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穿成年代文女主養母 > 一只常觀妙

一只常觀妙

  聯邦第五農業研發局中,即將完成最新版種植系統研發的常觀妙接到了一則訊息。

  她打開訊息,虛空畫面中的男人不悅道:“常觀妙,作為聯邦公民,你有義務盡快和我這個匹配度百分之七十的配偶領證,並進行後代孕育,而不是整天鼓搗那些沒用的農作物。”

  常觀妙冷淡回應:“首先,我負責的是種植系統中的機械部分,農作物的研究主要由農學家負責,我從旁了解協助;第二,孕育後代是一件嚴肅的事情,在有把握讓後代身心健康成長之前,我不會考慮;最後,如果你貪圖我父母的遺產,就不要表現的這麼明顯。”

  常觀妙無視了對面的氣急敗壞,關掉訊息,在配對庫中強硬取消了配偶配對。

  她揉了一下太陽穴,長期不眠不休的工作讓她略有疲憊。

  常觀妙用瞳紋打開瞳孔鎖,去向休息室,一路上有下屬看到她一身飄逸的白大褂,紛紛低頭避讓,不敢和她對視搭話。

  第五農業研發局中,誰不知道常觀妙是冷面魔王大boss,出了名的不近人情,看著就讓人發憷。

  常觀妙到了休息室,設定好智能管家提醒起床服務,在休眠艙中合上眼。

  她這一覺睡得很沉,睡眠質量很高,但再度睜眼時,卻發現自己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裂開的黃土泥牆、頭頂是茅草瓦片混合屋頂,屋頂正在漏風,身下一張老舊木板床,一動身便“吱呀吱呀”作響,床腳還有幾個黑色黴點。

  常觀妙考察時去過最貧窮的邊緣星球,條件也比這要好的多。

  “瘋婆子、瘋婆子,村頭住著瘋婆子!”

  木板門外傳來不斷的砰砰砰砸門聲,常觀妙走下床,拉開木板門一看,發現門外有幾個灰撲撲的小男孩,正舉著一手的碎石子砸門,一邊砸,一邊還起哄喊:“瘋婆子出來了!”

  常觀妙皺眉,敲了兩下門板。

  熊孩子們下意識安靜了片刻。

  “走開。”

  就這兩個字,平靜地隨口而出,卻是一種權威的象徵。

  幾個小孩真的放下了手,有點畏懼地瑟縮了一下,對於這個年齡段的孩子們來說,大人的命令總是有效。

  為首的虎頭也怔愣一下,突然意識到什麼,轉頭惡聲惡氣對背後的幾個孩子說:“你們怕什麼,她不就是個瘋婆子?瘋婆子有什麼好怕的?”

  這……

  幾個小孩互相看了一眼,卻沒人敢動。

  虎頭心下焦躁,有心做個示範,從地上撿起一個拳頭大的石頭,衝著常觀妙就是一扔!

  常觀妙輕松地躲閃過去。

  虎頭叉腰:“看到沒有,她怕了!”

  這時,虎頭發現其他孩子看向自己背後的眼神變得恐慌起來,他正想回頭,小腿肚上突然一酸,差點沒跪倒在地,旁邊圓溜溜滾過一塊石頭,就是剛才他砸向常觀妙的那塊。

  常觀妙居然撿起那塊石頭,砸回來了!

  “哇!!!”虎頭嚎起來,“我要回家告訴我娘!你等著!”

  熊孩子們走了。

  常觀妙開始裡裡外外探索房屋。

  剛剛那群孩子砸的是後門,房子前還有個小院子,靠近院子有一間專門的廚房,到處都落了灰,常觀妙打開廚房角落的米缸,發現連一層底也沒有,只剩下十幾粒米。

  廚房灶臺旁放了一個竹篾籃子,裡頭有一個碗,用報紙墊著,看來之前一直有人接濟。

  常觀妙取出報紙,發現上面的時間是一九七零年八月。

  舊歷一九七零年,她這是穿越回過去了?

  常觀妙收好報紙,在裡屋找到一面破破爛爛的紅色塑料鏡,又借助院中水缸,稍微把面部清洗一番,頭發打理盤起。

  鏡子中,年輕女性的臉龐青春靚麗,整個人一下子就幹練起來。

  院門外泥巴路上,虎子帶著他娘施豔走過來。

  施豔一路上罵罵咧咧,杵著虎子腦門說:“你還是個男的,出息!被一個瘋婆子打了,不敢吭聲,還哭回來了?有沒有用,啊,有沒有用?”

  虎子低頭不說話,快到門口來勁了,跑到前頭給施豔當急先鋒,抓著院子門哐哐哐晃蕩,土牆都被他晃掉了塊磚。

  施豔直接大嗓門開嚷:“常觀妙,瘋婆子,給我出來!就是你打了我家虎頭的?”

  常觀妙正在屋內做清掃,挽著袖子就出來了。

  施豔看到屋裡出來一個人,一下子沒認出來,還以為是常觀妙哪個親戚,等看清她身上的衣服,才確認就是常觀妙。

  這常觀妙,平常瘋瘋癲癲的,也看不出好賴,怎麼一拾掇,還是個挺好看的美人?

  她驚疑不定問:“常觀妙,你不瘋了?”

  不對,不瘋,那也不能打她家的寶貝疙瘩,她生了仨閨女,好不容易得的金貴兒子,是外人能打的嗎?

  施豔:“你不瘋了,正好,你給我個解釋,憑什麼用石頭打我家虎頭?”

  這時正好是大家下工時間,常觀妙家離田裡近,施豔是個大嗓門,很快吸引了一大群圍觀人員。

  施豔見人多了,更來勁了:“大家夥評評理啊!這個常觀妙,人是不瘋了,心肝卻是黑的,沙包大的石頭啊,拿著就往我家虎頭身上砸,砸誰家孩子身上不心疼啊,還有沒有天理了?”

  眾人一聽,也覺得常觀妙過分,但聽到施豔說常觀妙不瘋了,先是稀奇,都去看常觀妙,發現常觀妙臉幹淨了,人也漂亮了,不少人就有點動搖。

  大家夥瞅著,這常觀妙,比十裡八鄉那最好看的大姑娘還強些呢!

  施豔見狀有點急,趕著話頭又說:“要我說她還不如一直瘋下去呢,她這個命格人家算命先生都說了,刑克六親!和她親近的都死了!要不是大家好心給她留口吃的,她原來那個瘋樣,早餓死了!現在一好就打孩子,這不是白眼狼是什麼?真是白瞎了那麼多糧食!”

  常觀妙聽了施豔的話才知道,原來之前那個她也是孤兒。

  圍觀者有人問:“常觀妙,你為什麼用石頭扔虎頭?”

  常觀妙:“他先扔我,我扔回去。”

  要說這虎頭,平常在村裡也是一小惡霸,天天欺負小朋友,找上門說理,施豔說和小孩計較什麼,就把人打發了,現在常觀妙這麼一說,不少人還挺高興,可算是出了口氣。

  年紀小又怎麼樣,一報還一報!

  “那能一樣嗎?”施豔說,“你是個大人,躲開不就是了,我家虎頭一個小孩子怎麼躲,天可憐見,身上青了一大塊!”

  常觀妙:“沒青。”

  “你說沒青就沒青啊?”施豔扯過虎頭,“虎頭,你來說!”

  虎頭還真沒被砸出淤青,常觀妙那下只是讓他酸軟站不穩,但之前施豔沒問過這事,他縮著個脖子,半晌說不出話。

  施豔一看就知道壞事了,周圍人也瞧出端倪來,議論說常觀妙根本沒怎麼動手,施豔真是吃飽了沒事幹。

  施豔又急又氣,丟了面子,又不舍得對虎頭動手,這時在人群裡看到自己家收養的小丫頭片子,一下子把人揪出來,重重地拍打她的背部。

  一邊打一邊罵:“賤蹄子!不在家幹活,跑外面偷懶來,學的什麼做派,你也想當瘋婆子?”

  小姑娘被她往死裡打,咬著嘴唇臉上一點血色都沒有,瘦削單薄的小身板瑟瑟發抖,可憐的不行。

  旁人看了也只有嘆息,畢竟是施豔的家務事,他們也做不了主。

  常觀妙皺眉,上前兩步,攥住施豔手腕:“住手。”

  施豔嘲諷道:“你管我這麼寬呢!”

  “怎麼回事?”突然人群讓開,一個扛著鋤頭的老人家走過來,這是本村的村長。

  周圍人就把事情給村長一說。

  村長聽到常觀妙瘋病好了,一見她幹幹淨淨模樣齊整,也挺高興,然後又問施豔:“你怎麼又打甜甜?”

  施豔冷笑一聲,抱臂冷眼道:“村長,您老人家當初把這個喪門星塞過來的時候可是說好了,村裡沒人願意養,我們給口吃的就行,現在又要管我怎麼對她,那好,你把她領回去,我犯不著養她!”

  “這,這,你……”村長也為難。

  沒想到就在這時,被所有人都忽視的小姑娘突然從地上爬起來了,一溜煙鑽到常觀妙旁邊,抱著她的腿喊。

  “娘!”

  常觀妙從來沒和包括小動物在內的任何幼生體有過這樣親密的接觸。

  她身體僵住了,小腿處軟軟小小的一團觸感,一時間動也不敢動。

  施豔也驚呆了,但她迅速反應過來:“好啊,村長,你聽見了,這可是她自己不想在我家呆的,她想和這個瘋婆子一起過呢!”

  村長蹲下來,和甜甜視線平齊,摸摸她的小腦袋問:“甜甜,你真的想和她一起過日子嗎,以後家裡條件就不如從前了。”

  甜甜不說話,只抱著常觀妙的腿不撒手。

  村長又站起來問常觀妙:“你想養甜甜嗎?”

  她沒養過孩子。

  也不會養孩子。

  常觀妙正要拒絕,卻對上一雙溼漉漉的大眼睛,在明顯營養不良的小臉上那樣可憐。

  常觀妙猶豫片刻。

  “可以。”

  村長:“既然你們都同意,也好。這樣,施豔啊,之前我給你家計的二十工分,還有那半斤白面半斤大米,都送到常觀妙家裡來。”

  施豔徹底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