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在他左耳說愛你 > 朋友

朋友

  回公寓的那條小路上的燈前幾天就壞了,附近的居民也沒有人去管。

  微弱的月光下,少年和少女並排走在一起,借著這微弱的月光,慢慢前行。

  少年時不時打量著旁邊少女的神色,少女目不斜視地一直往前走,只是袖下握成拳頭的手還有微微加快的步伐已經出賣了她內心的害怕和緊張。

  為什麼這麼黑,明明有光的,為什麼這條路仿佛走不到底呢?

  手腕突然被人握住,程蘇渾身一震,發了狠地開始掙扎,口裡不斷地喃喃:“別……別抓我,蘇蘇知道錯了……”

  少年呼吸驀地一滯,心一陣刺痛,張了張嘴,出聲有些困難,看著女孩慌慌張張的模樣,溫柔地對著她說:“別怕,我是魏宇。”

  少女側過臉看向他,似乎還記得他是誰,空洞的眼裡逐漸有了焦距。她意識清醒後,覺得有些窘迫,扯了扯還在魏宇掌心裡的手,沒扯回來。

  一雙杏兒眼水汪汪地看向魏宇,她眼裡只有他,這明明是好看的,只是那張美麗的小臉因為害怕而慘白慘白的。

  魏宇緊抓著她的手不讓她掙開,掰開她緊握著拳頭的手指。嫩嫩的掌心上因為握的太緊被指甲留下了幾個月牙的形狀。

  魏宇皺了皺眉,說:“如果害怕的話就跟我說,別胡亂傷害自己,我會……”我會心疼的。

  程蘇對著他扯了個很僵硬的笑,訕訕地收回了自己的手:“謝謝你,我沒事了。魏宇,下次別……別握我的手腕。”這很惡心。

  掌心裡那冰涼的感覺沒有了,手裡空落落的,心突然也空了。

  明明都是初夏了,少女還穿著校服外套,一雙小手冰涼冰涼的,他記得程蘇是很怕冷的。

  *

  程蘇睡不著,坐在窗前看著夜晚的城市——她的房間裡有一扇落地窗,能看見整個城市的夜景。今晚的月亮很圓很亮,可是今天明明不是元宵。

  她知道今天傍晚對魏宇說的話有些過分了,她那時也是因為太害怕了。被那群油膩的人抓住手腕拖回去的那一幕仿佛還是昨天發生的事情。

  程蘇起身出了自己的房間,來到魏宇的房門前,他房間的燈還亮著。

  現在已經凌晨三點了,他還沒睡。程蘇舉起手想敲門,想了想又放了下來。

  算了,不打擾他了。

  明天周六再跟他道歉吧,再去買個禮物重新送他,當做賠禮吧。

  她轉身就要離開,房門被突然打開,魏宇揉了揉自己的頭發,他出來倒水喝。看見站在他房門口的程蘇,愣了愣。

  魏宇戴著一副金框的眼鏡,程蘇從沒見他帶過眼鏡。在學校他都是不戴眼鏡的。

  “怎麼了麼,進來吧。”

  程蘇就這樣鬼使神差地跟著魏宇進了他的房間,僵硬地坐在魏宇的床上——魏宇的房間裡沒有多餘的椅子。

  魏宇坐在書桌旁,就這樣看著她。誰也不先開口,程蘇喉嚨咽了咽,莫名覺得有些口渴。

  魏宇起身出去給她倒了杯涼白開回來遞給她。

  程蘇接過他手上的杯子:“謝謝啊。”

  呆頭呆腦的,魏宇笑了笑。

  見少女還沒有想好話跟他說,他也不著急,拿筆寫著剛剛在做的習題冊。

  少女見他認認真真地寫著習題冊,好奇地湊過去。

  魏宇的字很好看,剛勁有力,帶著筆鋒,活有少年感。

  魏宇寫字的手頓了頓,少女身上若隱若現的梔子花香縈繞在他身邊。

  魏宇喉結上下滾了滾,重新動筆寫習題。

  “這道題做錯了,過程不是這樣寫的。”少女白嫩的手指指在他習題冊上。

  “蘇蘇。”

  “嗯?”

  “我不會做,你教我?”

  “……”

  少女還真就給他開始講解題目,魏宇其實會做,他只是看程蘇坐著窘迫不好意思跟他說話,讓她自己轉移一下注意力。

  “會做了嘛?”程蘇見他在發呆,拿著筆的手輕輕敲了敲他的腦袋。

  魏宇輕笑一聲:“蘇蘇,有些話想說就說,不用不好意思。”

  “我……”她都給忘了。

  程蘇一張小臉紅紅的,低頭絞著手指,給他道歉:“魏宇,我今天晚上說話太衝了,對不起……”

  魏宇一愣,垂下眼眸:“你永遠不用對我道歉。”我永遠不會怪你,你做的一切我都不會介意。

  “程蘇,我們交個朋友。”

  程蘇猛地抬頭看向魏宇,他臉上帶著笑,帶著讓她以後永遠記在心裡一輩子的笑。

  “朋友……嗎?”她從來沒有幾個知心朋友。

  a市的邱婷就是她唯一的朋友,對她很好,但是分開後她一直沒收到邱婷給她的消息。也就斷了聯系。

  她並不懂怎麼交朋友,也沒有多少人願意和她做朋友。

  “對,朋友。”在她心裡有他之前,他就勉為其難做她的朋友吧。雖然他只想做她的男朋友,如果直接說肯定會嚇著她。

  “……好,那我們以後就是朋友了喔。”她孤單太久了,真的不想再孤單了。

  *

  李莜然陪著程蘇在商業街給魏宇挑禮物。

  “他說想和你做朋友啊!”李莜然的大嗓門一直都沒變。

  程蘇看了看攤位上東西:“對啊。”

  “蘇蘇有朋友就好,姐姐開心死了。”程蘇這樣的內向的性子,她還真怕妹妹找不到一個知心朋友陪她。

  魏宇……嗯,也還不錯,至少他還可以保護蘇蘇。

  他眼裡那看向蘇蘇的溫柔,只做朋友也是他不想的吧。李莜然想。

  程蘇挑好了禮物,是一套頤和系列的畫像圖集,她看見魏宇桌上很多這種系列的圖集冊,覺得他可能喜歡這個。

  她昨晚回到房間在網上找了很久,沒看到有那種系列的,有也不是正品。

  2019年的網上貿易,大多沒幾個正品出售,特別還是這種很難找到的頤和圖集。

  還是李莜然告訴她以前在商業街看見過,程蘇才讓李莜然帶著她出來買的。

  雖然這個有點難買,也花了程蘇不少的錢,但總之是買到他喜歡的東西了。

  *

  李莜然帶著程蘇在附近轉轉,她們跟莫沅說過了不回家吃飯。好不容易等到了周末,回家多無聊啊,外面的炸雞難道不香?

  在離商業街不遠的便利店門口,一群女孩子在門口圍著一個女孩指指點點,好像在說著什麼。

  那個女孩子死死抱著胸前的書包不願意給那群女孩子。那群女孩上前就開始搶,程蘇覺得那群搶東西的女孩子中有個熟悉的背影,好像是陸敏。

  李莜然看著那群女孩以多欺少,她性子也是很急躁的,眼裡容不得沙子。

  她怒氣衝衝地走過去:“喂,你們在幹嘛!”

  那群女孩被嚇了一跳,往後退了好幾步。

  帶頭的那個女孩轉過頭看向程蘇還有李莜然,還真是陸敏。

  陸敏看見程蘇的時候也愣了愣,隨即諷刺地說:“我當時誰,原來是班裡的那個狐狸精。”

  “你他媽說誰狐狸精!”李莜然聽到她罵自己的小表妹,很生氣。

  “說的是誰?你身後的那個慫包啊。”陸敏雙手交叉在胸前,穿著一身很性感的皮裝。

  她們那群女孩中有人認出了李莜然,上前扯了扯陸敏的衣角:“老大,這好像是高一的那個新來的英語老師。”

  “切,那又怎樣,我會怕?”陸敏一臉無所謂。

  陸敏的哥哥陸濤是搞社會的,所以陸敏在學校沒有人敢惹她,她一直用著她哥的名字威脅弱小的人。

  縮在角落裡瑟瑟發抖的那個女孩叫付曉舒,是付氏集團董事長的女兒。付雷老年才得這麼一女,很寵付曉舒。陸敏經常讓付曉舒拿錢給她花。久而久之,付曉舒成了她的提款機。

  付曉舒今天出來找她表姐姐,身上沒帶錢,偏偏遇見從酒吧裡出來的陸敏還有她的那些小跟班。

  因為沒錢給她們,她們就開始搶付曉舒的書包。

  付曉舒書包裡有給她表姐姐的東西,她不願意把書包給陸敏她們。陸敏就開始欺負她。

  程蘇扶起付曉舒,拿出手機報了警。李莜然則拖延著陸敏她們的時間,等到警車到的時候,她們想跑已經來不及了。

  陸敏一群人被警察帶走了,程蘇安慰著付曉舒:“沒事了。”

  付曉舒的眼淚堤壩開了閥門,眼淚止不住的大顆大顆往下掉。

  她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委屈啊,偏偏她還不敢告訴她爸爸,怕她爸爸擔心。

  程蘇也是第一次見女孩子哭的這麼難過,有些慌:“別……別哭。”

  付曉舒擦了擦眼淚,對程蘇說:“謝謝你,我可能會連累你們。”

  李莜然見她這麼弱小,以後在學校肯定還會被陸敏她們欺負,想了想對付曉舒說:“要不,你跟著我們吧,我家蘇蘇缺一個小夥伴。”

  “嗯?”

  “我的妹妹叫程蘇,你們做個朋友吧。我們以後可以護著你。”李莜然指了指程蘇。

  付曉舒剛才聽見了陸敏身邊的小跟班說得話,李莜然她也認識,是高一部新上任的教導主任。

  還有程蘇,她是高二部的年級第二,付曉舒是很喜歡程蘇的,雖然她之前不認識,但總感覺這是一個很漂亮善良的女孩。

  “好。我想和你們做朋友。”付曉舒對著她們笑了笑。

  她也有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