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在他左耳說愛你 > 賭約

賭約

  回到房間,程蘇看了眼手機上的信息,付曉舒回到家就發了信息給她,她回了一條信息回去。

  程蘇坐在床上,剛才的那一場“意外”讓她睡意全無。她沒有接觸過男孩子,更不知道怎麼跟男孩子接觸,她只知道,剛才那個短暫的吻是很不應該的。

  她很介意,介意自己的一不小心,更介意魏宇知道後可能會對她產生厭惡。

  怎麼辦,要去道歉嗎?

  一牆之隔,她突然不敢面對客廳熟睡的魏宇,心跳還是好快。

  程蘇非常討厭這種矛盾的心理,這讓她很難做出決定。

  她翻出抽屜裡很久沒動過的安眠藥,她有些微愣,很久,是多久?

  她好像兩個月沒動過這些藥物了,來到h市,她的病好像好多了,不用依靠藥物來維持充足的睡眠。

  具體是什麼時候不再碰這些藥的,好像是……魏宇搬來的那一會。

  是魏宇嗎?是因為魏宇嗎?

  還是因為有了朋友之後,有了可以快樂的事情?

  *

  “時間過得很快。同學們,暑假來臨的同時,也要準備好還有不到二十天的測檢。”

  程蘇被調了座位,準備下課收拾東西就過去,魏宇還是和她同桌。

  魏宇側著身子笑眯眯地看程蘇收拾東西。

  “魏宇,你幹嘛啊?”程蘇耐不住他那視線一直放在自己身上。

  “蘇蘇,我們來打個賭行嗎?”

  “什麼賭啊?”程蘇收拾東西的手停了下來,疑惑地看向魏宇。

  “賭這次測檢誰能考第一吧,當萬年老二我是真的很不情願了。”魏宇一手撐著腦袋,嘟著嘴對程蘇抱怨一直當年級第二的反感。

  “想當年級第一啊?好啊,我賭。賭注是什麼?”

  “我還沒想好,我想好了再告訴你吧。”

  程蘇搖頭笑了笑。

  她和魏宇一直都處於年級第一和第二的位置上,魏宇常常也只是比她差了一兩分。

  *

  魏宇嘴裡咬著土司,肩上的書包一直往下滑,他一手撐著鞋櫃,一只手穿著鞋子。

  看了眼時間,朝屋內喊:“蘇蘇,你好了嗎?要出門了,等會要遲到了。”

  房間裡傳來程蘇的應答聲:“好,我來了。”

  來不及吃早餐,程蘇火急火燎地從房間裡出來,抓起餐桌上的一片土司就往門口跑。

  她起晚了,昨晚熬夜刷題背書。今早起的很晚。

  魏宇站在門口遞給她一瓶牛奶,拿起她為了穿鞋子而隨意丟在地上的書包:“考試的東西帶齊了嗎?”

  “帶……帶齊了。”程蘇嘴裡咬著土司,含糊不清地說。

  ……

  魏宇和程蘇不在同一個考場,程蘇和付曉舒在同一個考場。

  程蘇提前到了考場準備好東西後拿出了書開始背,付曉舒從前門進來,經過程蘇的位置,給了程蘇一瓶熱水。

  塑料瓶子裡裝著熱水,瓶身滾燙。程蘇碰到後猛地收回了手,不解地看向付曉舒。

  “是不是生理期來了,我看你今早一直捂著肚子。拿熱水捂一捂應該會好受一些。”

  “好,謝謝啊曉舒。”

  “沒關系的。”付曉舒搖了搖頭,回到了自己的位置開始復習。

  夏天很熱,程蘇沒有穿外套,滾燙的瓶身透過薄薄的襯衫接觸到皮膚。

  程蘇燙的忍不住“嘶”了幾聲。幹脆沒再用熱水捂肚子。

  *

  考到了下半場,程蘇感覺肚子愈發的疼。額上出了一層冷汗,考完後像焉了般趴在桌上。

  付曉舒看見程蘇捂著肚子趴在桌上,肯定挺難受的。

  趁著下一場考試前還有二十分鍾的休息時間,她急忙跑去二樓的四號考場找魏宇。

  魏宇此時趴在桌上睡覺,付曉舒站在門口喊他。

  魏宇起身走到門口,看著火急火燎的付曉舒,皺著眉問:“怎麼了?”

  “蘇蘇……蘇蘇她生理期來了,肚子疼。”付曉舒一路跑上來,急喘著氣。

  “嚴重嗎?”

  “看起來是挺疼的,考試的時候都忍不住趴在桌上好幾次了。”

  魏宇點了點頭,程蘇體寒他是知道的。

  距離下一場考試還有十分鍾,魏宇用自己的保溫杯接了一些溫水,到小賣部買了一罐的紅糖。泡了一杯紅糖水。

  程蘇疼的受不了,緊皺著眉。魏宇在她前面的位置上坐了下來,用手摸了摸她的頭,溫柔地說:“蘇蘇,坐起來。”

  程蘇有些意外魏宇怎麼來了一號考場,看到魏宇手上的保溫杯,她明白了,是付曉舒去找了魏宇。

  “給,紅糖水,喝一些會好受點。”

  “謝謝喔。”

  魏宇有些心疼:“下次別自己逞強。”

  “……”

  *

  在家休息了幾天,測檢成績出來了。程蘇早早起來收拾好就去學校了,魏宇有晨跑的習慣,程蘇在樓下的花園正好碰見了剛跑步回來的魏宇。

  程蘇從包裡拿出幾張紙巾遞給魏宇,魏宇隨意擦了擦臉上的汗:“這麼早啊,去看成績嗎?”

  “對啊,要幫你看看嗎?”

  魏宇看了眼時間,對程蘇說:“你在樓下等我一會,我上去換身衣服,一起去。”

  “哦,好的。”

  放暑假了,公寓裡的小朋友們都肆無忌憚,敞開心了玩。花園裡有不少的老人家散步,小孩子很少,在他們看來,暑假不睡懶覺,那放假有什麼意思呢。

  年齡較小的孩子愛鬧騰,喜歡在樓下玩,程蘇站了不久,就有好幾個小女孩過來圍著她。

  一個小女孩穿著白色的小裙子,扎著兩個小辮子,在程蘇身邊轉來轉去。像是精靈圍著剛下凡見識不多的小仙女。

  程蘇看著這個可愛的小女孩,笑了笑,那雙清澈的杏眼也彎成了月牙狀:“小妹妹,你怎麼這麼可愛啊,你的家長呢?”

  小女孩還很小,走路有些歪歪扭扭,話還說不準確,咿呀咿呀地指著某個方向。

  程蘇也不覺得煩,小孩子嘛,總有說不完的話。只要你願意聽,他們能絮絮叨叨一整天,盡管你聽不懂。

  魏宇下來就看到這樣的場景,扎著丸子頭穿著背帶短褲的少女蹲下身跟一個還不太會說話的小女娃娃對話。少女說少女的,女娃娃也自己說自己的,咿呀咿呀地說個不停。

  那女孩和小時候的程蘇好像,但是程蘇沒有再這麼開心的笑過。魏宇想。

  小時候的程蘇也愛絮絮叨叨,說著讓人聽不懂的語言,也愛穿小裙子,活生生的小公主。

  “笑這麼開心,你聽懂了她說什麼嗎?”魏宇走到程蘇的身後,彎下腰在程蘇耳邊問道。

  程蘇跟小女孩交談的太深入,沒有注意到魏宇已經在自己身後,被魏宇下了一跳:“我雖然聽不懂,但是看她那興奮的樣子,應該是一些很有趣的故事。”

  “應該是挺有趣的,你都笑的這麼開心了。”

  “我有……笑得很開心嗎?”

  “對啊,眼睛都彎成月牙了,能不開心嗎?”

  “啊……是嗎?聽她絮絮叨叨,確實挺開心的。”程蘇起身拉著小女孩準備離開去找小女孩的家長。

  時間也不早了,學校的公告欄應該已經把成績單貼出來了。

  “走吧,小妹妹,去找你的媽媽。”程蘇牽著小女孩肉肉的軟乎乎的小手,帶著她去找她的家長。應該就在附近的,能看見她們剛才說話的那個地方。

  “囡囡,媽媽在這裡。”遠處有個女人在向程蘇招手,小女孩掙脫了程蘇的手,朝女人的方向跑去。

  “再見喔,小妹妹。”程蘇看著小女孩漸漸跑遠,和魏宇一起離開了小區。

  *

  學校的公告欄前擠滿了人,都是來查看自己測檢成績的,一個個都往前擠,程蘇根本擠不進去。程蘇站在最後面,踮起腳努力的想要看到公告欄,奈何那些人都太高了。

  魏宇看著身旁少女努力踮起腳想要看成績的樣子,嘴角忍不住上揚。

  這傻姑娘,小小身板,又不高,難怪擠不過人家的大身板高大個。

  “讓一下,各位讓一下。”一個男孩子風風火火地跑過來擠進人群中。

  “誒,你幹嘛啊!”

  “你媽的,踩到我了!”

  程蘇被踩到腳,吃痛,忍不住“嘶”了聲。魏宇注意到了她被那個男的踩到了腳,看著程蘇吃痛的樣子,眉頭皺在一起。

  裡面的人一直把那個男孩子往外推,要看又要撞上程蘇,魏宇一把拉過少年的胳膊往外拽。

  “誒誒誒,是誰……誰拽我?”男孩被魏宇拽著胳膊往外拽,很不滿。

  “你踩到人了。”魏宇的眉還是緊緊皺著,手上微微發力,把他拽了出來。

  宋梓剛要回頭罵拽他的人一頓,當看到身後的少年陰鷙的眼神時卻發了慫:“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

  “這句話,你不該跟我說,跟她道歉。”魏宇指了指身旁的程蘇。

  程蘇一臉懵地看著魏宇把宋梓拽出來,突然被提到,愣愣地看向魏宇。

  宋梓也是一愣,他認識程蘇,是學校的校花,長得很漂亮。他那一幫的兄弟經常提到她。

  “啊,對不起啊校花!”宋梓一臉戲謔地看向程蘇,仔細打量了一遍。

  兄弟們說的果然不錯,這女的身材可真他媽的好,長的也好看。

  魏宇看見宋梓打量程蘇的眼神很不爽,他也是男人,他一下子就讀懂了宋梓的心思。

  拽著宋梓的衣領掄起拳頭就要揍他,程蘇突然握緊了魏宇的手。

  魏宇微微一愣,不解地看向程蘇,似乎在詢問為什麼攔著他。

  “別打架,我沒事。”雖然程蘇也很反感宋梓看她的眼神,但是她更怕魏宇為了她打架,這樣會被處分的,學校有監控。

  魏宇放下了拳頭,狠狠地甩開了宋梓。

  宋梓見魏宇不敢打他,鄙夷地說了句:“慫貨!呸!”

  “……”

  *

  查成績的人漸漸少去,程蘇站在公告欄前找著自己和魏宇的名字。

  第一名:魏宇

  第三名:程蘇

  啊……第三名啊,比魏宇少了九分呢。

  程蘇說道:“說吧,你想要什麼,我說話算話的。”

  “這次你特殊情況,這次就算了。”

  “那不行,我答應了你的,我輸了就是輸了。”

  魏宇笑了笑:“那我還沒想好,想好了就告訴你。”

  他只是希望,以後能接受自己,讓他能一直陪著她,這就足矣。

  “好吧。”

  “……”

  浪漫的人間綴滿了鮮花,人間也賴以鮮花續命。

  如果我想做你男朋友,希望你能別嫌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