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在他左耳說愛你 > 他能贏

他能贏

  校醫給程蘇的腳踝做了冰敷,能稍微緩解一下她的疼痛,程蘇只覺得頭很暈,她一直都有低血糖這個毛病。

  魏宇給程蘇衝好了葡萄糖水遞給她:“喏,喝幾口。”

  程蘇口中苦澀,接過杯子勉強喝了幾口就喝不下了:“謝謝喔。”

  “朋友之間需要說謝嗎?你是真沒拿我當朋友?”

  “誒?不……不是啊……”

  程蘇感覺魏宇好像是生氣了,但她卻又不知道魏宇為什麼生氣,因為什麼而生氣。

  “你怎麼啦?”程蘇小心翼翼地問,“我是哪裡惹你生氣了麼?”

  “沒有,我沒有生氣,下一場有我的比賽,我先去準備了。你自己在這好好休息,我會讓李莜然過來照顧你的。”

  “其實我……”不用人照顧的。

  不等程蘇說完,魏宇走出了醫務室,只剩下程蘇在醫務室裡。她握緊了手中的玻璃杯,杯身很燙,但是程蘇並沒有感覺到疼。

  她……是哪裡惹魏宇生氣了嗎?

  門外的付曉舒見魏宇離開了才進來看看程蘇,卻只見程蘇緊緊握著手中的杯子望著窗外出神。

  “蘇蘇,你的腳好些了嗎?,還疼嗎?”

  “已經不疼了。”

  “那你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要跟我說的哦,別自己逞強啊。”

  “沒關系的,曉舒。”程蘇看向付曉舒,“我能出去看魏宇他們的比賽嗎?”

  “可是你的腳……”付曉舒有些猶豫了,想起魏宇走之前交代她要好好照顧程蘇的話。

  “我腳好多啦,真的不疼啦。你就帶我出去看看嘛,我答應了魏宇給他加油的。”

  “可……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走吧走吧。”程蘇起身下了床,付曉舒拗不過她,只好扶著程蘇去看比賽。

  “你要是有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跟我說的喔,不然你再受傷,我肯定會被魏宇罵死的。”

  “安啦安啦,別擔心,有我在,他不敢罵你的。”

  *

  魏宇穿著23號的比賽服站在紅色的橡膠跑道上,零碎的額發微微遮擋了他那一雙勾人的桃花眼,陽光照射在他身上,他就像一束光一樣。

  察覺有人在看他,魏宇回頭看了一眼觀望臺,一眼便看見了在付曉舒旁邊的程蘇。眼神有些冷,帶著臉色也沉了沉。

  付曉舒莫名打了一個冷顫:“蘇蘇,魏宇他他他好恐怖啊……要不然我們回去吧……”

  確實挺恐怖的,跟她對視的那個眼神像是要活生生吃了她似的。程蘇想。”

  付曉舒看見程蘇絲毫沒有想回醫務室的想法,欲哭無淚。付曉舒只好帶著程蘇在觀望臺找到位置坐了下來,魏宇的比賽也開始了。

  魏宇一馬當先,後面的人也不甘落後,試圖超過魏宇,魏宇死死地壓著那條跑道,不讓後面的人有任何反超的機會。

  第三圈經過觀望臺時,一大片歡呼聲,魏宇在這片歡呼聲中卻只聽到了少女柔柔的加油聲。

  她想讓他贏,他肯定會贏,他肯定會讓她得償所願,不會讓她失望。

  魏宇開始加速,甩了後面的選手很遠的距離。

  “這這這……這才第四圈他就開始加速了啊,還有兩圈呢……”

  “他能行,他說過他能贏的。”即使程蘇也很疑惑魏宇怎麼第四圈就開始加速,但是直覺告訴她,魏宇一定能贏,他一定是第一名。

  *

  “哇,魏哥,你這也太牛逼了吧!”顧晨大大咧咧地對魏宇說。

  “走開,別摟我,你身上汗味臭的很。”魏宇掙開顧晨的擁抱,一臉嫌棄地對顧晨說。

  顧晨一臉受傷:“魏哥……你終究……還是不愛我了。”

  李莜然受不了顧晨這樣肉麻的聲音,給了他一個拳頭伺候:“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你再這樣說話你試試!”

  “不說就不說嘛,打什麼人啊,母老虎一樣……”

  “你自己在嘀嘀咕咕說些什麼?!”

  “沒沒沒,我說你貌美如花,人見人愛”。”

  事實上,顧晨又被李莜然打了一頓,這兩人之間的關系似乎有了不少的變化,起碼他們都向對方互相走近了一步。

  *

  五個人決定在周末出去慶祝運動會魏宇和程蘇得了第一名,一起約在了最近很火的牛排店裡吃飯。

  魏宇和程蘇提前到了店裡點菜,李莜然有事要晚點才到,程蘇問需不需要去接她,李莜然說她會坐顧晨家的車過來。

  程蘇想,也應該給他們一點私人空間相處的。畢竟姐姐這個年紀也是時候找個男朋友了,程蘇還是很看好自家姐姐和顧晨的。

  付曉舒是家裡人送她過來的,付爸爸聽說女兒新交了幾個好朋友,開心的不得了。讓付曉舒和朋友們玩的開心些,一切費用由他來買單。

  程蘇連連搖頭說不用,被魏宇一把攔住:“好的,謝謝付叔叔。”

  “哈哈哈,曉舒和朋友們玩的開心啊,爸爸公司還有事就先走了。”

  “好的,爸爸。”

  看的出來,付爸爸是真的很疼愛付曉舒這麼一個獨生女。

  程蘇看著付爸爸走遠了,抬頭看向拉著自己手不放的魏宇:“你幹嘛攔著我啊?讓曉舒爸爸買單多不好意思啊。”

  “如果你就這樣拒絕了人家的好意,人家只會覺得你不是很樂意跟他的女兒相處。”

  “喔,原來還有這樣啊。”

  “沒關系的,我爸爸這個人就是這樣的,蘇蘇你別介意啊。”付曉舒挽著程蘇的手走到餐桌前坐下。

  *

  到了正午,李莜然和顧晨才姍姍來遲。

  顧晨嘴裡埋怨地嘟囔著:“你下次再做這種事情別叫上我,小爺可不是每天都閒著沒事做給你收拾爛攤子。”

  李莜然聽了很不滿,捏著他的耳朵:“你是所有人中最閒的好嗎,不就是使喚了你一次嗎,你小心眼至於麼?”

  “……”

  李莜然在程蘇旁邊坐了下來,拍了拍挎包上的水漬:“來遲了來遲了,等久了吧?”

  “也不算很久,你們幹嘛去了啊?”程蘇將點好的果汁推倒了李莜然面前。

  “運動會之後,還有一些試卷小測的分數批改了沒寫上,這幾天又很忙。我就只好拽著閒的不得了的顧家太子爺幫個忙寫一下。”

  “嗤,”坐在程蘇對面一直沒說話的魏宇突然笑了聲,“李莜然,你難道不怕顧晨給你搞錯了麼?”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顧晨的數學從小學開始就掛科的吧。”

  “……魏哥,你怎麼能這麼不厚道,兄弟之間起碼給點信任好不好。”顧晨嘟著嘴,對魏宇說的話表示很不滿,“好歹1+1我還會算呢……”

  “……”李莜然突然覺得自己讓顧晨去做有點後悔了,但是世界上沒有後悔藥吃。

  算了算了,回去她自己再仔細核對一遍就好了。

  *

  五人吃完午飯,李莜然中途接到電話有事先走了,程蘇想去書店買幾本書,魏宇陪著程蘇一起去。

  付曉舒見人散的很快,只剩下她自己和顧晨,有些窘迫:“那個……”

  “那個……”顧晨撓了撓頭,“你有什麼事麼,如果你有的話,我就先走了。”

  “好……好像沒有。”付曉舒是第一次跟男孩子單獨相處,非常的不自在。

  救命,誰來救救她啊!

  “會打遊戲麼,小爺帶你去網吧打遊戲去?”

  “不不……不了吧,我很菜的。”

  “沒關系,我教你。走走走……”

  *

  幾輪遊戲下來,顧晨才發現,自己是真的帶不動付曉舒。不但一直輸,還被隊友舉報了好幾次,他的性子很烈,自己被人指指點點就算了。一個零槓八的射手也敢嗶嗶賴賴說輔助混子,這他怎麼受得了。

  奈何付曉舒的性格太內向了,不敢罵回去,顧晨只好自己來罵那個射手:“你媽的,也不看看自己的戰績,還敢罵輔助。你自己睜大你的狗眼看看自己的經濟,跟輔助的經濟對比一下,菜雞。”

  “別……別罵了吧,我沒關系的……”被人罵多了,也習慣了不是?

  “你就別慣著他,死死地罵他,看他還敢不敢囂張,什麼東西,真是。”

  遊戲最後還是輸了,這幾把下來,顧晨也沒了玩遊戲的興致,“算了,不玩了不玩了。跟你玩真的沒意思……”

  “抱歉啊,我在遊戲這方面……真的沒有太了解……”付曉舒不想掃顧晨的興,覺得是自己拖了他的後腿。

  “誒誒誒……我不是怪你,是那些隊友真的太坑了。”

  付曉舒還是覺得過意不去,又要開口道歉,包裡的手機響了起來,“喂,蘇蘇……”

  “曉舒,你們在哪啊,我買好書了來找你啊。”

  “我們在網吧。”

  *

  “你們在這裡打遊戲麼?顧晨,你帶曉舒贏了沒?”程蘇收了傘,魏宇把她的小包順手接了過來。

  “喲,魏哥,這小動作,經常練吧。”顧晨走到魏宇身邊,陰陽怪氣。

  “滾。”魏宇也只是回了他一個字。

  有些事情,是生來就會的。

  “曉舒,你們玩的怎麼樣啊?”

  “不太好,我太菜了,一直輸……”

  程蘇瞪向顧晨:“顧晨,你帶曉舒來玩,怎麼能輸呢?曉舒必須贏。”

  顧晨莫名中槍:“小嫂……姑奶奶,不是我不想帶她贏,是隊友太坑了,我也無能為力啊。”

  “管你呢,魏宇你會不會啊。”

  “會。”

  顧晨看向魏宇:“大哥,你不是從來不帶妹上分的麼,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上號吧,我帶你們。”魏宇直接無視了顧晨。

  顧晨才發現自己在魏宇這裡是真的失寵了,以前任他怎麼求魏宇,魏宇死活不肯帶他上分。

  今天真的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