇:“你……能行嗎?”本來就身體體質不太好,這兩個運動負荷都太大了,他怕她承受不了。

  “可以。”程蘇點了點頭,淡淡開口,卻沒有看魏宇。

  陸敏見魏宇轉過了頭看向這邊,臉上一燙:“對啊對啊,這個不難的。”

  魏宇冷眼掃了她一眼,陸敏化著很濃的妝,難看極了。陸敏見魏宇看了她一眼,臉上更紅了,聲音帶上一些矯揉造作:“魏宇,你報的什麼呀?”

  魏宇垂眸不再看她,陸敏的聲音讓他感到有些惡心,冷冷的開口:“關你屁事。你說蘇蘇報的項目很簡單,你怎麼不報?”

  蘇蘇?他們這麼親昵?陸敏氣死了,聽到魏宇的下半句話,臉色都不太好看了。跺跺腳離開了。

  陳哲大著嘴看了陸敏一眼,給魏宇比了一個大拇指。

  那可是陸敏啊,可能只有魏宇才敢得罪她了。

  “魏哥,牛逼。”

  *

  傍晚程蘇沒有上晚自習,陪李莜然出去逛逛,李莜然晚上沒有課,閒的慌。

  無意中提到了校運會,李莜然在抱怨,他們教師組也有活動要參加。

  李莜然想起什麼,問程蘇:“蘇蘇,你們班是一籤,所有人都要參加對吧?我沒記錯吧?”

  “對。”

  “你報名了嗎?”

  “報了。”

  “報的什麼?”

  程蘇拉著李莜然進了一家手辦店:“2000米加男女接力。”

  “什麼?!”

  程蘇捂著耳朵,看著專櫃上的手辦,對李莜然說:“怎麼了?”

  “你自己低血糖你不知道?選這麼超負荷的運動!”

  程蘇拉著李莜然走出了店,答非所問:“這裡的手辦有點假。”

  李莜然不是在跟她開玩笑,拽住她的手,有些生氣了:“你有沒有聽見我跟你說話。”

  “嗯,”程蘇頓了頓,“那能怎麼辦,有人看我不爽,只留給了我這個。”

  “……你就是太溫柔,讓別人覺得你很好欺負。”

  程蘇其實知道陸敏對魏宇的心思和對她的惡意,沒關系,反正她也沒想和她鬥。

  什麼都明白的人最溫柔也最冷漠。

  *

  顧晨逃了課到青蕪找魏宇,魏宇在上晚自習。顧晨趴在窗戶邊上,敲了敲窗戶:“魏哥,魏哥。”

  魏宇放了筆收拾書包在全班人眾目睽睽下提前走了,顧晨在校門口等他。

  “魏哥,聽說李莜然在你們學校當老師?”顧晨問他。

  魏宇想了想,似乎好像是有這件事,點了點頭。

  “你們校運會的時候,偷偷給我整套校服唄。”

  魏宇問:“你要幹嘛?”

  “不……不幹嘛。”顧晨摸了摸頭,“玩玩。”

  總不能告訴魏哥他是想去看李莜然的笑話的吧。

  那樣魏哥就不會給他準備了,他還會被打的。

  “你喜歡上了李莜然?”

  顧晨嚇得被口水嗆了一下:“怎麼可能!”

  “……”

  走在夜路上,顧晨突然問了一句:“魏哥,你得左耳……”

  “聽不見,完全是個廢的。”

  “也是,你都用右耳聽了好幾年了。”

  左耳聽不見,只用右耳聽聲,沒有人知道有多麼艱難,聲音匯集在右邊,有時都難以分辨和聽清。

  “你也是個不怕死的,魏哥。你說你小時候為程蘇做了這麼多,值嗎?”

  “值。”魏宇毫不猶豫地答。為她做的一切,都是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