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在他左耳說愛你 > 喜歡嗎

喜歡嗎

  陽光透過薄紗質窗簾照射在房間內,少女的房間裡,少女趴在床上抱著手機在手機屏幕上敲敲點點,兩條腿無規律地上上下下撲騰著。

  李莜然抱著水果拼盤進來入眼的便是少女對著手機笑的眼睛彎成了月牙狀,她將床上桌放在床上,水果拼盤擺放在桌上,去拉窗簾。

  床上的少女終於有了動作,程蘇披散著長長的秀發,坐了起來,盤起腳繼續低頭發著信息。李莜然嘆了口氣,走過去坐在床上給少女扎頭發,拿起一顆剛洗好的車釐子遞到了程蘇嘴邊。

  “在跟誰聊天呢,笑的這麼開心。”李莜然梳了梳程蘇的黑發,想著給程蘇扎哪個好看的頭發。

  程蘇下意識想把手機藏起來,含著車釐子的嘴微微鼓起,像只囤食的小倉鼠。

  李莜然失笑:“不用藏了,該看的不該看的我都看到了。”她拿起橡皮筋給程蘇綁了個小花辨,戴上了一些好看的發夾,“這才來我們家幾天啊,他就舍不得了?”

  程蘇搖搖頭,扯開話題:“小姨去店裡了嗎?怎麼沒叫醒我啊?”

  李莜然收拾好東西,又往程蘇嘴邊遞了一個草莓:“對啊,她很早就去了,還有一批貨要今天趕出來送過給客戶。她見你睡得太香了沒舍得叫醒你。”

  程蘇放假之後,莫沅就心心念念著想讓小侄女過來就幾天。奈何李莜然一直沒空過去接程蘇,只好拜託魏宇送程蘇過來李家。

  莫沅見可愛的小侄女來了,稀罕的不得了,要不是李華拉著自家老婆,可能莫沅可以和程蘇一起睡上幾天。

  這不,昨晚想著今天帶著程蘇去店裡定制幾套好看的裙子和衣服。莫沅今早卻接到電話還有一批貨沒做完,要急著出門,看程蘇還在睡,沒舍得叫醒她。

  “奧……這樣啊。”程蘇嘴裡吃著草莓,手指不停地敲打著手機屏幕,信息發送出去了。

  “你們倆這也太膩乎了吧,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是剛新婚的小夫妻,連回個娘家都要在手機上膩膩乎乎似的。”

  程蘇耳尖都紅了,吃驚地看向李莜然:“姐,你在說什麼啊!”

  “不是嗎?我又沒說錯。”

  “什麼新婚小夫妻啊,我們哪有?哦,不是,我們只是朋友啊!”

  李莜然用籤子插了一塊蘋果送進自己嘴裡,不解地看向臉紅的程蘇:“我隨便說說的,你激動個什麼勁啊?”

  程蘇不再跟她說話,兀自地看著手機。

  李莜然突然問道:“蘇蘇啊,我問你哦,你一定要說實話啊。”

  程蘇疑惑地看向李莜然:“問吧。”

  “你和魏宇真的只是朋友關系嗎?你們沒有別的想法?”

  只是朋友關系嗎?好像不是啊,魏宇對她的態度中似乎不是這樣的。但是他們還能有什麼關系呢。

  “肯定只是朋友關系啊,還能有什麼關系啊。”程蘇低下頭,沒讓李莜然看見她眼底的情緒。

  她卻忘了,李莜然學的是心理學,她的任何一個動作都被李莜然收歸眼底。

  程蘇對魏宇的情感,終究還是變了,或許程蘇自己沒有注意到自己說他們只是朋友時候的失落。但是李莜然注意到了,在程蘇的內心裡,她已經對和魏宇是朋友關系的定位已經變了。

  “……”

  *

  顧晨嘴裡含著棒棒糖,手指在鍵盤上飛快地敲擊著,還不忘回頭跟魏宇搭話:“不是我說,魏哥,你幹嘛呢,一早上都抱著手機。”

  顧晨前幾天就搬過來跟魏宇住了,程蘇的空房間魏宇沒讓碰,他自身也有潔癖,直接讓顧晨在客廳裡睡了。

  要不是怕魏宇孤獨,顧晨還不願意過來打地鋪睡覺呢,又熱又悶的。

  事實上,是他怕孤獨,知道程蘇回她小姨家了,上杆子過來想和魏宇一起住。結果自己被趕到客廳打地鋪睡覺了。

  “顧晨,有哪些地方是比較適合帶女孩子去玩的嗎?”

  “啊……啊?帶女孩子玩的地方?魏哥你是想和小嫂子去約會嗎?”

  魏宇放下手機,漆黑的眸看向魏宇,似乎在說不可以嗎?“單方面約會……”

  “……”行行行,單方面單方面,你說什麼就是什麼,誰讓你是我老大呢。

  *

  “去遊樂場?我沒問題啊。”李莜然一手拿著手機,一只手寫著資料。

  “那你能不能叫上小嫂子一起來啊,我們魏哥也在。讓他倆一起去浪漫約會一次。”電話那頭傳來顧晨沒心沒肺的聲音。

  李莜然寫字的手頓了頓,說:“蘇蘇啊,我不知道她願不願意去,她很少會去人多的地方。”

  “幫幫忙吧幫幫忙,哎,我先不說了啊,我在查攻略呢,你盡力把小嫂子帶上一起玩啊。”顧晨那邊一陣噪音,“掛了掛了啊,再見再見。”

  掛了電話,李莜然沒再繼續寫資料,她對著手機發呆。遊樂場嗎?

  此時手機進來了一條消息,是顧晨發來的:到時候,讓魏哥和小嫂子一起去玩項目,至於你嘛……小爺勉強帶你體驗體驗遊樂場的樂趣。

  李莜然失笑,心想:誰需要你帶啊,真是小屁孩一個。

  李莜然回到程蘇的房間,程蘇正在看付曉舒推薦給她的小說,一張小臉上滿是不解,不知是不解這個小說的好看之處還是不解小說中的劇情。

  “蘇蘇,你還記得小時候那個跟你很要好的那個小男孩嗎?”李莜然突然開口。

  “啊?什麼男孩啊?”程蘇抬頭看向李莜然,似乎不明白她為什麼問一些無釐頭的話語。

  “就是小時候一直跟在你身後的那一個男孩……”

  “你說的是何肅吧?他最近回國了,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竟然當了律師。最近忙的很呢,都沒給我打過電話。”

  律師?不,不是程蘇說的這個名叫何肅的這個男人。小時候的那個男孩明明那時候和程蘇差不多大,是個滿身傷痕的孤兒。

  而何肅這個人,李莜然是見過的,他大了程蘇四歲,她見到他那一會是莫心剛帶他回來不久的那一會。不,不是他。

  “除了何肅,沒有其他人了嗎?”李莜然不甘心又問了一遍。

  “姐,你今天怎麼了。”程蘇好好想了一下,“就只有何肅了,不過,我記得第一次見魏宇那一會,也覺得魏宇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李莜然一怔,又聽程蘇說道:“不過,我的記憶裡沒見過魏宇這個人,只記得好像有一個小男孩,挺可憐的,在巷子尾被一群熊孩子打了都不會還手。我就把他帶回了家,但是時間久了,我也不記得了。”

  果然麼,就算厭惡回憶過去的同時也還會記得那些讓人記憶深刻的人和事啊。

  那你又是怎麼熬過來的呢,魏宇,單靠著想回來找到程蘇?還是想回來得到你黑暗生活中唯一出現的一道光亮?

  也許是時候找一找何肅了,或許他應該知道些什麼。

  *

  “姐,你今天怎麼突然帶我來遊樂場啊?”程蘇穿著一身白色的百褶裙穿梭在人流眾多的街道中。

  李莜然緊緊牽著程蘇的小手,生怕一不小心在人群中走丟了:“沒什麼啊,就是不想你在家裡一直待著,帶你出來玩一玩,散散心。”

  今天剛好是休息日,遊樂場裡的人格外多,許多門店也派了很多的銷售員和人偶出來在大街上宣傳自己的門店。只是希望多一點的人來自己的門店光臨。小吃店的競爭也很厲害。

  程蘇感覺到自己的裙擺被人扯了扯,她低下頭看,一個小女孩抱著一大束的鮮花站在她旁邊,一只黑乎乎的小手還搭在她的裙擺上。

  “姐姐,買束花吧。一塊錢一束,很便宜的。”小女孩眨巴眨巴著自己的大眼睛,似乎在乞求她買幾束花吧。小女孩在遊樂場賣花好幾天了,一束都沒有賣出去,再不把今天這束花賣出去的花,她就要被花店老板開除了。她被開除了就沒有薪水拿了,她媽媽的病也沒有錢治了。

  小女孩的臉蛋黑黑的,似乎是剛摔過了,身上的衣服摔破了好幾處,她的肚子餓得咕咕響。小女孩害羞的低下頭。

  程蘇笑了笑,對李莜然說:“姐,你先走,等會我們電話聯系吧。”

  “誒,蘇蘇……”李莜然想叫住程蘇,回過頭卻看見程蘇消失在了人群中,不見了蹤影。

  魏宇他們還在等她呢……

  “誒,小嫂子呢小嫂子呢?”顧晨見李莜然到了,往她身後看卻沒有看見程蘇的身影,顧晨瞄了瞄身旁的魏宇。

  魏宇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流蘇襯衫,把他的身材盡展現了出來。盡管還是一如既往的黑白搭配,卻也看得出來,魏宇為了這次的“約會”做了準備。

  “蘇蘇呢?”魏宇問。

  “蘇蘇路上遇到了一個賣花的小女孩,她拉著小女孩走了,讓我們電話聯系。”

  顧晨說:“魏哥,要不我打個電話給小嫂子吧……”

  魏宇看了一眼遊樂場的攻略地圖:“不用,我去找她。”魏宇提步就走。

  李莜然說道:“這麼多人,魏宇你怎麼找她?”

  魏宇的腳步頓了頓,說道:“盡管再多人,我也能找到她。”

  李莜然怔愣在原地,是啊,怎麼可能找不到,她是他的光啊,黑暗中唯一的一束光啊。

  *

  顧晨遞給李莜然一支草莓味的棒棒糖,目不斜視地看著魏宇離開的方向:“姐姐,你不會是喜歡我們魏哥吧?那你還不如喜歡喜歡我呢,魏哥不可能的了,好歹他也等了程蘇十多年。”

  李莜然一巴掌給顧晨打過去,打在了顧晨的胳膊上,顧晨拽著李莜然的手腕,將她拉近自己:“姐姐,我是說喜歡你,但我不是任你欺負。”

  顧晨把嘴裡含著的棒棒糖抽了出來,塞進了李莜然的嘴裡。李莜然想吐出來,顧晨捂著她的嘴,不讓她吐出來:“我們親都親過了,你還嫌棄我?”

  李莜然耳垂染上了一點粉紅,一把推開近在咫尺的顧晨,擦了擦嘴,棒棒糖卻沒吐出來:“誰……誰和你親過了?!什麼時候,我怎麼不知道?!”說這句話時,李莜然有一些心虛。

  顧晨笑了,痞壞痞壞的:“是嗎,看來是你不記得了。要不要我來給你回憶回憶一下新年之際市區湖邊喝酒那一會發生的事情。”

  李莜然目光躲閃,問:“我們有發生什麼嘛?”這麼理直氣壯。

  “我們發生了……”話音未落,顧晨捏著李莜然的下巴,微微抬起,低頭吻了下去。“我們發生了這樣的事……”

  “你你你……你”李莜然瞪大眼睛,往後退了幾步,“你無恥!”

  顧晨嘆了口氣:“你很不乖,我原本能忍很久,可偏偏你要一直這樣……撩撥我。”

  說完顧晨又吻了下去,這次李莜然沒有拒絕,她任由顧晨發神經地吻她。眼裡滿是復雜。

  “我很喜歡你的,姐姐,從第一面見你就很喜歡你。你喜歡我嗎?”

  喜歡嗎?好像是喜歡的,他這麼煩人,但是她卻很縱容他的煩人。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好像是……好像是花燈展的第一次見面吧。

  第一次見你就很喜歡你,湖邊喝酒那一次,是你對我的第一次表白呢,顧晨。

  “喜歡,喜歡你,第一次見你,就很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