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黑心蓮女配又在崩人設[穿書] >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章魚小丸子外酥裡嫩,夏恬然很是喜歡,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她才會勉為其難地吃點菜進肚。

  陸永言默默注視著吃章魚燒的小紅狐,心想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狐狸。

  明明的確只是一只狐狸沒錯,可是它的吃相……看起來怎麼這麼像夏恬然?

  出於某種目的,他開口問道:“你家住哪裡?”

  下一秒陸永言便覺得自己是瘋了,居然正兒八經地問一只小動物這種問題,明明對方根本聽不懂人話。

  小紅狐把最後一個小丸子塞進嘴裡,然後抬頭看向他,一雙溼漉漉的大眼睛裡充滿著懵懂。

  ……現在這個表情也很像夏恬然。陸永言這麼想著,默默別開了眼。

  夏恬然好像做什麼都不會ooc,如果她是一只狐狸的話,好像也……不賴?

  *

  雖然也才和梁菁菁認識不久,但夏恬然覺得自己有必要去看望看望住院的她——和渾身低氣壓的陸永言一起。

  事情是這樣的,她當時還保持著小狐狸的樣子猛地跳進了自己的房間,因為叼著東西攀爬有點累,她才剛落地便把狐狸玩偶隨便扔到了一旁的地毯上。

  換作平時,她不會這麼慌亂,主要是今天陸永言那家夥並未像往常一樣只是站在原地目送她離去,而是在片刻後瞧瞧跟在了她的後面,想知道她到底去哪裡了。

  這是個不妙的跡象——陸永言開始在意和探究了。

  才剛回過神,房間外便傳來了敲門聲。

  夏恬然連忙開始藏玩偶,她決定把它塞進衣櫃裡,但無奈衣櫃裡實在是太擠了,並不算大的狐狸玩偶只能強行塞進去,還露了點尾巴出來。

  她立刻跑過去開門,結果是陸永言。

  陸永言問她願不願意去參加文藝表演,可以消掉處分。可夏恬然完全沒有認真在聽,因為她餘光瞥到了衣櫃門沒關緊,那只狐狸玩偶快露出來一半了。

  “啊?什、什麼?”夏恬然如夢初醒。

  於是陸永言又重復了一遍,說著還若有所思地往臥室內瞥了一眼。

  女孩根本顧不上那麼多了,連忙說我願意。

  不是錯覺,陸永言臉上的神色好了許多,似乎他很希望夏恬然去參加。

  快走吧快走吧。

  夏恬然在心裡默念。

  即使兩個人混熟了,陸永言的話也算不上很多。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後,陸永言轉身離開。夏恬然松了一口氣,正要關上門時,少年突然想到什麼,又回來了。

  夏恬然:!

  她神經緊繃,滿腦子都是自己不能掉馬,下意識就不想讓陸永言進她房間,於是啪地一下關門——

  沒關上,因為,她把陸永言的手夾了一下。

  夏恬然的力氣很大。霎時,那只白皙的手背上便出現了道道紅痕,還有點腫了,看起來不妙。

  當時她都不敢看陸永言的眼睛,只低下頭,決定伏低做小,“我錯了。”

  陸永言:“錯哪了?”

  夏恬然求生欲極強,“錯在我不應該那麼快關門。”

  陸永言反而笑了,“明明是沒有認真聽我說話。”

  他怎麼會看不懂她臉上的表情,剛才明明就是有什麼事情瞞著他。

  夏恬然心疼地看向陸永言受傷的手,“那我補償你,帶你去醫院好不好?”

  沒等陸永言回答,她立刻拿出手機準備去網上掛號。這不,梁菁菁的微信消息彈了出來,【嚶嚶嚶你為什麼不來看我~】

  梁菁菁也很自來熟。

  夏恬然簡單地概括了一下自己目前的狀況,然後梁菁菁提議直接去她那個醫院就行,夏恬然馬上就同意了。

  不出所料,陸永言的臉色變黑了。

  *

  帶著陸永言去醫院,醫生說皮肉傷看著很嚴重得外敷,但好在骨頭是好的。

  夏恬然簡直羞愧地抬不起頭來。都怪她力氣太大了。

  陸永言臉上的表情一直淡淡的,他垂眸盯著自己被繃帶裹起來的手,若有所思。隨後,他的眸光又落到他另外一只手臂被夏恬然隔著袖子拽住的地方。此時夏恬然正拉著他走出會診室。

  其實陸永言並不明白現在究竟是一種怎樣的感情在左右他的心,唯一一件他確定的事,就是和夏恬然呆在一起他很開心。難道這就是好朋友嗎?

  真希望我能成為她最好的朋友。陸永言想。

  “你晚上想吃什麼?”陸永言忽然開口,而夏恬然說隨便,然後就拉著他去找梁菁菁了。

  陸永言:……

  行,還有另外一件他同樣確定的事,那就是夏恬然和別人呆在一起,他會不開心。

  *

  夏恬然一衝進病房就準備給梁菁菁一個大大的熊抱,但身後的陸永言立即清咳一聲,“冷靜。”

  定睛一看,又瞧見梁菁菁還受傷呢,她只能作罷。

  “怎麼樣,好點了嗎?”夏恬然問,而梁菁菁爽快地說沒事。

  又寒暄了一會兒,夏恬然去洗手間了,因此病房裡就只剩下陸永言和梁菁菁互相,大眼瞪小眼。

  好吧,嚴格來說也不能算是大眼瞪小眼,因為陸永言壓根就沒看她,只是梁菁菁一個人默默欣賞陸永言的顏值。

  確實很好看。但梁菁菁覺得他對自己有一種天然的敵意,不,不是對自己,是對夏恬然身邊的所有人。只要靠近夏恬然,都會讓少年不爽。

  雖然友情中也會有一些佔有欲,但梁菁菁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恰巧護士走到門口,敲敲門,對梁菁菁說道,“有你的東西。”

  梁菁菁一看是個果籃,裡面放了許多東西,瞧著還有點重。原本護士是可以幫她拿進去的,不過她現在很忙,於是招呼上了靠門很近的陸永言,讓他拿走。

  梁菁菁剛想說他手受傷了提不了重物,但陸永言沒說什麼就用受傷的那只手接了果籃,很輕松地提到了梁菁菁面前。

  她清楚地瞧見少年握著籃子的手五指用力,根本不像是受了傷。

  梁菁菁懂了,什麼受傷提不動重物都是假的,其實是為了某個不可告人的目的,她今天是見識到了,直接格局打開。

  陸永言注意到她一臉「我懂」的表情,沒什麼反應。

  其實他那只手並沒受什麼很重的傷,只是任何的痕跡在他身上都會很明顯,他又私下加重了一點,所以看起來很可怕。

  因為夏恬然的朋友實在是太多了,陸永言並不覺得自己會是特別的那一個。所以,他要做點什麼。

  夏恬然回來的時候病房裡依舊很平靜,梁菁菁假寐養神,陸永言搬了個凳子坐到了窗邊。

  她以為梁菁菁真的睡了,朝陸永言努努嘴,發出了疑惑。

  結果很順利地被陸永言的狀態給吸引住了。

  少年臉色比之前蒼白了許多,眉毛微微皺起,一副很不舒服的樣子。

  夏恬然想到自己幹的好事,頓時一股深深的負罪感從心底升起。她連忙問道,“怎麼了?你是不舒服嗎?”

  陸永言忍耐半晌只說了個沒事,在夏恬然看來非常的我見猶憐。

  “什麼叫沒事,冷汗都流出來了!”夏恬然關切道,完全沒有注意到原本躺床上假寐的梁菁菁悄悄轉了個身背對著他們,快憋不住笑了。

  “真沒事,我休息一下就好了。”陸永言說著還很心機地拽住了夏恬然的衣角,好像是怕她生氣一樣輕輕逮著。

  “陸永言,你非得這樣什麼事都自己扛嗎?”夏恬然義憤填膺,“有什麼我能為你做的,盡管說,我都滿足你!”

  梁菁菁心想,學廢了學廢了。

  聽見這話,陸永言眼底閃過一絲得逞的狡猾,又迅速恢復原狀。

  “那你給我吹吹。”陸永言半試探半真心地說。

  夏恬然抬眼一看,只見對方那張俊逸而光潔的臉上泛出一種不同於往常的小心翼翼,再配上那只受傷的手,顯出一種惹人憐愛的柔弱。

  “……不可以麼?”少年輕聲道,那富有磁性的聲線鑽入夏恬然耳朵裡,還覺得有點酥麻。

  “我們不是好朋友麼?你不是說了要滿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