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我在苦境當前輩 > 第一章 百年後 福星天降

第一章 百年後 福星天降

  偏僻荒野,罕無人跡,忽有三座高峰拔地而起,接近雲端。google搜索"書名 本站名稱"每座高峰上,各自站著一位高人。

  儒、道、佛三教高層與會,論古今,說未來。

  儒門子幹黑著臉,滿是不悅,方才竟被一名陌生之人戲耍、脫逃,實乃奇恥大辱。

  但觀方才之人,其穿著怪異,包含佛道儒三教特點,能在三大高手面前施展手段,能為不低。

  當然,也有道、佛兩位不作為,坐山觀鬥。

  品清閒道姿峻拔,脫俗不羈,嘴角微微笑,方才之人,他隱隱有股熟悉的感覺,三教同修,能為超絕,現今武林,少之又少啊。

  子幹冷哼一聲,道:“道兄、佛友,吾等三教,同氣連枝,當共進退。”

  道、佛同時道:“然也。”

  阿迦尊者再道:“不知魔脈封印之事,儒友考慮如何?”

  “日前,吾師兄神儒子川亦曾與吾祥說,具體如何行事?如何劃分?還需吾等三人細細討論。”

  品清閒道:“該然。”

  三人一番討論細說,定下基礎,子幹接著道:“三年後,定周山甲子風雲錄,還請道、佛相助一二。”

  阿迦尊者沉思,封印魔脈之事,尚未徹底塵埃落定,儒門此舉,有些趁危之舉,罷了,不與你爭,吾先靜觀其變,諸子百家亦非簡單之輩。他道:“可。”

  品清閒笑道:“可。”

  “吾等執掌三教,責任重大,吾常常夜中驚醒,深思儒門發展計策。未知兩位有何想法?”

  品清閒道:“吾道無為,太平盛世,當坐深山高嶺,潛修悟道。”

  阿迦尊者道:“吾道渡緣,當廣修廟宇,渡有緣人,心向佛,自可成佛。”

  子幹道:“吾道掌教化,教萬民開智,教天下仁德,傳播聖人言,啟萬世未來。”

  “儒兄仁德。”

  “儒友仁德。”

  子幹繃著臉,心中笑開了,如此一來,天下盡在儒門之手,論三教,吾儒門獨大矣。

  三人又說一陣,各自離去。

  行行復行行,轉眼已三年。

  蒼涯行客行走天下,尋物,悟道,感悟天地理。

  至廣漠沙地荒漠海邊緣,一處山谷,終尋至刀劍。

  蒼涯行客出了山谷,行不多遠,見一人彎腰拾骨,笑道:“好友金潘安,數年不見,如此偏僻之地都能遇見,你吾有緣,蒼涯行客·刀劍誰有禮了。”

  老金轉身來,頓時喜道:“哎呀呀,俺老金就說,今日怎聽見到喜鵲歡呼、祥雲東來,原是將遇貴客。你身後什麼時候背了一對刀劍,那劍好熟悉,我好像見過……”

  “噓……”

  不等他再說,蒼涯行客肩一動,有白色紗布一卷,包裹刀劍。

  “劍的來歷大,想必刀的來頭也不小,是什麼刀?俺老金還未見過。”

  “道門道牒所化,萬不可對人言啊,否則我命危矣。”

  “俺老金你放心,絕對守口如瓶。”

  他抓起蒼涯行客道:“來來來,隨俺來,先埋了屍骨,再到俺家中,好好招待你。”

  兩人往前走,至一處低谷,常年陰氣籠罩,上空烏雲密布,添了陰森恐怖,尋常之人靠近都不敢。

  正是絕佳的埋屍地。

  谷外有塊石碑,寫道:無後屍地。

  無後,無後。

  老金說道:“這是俺夫人所立,諷刺俺做這無後的活計。”

  蒼涯行客道:“正所謂否極泰來,天道自有定數,天時未至也。”

  “借你吉言。”

  兩人入了屍地,滿目盡是墳墓,廣無邊際,粗略一觀,不止上萬座。

  “墳頭草長的又高又壯,令夫人賢惠也。”

  老金自豪道:“俺夫人,刀子嘴豆腐心。大是大非,夫妻豈能不同心?”

  無後屍地若無人打理,早就雜草遍地,無處下腳了。

  顯然,老金夫人時常來打理。

  老金埋了屍骨,與蒼涯行客出了無後屍地,再前行,至一處小山峰。

  山峰不到百米,綠意蔥蔥,常年陽光照耀。

  峰下立著石碑,寫道:後至天峰。

  老金道:“夫人心心念念盼著一兒半女,希望上天憐憫,都是命裡緣,若有,遲早會有,若無,怎麼也不會有,看開了。夫人,夫人,來貴客了。”

  兩人登峰上,至峰頂有一座大院,三名美貌女子門前相迎。其中一人道:“老金,你怎不早點說,害得妾等未備好佳肴,只得粗茶招待貴客,望貴客莫要見怪。”

  蒼涯行客忙道:“嫂夫人辛苦了,隨意就好,隨意就好。”

  說是粗茶,不過客套話,實則好酒好菜。

  吃了一頓酒宴,稍做休息,蒼涯行客道:“老金,吾有要事,就不久留了,告辭,請。”

  老金道:“俺看你本事不小,定然事也多,哪天累了,就過來坐坐,時刻備好茶水。”

  老金與三位夫人將其送至門外。

  蒼涯行客仰天望,遙遙天外,隱有一顆星,在微微散光芒。

  他沉思良久,笑道:“吾觀天道運轉,百年後,將有福星天降,生為你子。此子乃天地之福,蒼生之福,主人間千年太平。”

  老金大喜又疑道:“真的?你沒騙俺。”

  “你與嫂夫人皆是有福之人,福緣深厚,自然有此福氣。百年後,無後屍地陰極陽生,正是絕佳福星誕生之地。”

  “還要百年?百年後,俺老金與夫人近一百五十歲,早就老死了。”

  蒼涯行客沉思良久,又過良久道:“早睡早起,天天鍛煉,吾有呼吸法門一篇贈予你,自然能長命一百七十載。走也,走也!”

  他一揮袖,將一篇呼吸法門打入金潘安識海中,轉身離去,。

  “罷了,罷了,終究於心不忍,不忍福星天降,父母雙雙亡。老金啊老金,吾分二十年壽命予你與夫人,令你一家二十年圓滿。

  可惜了,吾百年使命,只餘八十年,剩餘二十年,將是人間黑暗時刻,黎明前的黑暗,最是漫長與致命,端看何人救世!”

  他漫步而去,吟道:

  孤雲天際向何去、漫道蒼涯無期。

  秋光無限

  滿眼意,四下寒聲凋碧。

  目斷梅沙,南鴻點點,渺渺歸煙。

  萍身前路,閒尋休說曾識。

  回首應問來時路,行客不爭朝夕?

  正遍野紅肥綠盎,賞盡十分春色。

  可惜繁華,留人不住,刀劍相問。

  而今作別,誰人臨絕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