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在他左耳說愛你 > 禮物

禮物

  程蘇和李莜然回到學校在後山散步,剛剛程蘇只請了一個小時的外出假,雖然可以不用再上晚自習,但是必須要在晚自習結束前回到學校門衛處登記。登記完後李莜然就拉著程蘇去了後山,聽說青蕪一中的後山在h市也是個美觀。李莜然還沒來過呢,程蘇就更沒來過了,她一開學就忙著適應這裡的教學。

  沒想到在後山遇見到了魏宇和顧晨,魏宇上身只穿了一件校服裡的白襯衫,領口開了兩顆扣子,雙手插在兜裡,倒有點像那放蕩不羈的公子哥。

  四人碰面都愣了愣,只有李莜然不滿地“嘖”了一聲,怎麼哪都有顧晨這個死直男?天天跟著魏宇,不知道還以為他們兄弟情深,像個舔狗似的,魏宇竟然不覺得他煩,真奇怪。要是她的話,有這麼個天天黏著自己的人,她早就把那個人一腳踹飛了,當然除了蘇蘇寶貝。

  魏宇的視線從一開始見到程蘇後就一直在她身上沒離開過,小少女一只手挽著李莜然的手,另一只手上提著一個禮品袋。她今天扎了一個丸子頭,穿著學校的白色格子短裙和一件薄薄的外套。魏宇知道她沒來上晚自習,程蘇在下午最後一節課下課鈴一響就走了,只是魏宇不知道她去哪裡了。小姑娘不會跟他說很多,平時兩人相處都沒怎麼說上過話,畢竟對於小姑娘來說,他們還並不熟,可能連朋友都算不上,只是一起合租的舍友罷了。

  後山的人不少,都是些逃晚自習出來或者是小情侶出來約會的學生。偷偷地好奇地打量著站著僵持不動的四個人,不少高一部的學生眼熟四人中的那位新來的英語老師李莜然,急忙拉著想看熱鬧的同伴一步三回頭地跑了。

  高一部的不少學生都在傳這個新來的英語老師是個厲害人物,聽說是在美國哈佛大學留學回來的,還是個心理學的博士生。心理學這是什麼概念,網上都說學這個的人最容易揣測別人的心理還有想法了,而且還是什麼都瞞不過去的那種,這不就很恐怖嗎?他們還聽說就連校長見了她都得放下架子繞道走。

  李莜然對這些略有耳聞,都是從別科老師的閒時八卦中聽來的,整個辦公室的老師都在笑,她也笑得不停。這群學生怎麼這麼可愛,她真的有這麼恐怖嗎?

  玩笑話歸玩笑話,李莜然的教學方式的確是很嚴格的。畢竟對那些學生總得負責任,當了他們的老師,那就得把他們的弱項英語補回去。所以有很多英語基礎差的學生不願意被她眼熟,不想落在她的手上。

  畢竟是個正常人都不會傻到自己去撞牆。

  新來的英語老師看著很漂亮很好相處,但是有時候生氣起來真的很恐怖的啊!

  *

  顧晨被李莜然的“死亡”凝視盯得很不自在,手上雞皮疙瘩起了一片,他不敢抬眸去看李莜然。他只好垂眸去看自己的腳尖,剛低頭就看見了程蘇手裡提著的禮品袋。不動聲色瞄了一眼旁邊視線一直盯著人小姑娘不曾離開的魏宇,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他打算幫魏哥一把,顧晨輕聲咳了咳:“嫂……啊不,程蘇啊,你手裡提著的是給魏哥的生日禮物嗎?”魏宇的生日快到了。

  李莜然見顧晨終於忍不住開口了,突然冷笑了一聲:“喲,這位是誰啊,不是我們青蕪的學生吧。”她很記仇的,市中心街那次還有湖邊喝酒那一次,她都記在小本本上了。

  “……”顧晨不再說話,他惹不起難道還躲不起嗎?

  程蘇聞言愣了一會兒,一雙清澈的杏兒眼看向魏宇,她不知道魏宇的生日快到了。一起住了這麼久,她連魏宇的生日都不知道,甚至連幾句話都沒說過。魏宇每天給她做早餐,她連一句“謝謝”也沒怎麼說過,她怎麼可能會知道他的生日呢。

  程蘇低頭從袋子中取出禮品盒遞給魏宇,有些不太好開口:“抱歉,我不知道你的生日快到了。”她抿了抿唇,“如果……你不介意的話,這個送給你吧。雖然這並不是什麼值錢的小玩意兒……”只是一套便宜到不能再便宜的小貓手辦。

  她身上所有的錢幾乎都投在學校的輔導費和飯卡上了,現在已經窮到買不起任何東西了。這套小貓手辦,她也確實喜歡了很久,一個月前她就注意到了,省吃儉用兩個月才買下來的。

  程蘇是很喜歡小貓的,但是自己對貓毛過敏,所以她就很喜歡買些小貓的手辦收藏起來偶爾看看。

  這麼便宜的東西拿來送人,終歸是不太好的。程蘇剛想收手,心想大不了明天買一個貴一點的禮物送給魏宇,也就再省吃儉用一兩個月而已。

  一雙骨節分明的手在她收回手之前接過了她手上的禮盒:“謝謝,我不介意。”這是她送他的第一份禮物,他怎麼可能會介意呢,傻姑娘。

  *

  李莜然和顧晨回家不和程蘇魏宇順路,李莜然也很“好心”的送學生回家,她笑得讓顧晨害怕,顧晨抱著魏宇的胳膊不想和李莜然走想讓魏宇救他。

  魏宇皺著眉嫌棄地收回了自己的手,不管顧晨的任何表情,跟在程蘇後面回家了。

  李莜然想,這魏宇真是個夠識趣的。

  她扯著顧晨的耳朵往自己停車的方向走去,顧晨一臉的生無可戀。

  “魏宇,你大爺的!”魏哥真是好樣的,真兄弟!!

  “……”

  顧晨心裡有苦說不出。

  魏宇一直走在程蘇的身後,手上提著她送的禮物,嘴角抑制不住地微微上揚。

  走在前面的程蘇繳著手指,總覺得這樣真的不太好。畢竟那個禮物是突然之間就送出去的,但是太廉價了。莫心教過她送人家禮物不能這樣。

  她再三猶豫,還是決定先把小貓手辦拿回來,明天再買個更好的送給魏宇。

  “那個,魏宇,你把手辦先還給我吧。”她回頭對魏宇說,低著頭不敢看魏宇。

  “嗯?”魏宇看著少女不安的模樣,忍住笑,“送了的禮物還能收回去嗎?”她怎麼這麼可愛,他都說了不介意了。

  “不是……只是這個手辦太廉價了,我給你再買個好的。”程蘇臉都紅了,“你喜歡什麼,我明天給你買好不好。”

  “我喜歡……”你,你把自己當做禮物送給我好不好。

  “什麼?你喜歡什麼。”程蘇抬起頭認認真真聽他講,一雙杏兒眼看著他,裡面只有他一個人。

  魏宇喉結動了動:“沒什麼。”他笑著對她說,聲音絕略微沙啞,“你送的任何東西,我都會喜歡的。”

  程蘇焉兒吧嗒的,好吧好吧,隨便吧。

  魏宇看少女失望的背影,輕笑一聲。

  魏宇是知道程蘇很喜歡貓的,她小的時候就特別喜歡,但是那個時候她對貓過敏。所以莫姨就只給她買一些小貓的玩偶給她玩。

  她這麼想拿回這套手辦,那說明她是真的很喜歡。

  魏宇搖了搖頭,算了,明天給她買套新的吧。這套手辦可能花了她省吃儉用一兩個月的錢。這幾個月小姑娘都沒去買課外書了,偶爾周六和顧晨去打籃球經過圖書館會看見她在裡面坐著看書。

  傻姑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