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在他左耳說愛你 > 初吻啊

初吻啊

  程蘇不怎麼玩遊戲,甚至有時候手機都很少碰。之前李莜然借她的手機打過幾次遊戲,她忘記了,也沒刪,這次竟然能用上。

  “我沒有玩過遊戲,可能會拖你後腿。”程蘇猶豫著要不要打開界面上的遊戲。

  魏宇看了眼她的手機界面,界面上的圖片是程蘇的側臉照,少女安安靜靜地看著書,空氣劉海顯得少女格外溫柔。拍照的角度看起來應該是偷拍的,魏宇沒在意,他能猜到這是李莜然給程蘇拍的。

  魏宇沒猜錯,這張照片就是李莜然在圖書館給程蘇拍的。李莜然的手機相冊裡,大多的照片都是程蘇,她總說有個仙女一樣的妹妹,神仙顏值就得拍下來欣賞。

  魏宇點開了程蘇手機界面上的遊戲圖標,魏宇不習慣用電腦打遊戲,覺得鍵盤不太好操作。所以程蘇和付曉舒也用手機打遊戲,她們都不太會玩。

  “我帶你,不會輸。”

  坐在旁邊看著電腦上無聊的電視劇的顧晨突然跟程蘇說了一句:“小嫂子,要不然你用我的號打吧,我看你這英雄這麼少,還都是白板,段位還很低。跟魏哥的高段位排不了啊。”

  “啊……啊?是麼,我不玩這個的,我姐姐玩過幾次而已。要不然魏宇你帶曉舒打吧,我在旁邊看著就行。”程蘇不知道遊戲還有分段位的,她也沒看過李莜然是怎麼玩的。

  魏宇給顧晨了一個眼神,顧晨裝傻假裝沒看見,背後卻出了一層冷汗:“這個,娛樂還是能排的,我只是隨便說說的,哈哈……”顧晨苦笑了幾聲。

  救命,怎麼能有魏宇這樣的一個魔鬼。

  魏宇開了組隊房間,他們三排。選英雄時魏宇遠了馬超,馬超是對抗路的。付曉舒的英雄欄裡只有兩三個英雄,兩個是遊戲機制送的,她都不會玩。還有一個是顧晨剛在商店用金幣給她買的。

  付曉舒跟顧晨打遊戲的時候一直用的是瑤,這是一個很清閒的英雄,在峽谷裡被很多野王說成“混子”,因為這個英雄到了四級就可以掛在隊友的頭上,一局下來基本上可以不用操作,打團時給隊友刷刷盾就行。

  這也是為什麼顧晨跟付曉舒說這個英雄比較簡單的原因了。

  程蘇不知道該選什麼英雄,倒計時了,魏宇看程蘇遲遲不選,跟她說:“拿貂蟬吧,我教你怎麼玩。”

  “哦哦,好的。”程蘇向來都是很好說話的,你讓她做什麼,只要不越界,她都會答應你。

  “開局貂蟬先升一技能,中路是中間的那一條路,清理兵線讓自己升到二級升二技能……”他們都開了全隊麥,方便在遊戲裡進行交流。

  程蘇沒有任何遊戲經驗,開局兩分鍾就給對面的法師拿了一血。麥裡傳來了其他兩名隊友的一聲不滿:“嘖,這法師,怎麼開局兩分鍾就送了一血。”

  程蘇看著手機上的復活倒計時,問魏宇:“魏宇,這個是沒了的意思嗎?”

  程蘇沒關麥,她也不知道要怎麼關。

  魏宇還沒說話,麥上又傳來了隊友韓信的聲音:“臥槽,兄弟,這貂蟬小姐姐的聲音挺好聽啊。”

  另一個隊友程咬金也表示贊同:“貂蟬小姐姐有男朋友嗎,cpdd啊。”

  坐在魏宇旁邊的顧晨也聽見了,他嘴裡含著一根棒棒糖,聽到這話,看了眼旁邊臉色不太好的魏宇。

  顧晨心想:這兩個狗崽子攤上事了。

  付曉舒似乎也在尋思著cpdd是什麼意思,她看向程蘇想要得到答案,程蘇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太懂。

  隊友沒有等來程蘇的回答,卻等來了魏宇帶有略微不滿的警告:“離貂蟬遠點,她有cp。”

  “……”

  “有cp可以分啊,有老公可以離婚啊,哈哈哈哈哈哈,兄弟你說是不是啊。”

  “呵。”魏宇冷笑了一聲。

  完了完了,魏宇真的生氣了。顧晨心想,他一口咬碎了嘴裡的棒棒糖,接過付曉舒的手機。

  付曉舒很疑惑:“誒,顧晨你拿我手機做什麼呀?”

  顧晨耍了耍手裡的糖棍:“借你手機一用,等會還你。”

  糖棍被顧晨扔進了垃圾桶。

  顧晨賣了所有的輔助裝備,用金幣買了AD輸出裝,打開了全隊麥:“喲,兩位兄弟,你們是上杆子想當我小嫂子的舔狗嗎?”

  “你你你……我我……”

  “你什麼你,我什麼我,小爺告訴你,你這種菜雞配不上我嫂子。”顧晨吸引對面C位的注意,把敵人往草叢裡帶,剛要在草叢裡回城的程咬金被對面的典韋給擊殺了。

  而顧晨的被動被刷出來了,跑到了上路,魏宇接了他一把,他才沒有被擊殺。

  “我去你大爺的,我怎麼招惹你了?你誰啊你。”程咬金很不滿。

  “哎呀,孫啊,你爺我奉勸你,出來找cp,先看看自己夠不夠格。”

  魏宇笑了笑,團戰帶起了一波節奏,直接推了對面的高地。

  “victory”

  *

  魏宇和程蘇在手機上打了車回家,程蘇讓顧晨送一送付曉舒。天色有些晚了,付曉舒的爸爸還在工作不能趕過來接她。付曉舒說自己可以打車回家,程蘇還是不放心她,畢竟女孩子一個人回家不安全。

  付曉舒覺得和顧晨一起走怪怪的,兩個人都沒有什麼話題聊。

  顧晨遞給付曉舒一根棒棒糖,問她:“你吃嗎?”

  總不能拒絕人家的好意,這是付曉舒她媽媽一直教她的,她接過了顧晨遞過來的棒棒糖:“謝謝。”

  付曉舒拆了包裝紙,塞進了嘴裡,甜味從嘴裡蔓延開來。

  是草莓味的,好甜。

  男孩子也喜歡吃草莓味的棒棒糖嗎?付曉舒心想。

  “顧晨。”付曉舒小心翼翼地叫了一聲。

  “嗯?咋了?”顧晨手裡拿著手機給魏宇發信息,嘴裡咬著棒棒糖,漫不經心地回應她。

  “你家裡是有一個哥哥嗎?他喜歡蘇蘇啊?什麼時候跟蘇蘇在一起的啊?”付曉舒終於把她疑惑了一下午的問題問出來了。

  顧晨聽的一頭霧水。他家哪裡冒出來的哥哥,他的“哥哥”怎麼和程蘇在一起了?

  顧晨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看向付曉舒。

  “我家……就我一個獨生子啊。我哪來的哥哥啊?”

  付曉舒呆萌呆萌地看向他:“那你為什麼說蘇蘇是你的小嫂子啊?”

  顧晨心想:這傻姑娘真的是學霸嗎?這一根筋啊,能學明白嗎?

  顧晨只好跟付曉舒解釋道:“魏宇是我哥,不是親哥,只是兄弟而已。”

  “哦哦哦,那蘇蘇是和魏宇在一起了嗎?什麼時候的事情啊?”

  “他們沒在一起,”顧晨看著邊上的路燈嘆了口氣,“只是魏宇十多年來的單相思而已。”

  也就只有他看到了魏宇這十多年一路走來的艱辛歷程。

  “……”

  *

  程蘇剛上車不久就犯困,她喜歡靠著車窗坐,手撐著腦袋。魏宇在看手機上的顧晨發來的信息,餘光看見程蘇腦袋一點一點,額頭上出了一層薄薄的汗,一雙秀眉緊緊蹙著,睡的好像很不自在。

  h市每到七月初都會下雨,現在的天氣時而下雨時而炎熱,捉摸不定。

  魏宇讓司機的空調降低一些,坐過去將程蘇往自己身上靠,程蘇的頭靠在他的肩膀上。這樣會讓她睡的舒服一些。

  程蘇緊緊蹙著的眉漸漸放松了下來,魏宇直起身子不敢動,僵硬著,生怕自己動一下就會吵醒程蘇。

  司機看著後車鏡裡的小情侶,搖頭笑了笑。

  現在的小情侶啊,比他們那個時候還要懂浪漫嘞。

  ……

  “小夥子,你們到地方了。”司機往後看了看,女孩還沒醒。

  “哦哦,好的,謝謝師傅。”魏宇的肩膀已經麻了,他不禁“嘶”了一聲。看程蘇還沒醒,他從兜裡拿出錢給了司機,攔腰抱起程蘇下了車。

  在路上堵車堵了很久,回到家已經是九點多了。

  *

  程蘇一覺醒來,拿起旁邊的手機看了看時間。凌晨三點,她睡了好久。

  她起身出了房門,去倒水喝。客廳裡的燈還亮著,魏宇靠在沙發上睡著了,手上還拿了一本書。

  程蘇回房間拿了一張薄毯,給魏宇蓋上。毯子掉在地上,程蘇沒注意,踩到了毛毯慣性地往前滑倒了。

  程蘇一手撐在沙發的邊緣上,半跪在了地上。她看著魏宇放大的臉,眼睛一眨不眨的。魏宇放在身側的手緊緊攥著毯子,像是在極度隱忍著。

  程蘇手忙腳亂地起身,見魏宇沒有被這突如其來的“意外”吵醒。她松了口氣,心跳跳的很快,像是在打鼓一般。

  程蘇調整了呼吸,重新幫魏宇蓋好毯子,接了杯水回房間了。

  門被輕輕地關上了。

  原本還在沙發上“熟睡”的魏宇睜開了眼睛,一只手搭在眼睛上,嘴角抑制不住地微微上揚。

  他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剛剛那柔軟的觸感仿佛還在。他坐起身,看了看程蘇的房間,燈已經熄了。

  親了就溜,這麼不厚道啊,這可是他的初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