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在他左耳說愛你 > 失約

失約

  五月的末尾,h市的天氣更加炎熱起來,六月就要來了。原本該出現在六月榕樹上的知了已經按耐不住了,急著出來一展歌喉表現自己的才華。

  魏宇敏感地發覺最近幾天程蘇似乎一直在躲著他,但他卻想不出來自己做了什麼壞事得罪了這個小姑娘。

  下課鈴剛響,旁邊的人就像腳底抹了油似的跑出教室了,身後還跟著一個小尾巴——那是程蘇前幾天周末新交的朋友付曉舒。

  周六那天程蘇從商業街回來就跟他說過自己交了一個新朋友,卻沒跟他詳細說。手背在身後,鬼鬼祟祟地就回了房間。當時魏宇忙著做PPT,也沒跟她計較什麼。

  那天晚上程蘇跟他之間還好好的,第二天早上就開始跟他保持了距離。最過分的還是她有一次為了躲他,連早餐都沒吃就上學了,魏宇來到學校抓住她的衣服後領問她為什麼躲著他,少女一臉“我沒有”地看他,想讓他明白她的真誠。

  魏宇最後也沒跟她計較,可是後來他才明白,是他太過於天真了。

  顧晨這種八百年都不會叫任何人去他家住的家夥,昨天竟然拉著魏宇想讓魏宇去他家住幾天,過幾天再回公寓去。還說什麼他家最近有鬼,他一個人在家害怕。

  哪來的鬼,就算有鬼,那也是鬼會被顧晨這個傻逼給嚇走的吧。還怕鬼,誰信。

  耐不過顧晨的死纏爛打,魏宇只能會公寓收拾收拾行李,周六搬過去跟顧晨住幾天。

  魏宇不放心程蘇一個人在公寓。臨走時不放心地囑託了少女幾句,少女見他推著行李箱似乎要出去住幾天,出乎意料地很聽話。魏宇說什麼,她都點點頭答應了。

  魏宇看著少女眼底藏不住地期待和竊喜,莫名有些氣,這小姑娘這麼巴不得他搬出去住?小沒良心的。

  但他不可能會跟她生氣,他寵她還來不及,魏宇伸出手在程蘇的臉上捏了兩下。

  兩人都愣了愣,魏宇窘迫地收回了手,推著行李箱走出門。忽然身邊一陣風吹過,淡淡的梔子香縈繞在鼻間,頭被人摸了摸。

  待他反應過來,少女已經跑回房間了:“就當禮尚往來啦!”

  魏宇抿抿唇,笑了。

  這個小姑娘也總算學會調侃了。

  *

  顧晨家很大,他家就只有他一個人在住,偶爾會有阿姨來給他做飯。因為顧晨父母住在顧家老宅,不怎麼會回來這邊住,所以顧晨一個人也很隨意,這也就是他為什麼從來不會讓人去他家住或者玩的原因——地上桌上椅子上亂七八糟,臭襪子亂丟,書本都癱在地上。

  魏宇有潔癖,特別看不慣亂七八糟或者髒髒亂亂的場景,不然他會打人。

  顧晨和周一他們一群人昨晚約去網吧通宵打遊戲了,到中午還沒回來。他把大門鑰匙就給了魏宇,讓魏宇先去家裡安頓下來。一整晚的通宵已經讓顧晨忘記了自己家是怎麼個狼狽的樣子了。

  魏宇去到顧晨家,然後黑著臉在某網吧找到還在趴著呼呼大睡的顧晨,著實發了個很大的脾氣。

  *

  顧家大宅,顧晨穿著幾百年沒穿過一次的圍裙,被坐在沙發上刷手機的魏宇監視著他拖地打掃衛生,心裡有苦說不出來,也不敢說出來。

  “那個……魏哥,我這……打掃得也……差不多了吧。”顧晨戰戰兢兢地看向魏宇,小心翼翼地試探著。

  魏宇放下手機,四周環視了一遍,突然冷笑了一聲。

  “哥!別生氣,我繼續打掃,你別生氣。”顧晨持起拖把繼續馬不停蹄地繼續努力幹。夏天的悶熱在室內空調都掩蓋不住,顧晨幹活幹的後背已經溼透了。

  一番打掃下來,魏宇也已經放低了要求,顧晨打掃的也還算幹淨。

  得了釋放令,顧晨一把脫下圍裙,扔掉拖把,就重重的往沙發上癱去。他身上流了不少汗,汗味很重。魏宇不禁坐遠了點。

  “不是吧,不是吧。魏哥,真的至於嗎?”顧晨半閉著眼休息,“咱們兄弟這麼多年了,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

  “手上沾滿鮮血眼都不眨一下的魏爺,竟然因為潔癖而避兄弟幾十步?”

  “你算哪門子的兄弟,死皮賴臉。”魏宇冷冷地開口。

  “若不是受託於人,我還不願意讓你來我家住呢,來我家住你還得折磨我。”顧晨不滿地嘀嘀咕咕。

  早知道就不答應程蘇瞞著魏宇了,到頭來苦難的還是自己。

  “……”受託於人?這小姑娘連顧晨都給收買了?

  “對了魏哥,周一那小子讓我們明天出去一趟。”顧晨睜開眼看了看被他扔在地上的手機。

  “做什麼?”魏宇眯了眯眼看向他。

  “周一說什麼,有幾個不要命的蠢貨好像打他女朋友的主意。”顧晨有些納悶,“這貨啥時候有女朋友了。”

  “魏哥,你去不去啊。”

  “我知道了。”

  *

  魏宇和周一一群人在h市的“傾一世”酒吧附近見面。

  周一是隔壁J市衡水一中的校霸,名聲都傳到過h市。無人不知他情緒陰晴不定,不能隨意招惹,不然下一個躺在醫院的有可能就是你。

  自從魏宇來到h市這幾個月以來,周一那邊一直沒什麼消息,也很少和魏宇聯系。

  原本以為周一那邊的事情是消停了一會,沒想到今天向來冷靜狠戾的周小爺今天為了一個女人約兄弟出來幹架,這可是從來沒見過的。

  周一一群人早早就已經在酒吧門口等著了,周一蹲在地上抽著一根華子,見魏宇和顧晨來了,也只是挑挑眉就算打過招呼了。

  魏宇調侃他說:“怎麼,周小爺什麼時候為了一個女人而大動幹戈過。”

  “要是你的女人被覬覦,你能放過他?”

  “那也是,不可能放過。”魏宇挑挑眉,覺得周一說得挺有道理。

  腦海裡一閃而過女孩溫柔地笑著的模樣,那個女孩是屬於他的,如果有任何人想要覬覦,他肯定都不會一一放過。

  “周小爺,你要堵的人在哪呢,小爺已經忍不住想要會會他了。”

  周一摁滅了煙頭,站起身來:“等著吧,說是去叫人了。”

  “早些結束,我還有事。”魏宇看向周一。

  今天一早程蘇發來信息跟他說中午和她們去學校附近新開的牛排店吃。

  不能讓她等太久。

  “行,小爺也想早點結束回去陪我家的寶貝。”

  “咦~,雞皮疙瘩起來了。”顧晨嫌棄的搓了搓自己的手臂。

  那個……他今天似乎也有約吧,好像是那個臭男人婆約他出去吃飯。

  *

  坐在靠窗位置上的李莜然打了幾個噴嚏:“我靠,是誰在罵老娘。”

  程蘇和付曉舒在看菜單點菜,聞言都抬起頭看向李莜然笑了笑。

  “莜然姐,誰敢罵你呀?”付曉舒捂著嘴偷樂。

  李莜然伸出手捏了捏付曉舒的臉:“誒,你這小姑娘還敢調侃我了?”

  兩個人打打鬧鬧,程蘇點好了菜,拿起手機看了看手機。

  時間差不多了,魏宇他們應該在來的路上了吧。

  *

  菜都已經上齊了,程蘇看了看手機時間,已經超過了預訂的時間,微信和短信都沒有新的信息進來。

  魏宇……是忘記他們的約定了嗎?

  明明已經答應好了的。

  李莜然中途出去接了個電話,付曉舒看著程蘇一直看著手機出神,出口安慰她:“那個……蘇蘇,有可能是魏宇有事耽擱了吧。說不定一會就來了呢。”和程蘇相處了幾個月,付曉舒覺得程蘇很好相處,並沒有別人說的那種傲慢,她反而覺得程蘇很溫柔值得用心愛護的女孩,她也開始在程蘇和李莜然面前試著相處。

  忘記了……嗎?難道連自己的生日都會忘記嗎?

  “嗯。”程蘇也只是淡淡回應了,眼裡不盡的失落。

  李莜然接完電話回來著急地對程蘇說:“蘇蘇,走,去公安局。”

  “是怎麼了麼?”

  “剛才顧晨打電話說魏宇他們一群人在酒吧打架被抓去公安局了,現在還在錄口錄。”

  *

  “小夥子以後可別衝動啊,有什麼事不能好好商量,偏偏打架。”公安局的警察在對魏宇一群人說,“都是學生,要知道衝動是魔鬼。以後可別這麼衝動了。”

  程蘇她們趕到公安局的時候,魏宇他們已經從審問室出來了,坐在走廊冷冰冰的等候椅上。

  周一走過去拍了拍魏宇的肩膀:“兄弟,我先走了。”

  魏宇也只是點了點頭:“嗯,知道了。”

  程蘇站停在魏宇面前,魏宇低著頭沒看她。

  太醜了,也太狼狽了。

  “魏宇。”少女柔柔地聲音響在耳邊,“你怎麼了,哪裡受傷沒有?”

  右耳一陣耳鳴,魏宇難受地捂了捂右耳,沒聽清楚少女說什麼。

  打架時被那群人用棍子砸到了右耳,一開始沒什麼感覺,在審問室審問時右耳就隱隱有些不對勁。

  “嗯……我沒事。”魏宇的聲音因為隱忍難受而顯得嘶啞。

  “那我們回家吧。”少女伸出白嫩的手在他面前,魏宇詫異地抬起頭看她。

  她不怪他放了她鴿子嗎?

  魏宇伸出自己的手,想握緊少女的小手,卻又收了回來。

  他的手沾了鮮血,很髒。

  少女一把握住他收回的手,拉著他一起回家。

  “我不怪你,你也別……內疚,今天是你生日,我不希望你因為爽約我而不開心。”

  少女的背影雖然單薄弱小,但卻像小時候那天在巷子末尾一樣,在一群人之中堅定地選擇他,維護他,拉著他的手回家。

  明明只是個弱小的女孩,那時明明自己很害怕,卻還是裝作勇敢保護他。

  給他年少時黑暗的世界照亮了一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