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大隋:全能敗家子 > 第十五章 傘兵!

第十五章 傘兵!

  “本官和你們說……”路明志還沒說完,寧芸就‘哇’的一聲,讓得路明志將要說出口的話咽回來了肚子裡。

  只聽寧芸一臉崇拜地問道:“你是當官的嗎?”

  “咳,當然,本官是山城的縣令。”路明志仰著頭一臉傲氣地說道,完全沒了昨晚在力之部落的那副害怕模樣。

  “我家大人高升,現在前往山城赴任呢。”師爺適時地站出來捧場,這讓得路明志很是滿意。

  “哇,縣令,官很大嗎?”寧芸一副沒見過世面的小女孩一般問道。

  “當然!”聽到這的路明志頭仰得更高了,並且用餘光看向如煙、蘇澄幾女的,見到她們幾個像是沒有什麼表情,只當她們和寧芸一樣不知道縣令是多大的官,繼續說道:“縣令,那是要管著一個縣城幾十萬上百萬百姓的,我的責任很重啊!”

  路明志說完,仰頭看向天空,一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的樣子……心中卻是想著,我這麼說她們幾個應該知道縣令到底是多大的官了吧,聽到這還不得趕緊朝著我撲過來?

  姜逸辰和蘇子謙看到這,心裡同時暗罵一句,傘兵!

  只是還是只有寧芸這個小鬼眼睛在亂轉不知道在打什麼注意,崇拜地說道:“哇!這麼厲害嗎?辛不辛苦?”

  “這點人對我來說算什麼,小意思而已。”路明志淡淡地說道。

  “那你的官大還是刺史的官大?”

  “這……這……”路明志一下子被問住了,如果自己說刺史的官大的話,這豈不是很沒面子,就在路明志不知道如何,師爺適時說道:“姑娘,你們這是去哪裡?”

  路明志聽到師爺轉移話題,頓時松了口氣。

  “我們這是出來遊玩呢。”

  “哦?去山城的話我可以照料你們,畢竟本官好歹是縣令,想幹什麼都可以,我跟你說,山城離京城這麼遠,就等於山高皇帝遠,縣令就相當於土皇帝。”

  聽到這的姜逸辰以手扶額,雖然路明志說的沒錯,在古代交通不便的情況下,離京城這麼遠確實是可以說山高皇帝遠,可是這是能說出來的嗎?也不知道他這個官是怎麼得來的。

  寧芸一臉驚恐地看著路明志,顫抖著小手指,指著路明志說道:“你想造反?”

  路明志一聽差點摔倒在地,他什麼時候說過要造反了。

  “沒有沒有,我家大人的意思是你們去山城他可以照料你們。”路明志的師爺急忙跳出來說道,同時暗罵蠢貨,要不然路明志也不會因為得罪上司而被貶到鳥不拉屎的山城來,當什麼縣令,自己也不用被迫跟著來山城受罪,看似升官,實則被貶。

  一路上路明志不斷地在炫耀著他這個縣令的身份,同時動作也越來越大膽起來,竟然敢慢慢地靠近寧芸,把手伸到寧芸的後背,只是寧芸反應的快,不經意的一轉身就躲了過去。

  路明志只以為寧芸是在欲拒還迎,繼續上前想要佔寧芸的便宜,但是都被寧芸很輕易地躲閃了過去。

  路明志見此,只能繼續吹噓著他的縣令的身份,“我跟你們說,要是你們都跟了我的話,我保你們榮華富貴。”

  現在路明志也有些不耐煩了,一開口就是讓如煙幾個跟他。

  如煙幾人只當他是得了癔症,並沒有理會他。

  路明志的臉色猛地一下子沉了下來,這一路上這些女人除了那個精靈古怪的小女孩搭理自己外,其餘女的都沒有搭理自己,就像是看不起他一般,這讓得他大為惱怒,而且寧芸雖然和他搭話,但是剛才他想有所進展時,寧芸又像是一條滑溜溜的泥鰍一樣,怎麼都碰不到。

  甚是惱怒!

  甚是惱怒!

  “我跟你說,你可能還是不太清楚縣令到底是做什麼的……”路明志竟然把手搭在了如煙的肩膀上,一副語重深長地說道。

  姜逸辰幾人見到這一幕,全都停了下來,看向路明志搭在如煙肩膀上的手,心裡同時升起了一個念頭……路明志死定了。

  只見路明志的手剛搭在如煙的肩上,接著突然就暈到在了地上。

  路明志剛感覺到手上傳來的觸感,但只是一瞬間,他就感到眼一黑,猛地栽倒在了地上,師爺見狀,立馬跑過來扶著路明志,焦急地問道:“縣令大人您沒事吧?您這是怎麼了?”

  如煙一臉冷笑地看著倒在地上的路明志,“竟敢朝老娘下手,我看你是真的想死了。”

  “你想做什麼?”師爺看著如煙有些害怕,他感受到了那若有若無的殺意。

  “做什麼?你說呢?”如煙一只手掐住路明志的師爺,眼中的冷意越盛,但是卻是看向地上暈倒的路明志。

  師爺被掐著完全透不過氣來,心中駭然,這個女人竟然單手將他給提了起來,路明志這個蠢貨究竟是招惹了怎麼的人。

  就在師爺眼前發昏,快要窒息時,如煙卻是放開了他。

  師爺倒在地上拼命地呼吸著,大口大口貪婪地呼吸著那新鮮的空氣。

  如煙轉身淡淡地說道:“子謙,把他們給扒光了,吊在樹上,讓他們自生自滅。”

  “為什麼是我?”

  “你有意見?”如煙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蘇子謙頓時被嚇得一個激靈……打不過打不過。

  蘇子謙急忙把路明志和他的師爺給扒光了,並用他們的衣服將他們給吊在了樹上,本來他是想讓姜逸辰幫忙的,但是一想到還是打不過,還是算了。

  小可愛在一旁饒有興趣地看著,寧垛一看,立馬把她拉走,罵道:“這都要看,知不知道害羞。”

  “放開我,快點放開我!”路明志的師爺害怕地叫道,只是雙手被綁在樹上,讓得他完全使不上力,他害怕了,他們被吊在這,要是再被野人給抓住的話,就死定了。

  只是姜逸辰幾人並沒有管他,徑直地走了。

  ……

  小路上,姜逸辰幾人從另一條小道轉進來,兩旁是勃勃生機的小草,中間的小路是因為常年有人走形成的。

  “話說,你居然沒殺了他們?”姜逸辰有些疑惑道,以如煙的性格,路明志和他的師爺死定了,但是到最後,只是把他們的衣服扒光了,吊在樹上。

  當然還順帶地把路明志身上的官印還有任命文書給搶了。

  本來他們還在想怎麼隱藏身份,偷偷調查寶藏的下落呢,沒想到路明志這傘兵居然敢碰如煙,他們正好扮成山城的縣令去調查寶藏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