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我是反派惡少他老爹 > 112 槽你們這是找死嗎小爺可是神醫徒弟啊

112 槽你們這是找死嗎小爺可是神醫徒弟啊

  (明天看喔)

  “別說是他一個小小的趙家,就是王侯將相,閻王老子,也休想讓我葉凡服軟!”

  接著,又是一聲冷笑,繼續道:

  “他趙家算什麼東西!”

  “也許在別人眼裡是個人物,但在我葉凡這裡,就是瓦狗土雞,不值一提罷了。”

  “就他還想我跟你道歉敬酒?”

  “他也配?”

  “呵呵,說一句狂的話,我葉凡不找他麻煩,讓他給我磕頭賠罪,就算好的了。”

  嘶~!

  此等狂言一出口,頓時讓所有人當場倒吸一口冷氣。

  紛紛色變,心底驚駭!

  這葉凡的口氣,未免也太狂太傲了。

  袁家人都被嚇得一時語塞,楞在那裡,看葉凡就像看一個中二神經病似的。

  你說你一個剛從深山老林裡跑出來的鄉巴佬,無權無勢更沒錢,你到底哪裡來的底氣,能說出這等狂言?

  這孩子到底是多麼無知和癲狂,才能這般目中無人?

  簡直就是不知所謂,不可理喻。

  莫不是這小子就仗著他有一個厲害師傅,從小嬌生慣養,百般寵溺,才造成他今天囂張霸道,不可一世的扭曲人格?

  要是這樣,那就真太可怕了。

  如此偏激,如此狂妄,如此不懂人情世故的人,以後怎能成就大事?

  一時間,袁家眾人臉色都難看到了極點,眉頭緊蹙,就連一向看好護著葉凡的袁老爺子袁國富,也暗暗皺眉,臉上有點下不來臺了。

  葉凡這麼搞,不僅是讓趙普難堪,更是在打他袁家的臉啊。

  人家趙普可是自己家特地請來的貴賓,讓你葉凡屢次三番,如此羞辱,挑釁,這分明就是連他袁家的面子都不給了。

  傳揚出去,讓人知道,自己請的客人在自己家受辱,豈非袁家的名聲和臉面都落了一地?

  這其中,尤其以袁紫煙,在看到葉凡一系列的狂態,更是對葉凡更加厭惡了。

  本來,她就對葉凡第一印象就很不喜,又反感自己爺爺擅自做主和葉凡定了娃娃親,只是礙於自己爺爺的面子,不好說什麼。

  現在看來,這個葉凡簡直就是一個神經質,一個粗魯的莽夫,別說要和他交往了,就是成為普通朋友,都讓人惡心。

  “叮……女主袁紫煙對主角葉凡,好感度大幅下降,心生厭惡,獲得反派值500點,氣運值100!”

  “叮,袁家人對主角葉凡好感下降,獲得反派值300點。”

  這時,趙普意外的聽到了,系統的提示聲,不由得心裡暗爽不已。

  這尼瑪自己坐在這,一句話沒說,就撈了這麼多好處,真是爽歪歪。

  葉凡,你鬧吧,接著鬧吧,鬧得越狠越好,老子就坐在這,讓你逞威風,讓你狂。

  可千萬不要停,把你的狂拽霸酷吊都施展出來吧!

  嘿嘿。

  趙普心中得意,表面上卻是裝的臉色難看,心裡氣氛,因顧及袁家主人顏面,沒有當場發作的模樣。

  這情形看的袁家人都有點坐不住了。

  “葉凡!夠了!”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那麼對趙董有如此成見。但人家趙董確實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你卻這般敵視辱罵趙董,簡直有失禮數和教養,你師傅就是這麼教你的嗎?”

  “對,趙董是讓你蹲了一天菊子,但那不也是你先打斷了人家兒子的胳膊和保鏢,人家依法辦事而已,並沒有錯。”

  “這不,我袁家出頭和趙董說和,趙董才知道你是我家貴客,都是一場誤會。人家趙董更是深明大義,通情達理,立馬就同意和解,不與你計較,把你放了出來。”

  “不說你感恩戴德,可你也不能小肚雞腸,斤斤計較,懷恨在心,處處和趙董過不去,還辱罵人家,這就是你為人狹隘了。”

  “今天,這宴會請趙董來,就是為了消除你們的小誤會,杯酒釋仇怨,讓你意思一下,敬個酒,道個歉,這事就過去了,大家以後都是朋友了,難道這也有錯?就這麼惹你大發雷霆嗎?”

  “虧你還是大家之徒,難道連這點人情禮數都不懂?”

  轟!

  這番訓斥的話一出,葉凡身心一震,如遭雷擊。

  袁正豪這些話,說的在情在理,站在道德大義之下,簡直無從反駁。

  再一看袁家眾人,臉色都很不好看,帶著憤怒,他就有點後悔了。

  剛才只圖一時嘴能,和心裡痛快,忘了顧及袁家人的感受和面子。

  這一幕,剛好被趙普看到,暗道一聲不好,急忙心念電轉,眼睛轉了轉,立馬假意嘆口氣,開口道:

  “唉~!”

  “你看,都怪我!都是因為趙某,無意中開罪了葉凡小友,這才搞得大家不愉快,這讓趙某著實於心不安。”

  “葉小友,年少有為,一表人才,正是風華正茂,血氣方剛的年紀,難免脾氣暴躁了點,也是正常的,大家不要怪他才是。”

  “至於什麼敬酒不敬酒的,沒那個必要,我趙某豈會和小輩當真?來來來,我提議大家一起喝一個,這事就這麼過去了,誰也別提了。”

  “以和為貴,以和為貴嘛。”

  “來,葉小友,一切都是個誤會,你別放在心上,我們喝一個,以後大家也算是不打不相識,如小友不棄,我倒是想厚個臉皮,託個大,和小友交個朋友,成為忘年之交,呵呵。”

  趙普這番言辭,姿態放的很低,大有息事寧人,和葉凡賠不是的意味。

  這讓袁家眾人不禁都對趙普好感大增,暗暗贊嘆趙普這人高義,胸懷廣大,氣度高華,個人的涵養和品格,當真非常人能及。

  反觀一對比葉凡的做派,立馬就顯出高下了。

  是個人,都覺得葉凡這人太不識大體,沒有教養,無理取鬧,一點禮貌和最起碼得做人品德都沒有。

  一下子,袁家一眾人對葉凡的印象就差到極點。

  啪!

  葉凡一甩手,就將趙普舉起來的酒杯掃飛了出去,摔得粉碎。

  “姓趙的,你娘的,你在小爺面前假惺惺,充什麼老好人?”

  葉凡臉色漲紅,憤怒到了頂點,咆哮道。

  就連不文明用語,他都忘記了掩飾,張口就來。

  “你以為,你的把戲我看不出來?”

  “特麼地,這一切還不都因為你挑起來的?你瑪德還敢出來裝好人,狗東西,心機城府挺深的啊!”

  “你別得意,這事小爺跟你沒完,你給我等著瞧!”

  “我葉凡發誓,以後不弄死你,我他娘的就跟你姓!”

  葉凡盛怒萬分的指著趙普鼻子罵道。

  本來他就餘氣未消,心頭火大,這又看到趙普故意演戲,出來裝老好人,惺惺作態的收攏人心,是以葉凡當場心態就又爆炸了,熱血衝到了腦子裡,哪裡還管什麼後果不後果的。

  “葉凡!你放肆!”

  “混賬!!!簡直混賬東西!”

  “葉凡!你耍什麼酒瘋?你吃錯藥了嗎?還不把手拿下來!”

  “葉凡,你太狂了!還不快向趙董賠罪!”

  趙普還沒說什麼,袁家眾人就已經呼啦一下,全部站了起來,怒目厲聲斥責葉凡起來。

  氣氛,一剎那又變得劍拔弩張起來,充滿了火藥味。

  其中,唯有袁老爺子袁國富坐在那裡,沉著臉,一言不發,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就在這時,就聽葉凡一身仰天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驀地笑聲一頓,面目冷然,開口道:“我葉凡從小到大,還不知道賠罪兩個字,怎麼寫的!”

  “普天之下,夠的上我葉凡彎腰賠罪的,只怕還未出生。”

  說著。對袁國富一拱手,肅穆道:“袁爺爺,多謝今日相邀款待,請恕葉凡有要事在身,先行告退,他日再來拜訪!”

  走到趙普背後,葉凡冷冷而笑。

  “姓趙的,咱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以後我們慢慢算賬。”

  言畢,雙手插袋,大步而去。

  “葉凡!葉凡小友!”

  袁國富心情復雜,急忙站起來喚了幾聲葉凡。

  葉凡卻置若罔聞,頭也不回的消失在眾人的視線裡。

  “唉……!”

  袁老爺子袁國富低嘆一聲,搖頭苦笑。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著實始料未及,讓他都有點不知所措了。

  葉凡這一走,怕是心中負氣,以後對袁家有了芥蒂。

  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結果。

  “豎子猖狂!豎子猖狂啊!氣煞我也!”

  “爸,你也看到了,這葉凡是什麼玩意,這麼目中無人,狂妄霸道!就這還要把紫煙嫁給他?”

  袁正豪一拍桌子,大怒道,臉都氣白了。

  “爸,依我說……說,說說……”

  袁正豪還想再說什麼,突然一口氣接不上來,整個人倒了下去。

  “爸!!!”

  “正豪!”

  袁紫煙,袁國富見狀,齊齊色變,驚呼。

  袁家眾人更是慌作一團,嚇的都圍了過去。

  “快快快!去請周醫生!快!”

  袁老爺子袁國富高聲急道,額頭上,都冒出大顆大顆的冷汗。

  他就這麼一個兒子,要是有個三長二短,白發人送黑發人,可想而知,他的有多麼痛心!

  而,這個周醫生就是他袁家花大錢,重金聘請的私人名醫,在松山城這邊享有盛譽。

  通常,袁家人生病,都是電話上周醫生過來,單獨診治。

  這時,袁正豪已然雙眼緊閉,臉色青紫,呼吸微弱,生命體徵快速下降,怕是周醫生還沒到,就會有性命之憂。

  “真是天助我也啊!”

  趙普睹此情景,不由暗喜。

  按原書劇情,葉凡和袁家自從結識,多有往來,不久,袁正豪就突發疾病,生命垂危,袁家亂作一團。

  正巧,他葉凡當時就在現場,立馬毛遂自薦,力挽狂瀾,施展他高超的醫術,及時挽救了袁正豪的生命。

  自此,袁家上下對他感恩戴德,視為恩人,關系瞬間拉進了太多。

  尤其是本來不喜葉凡的袁正豪袁紫煙父女,經此一事,對葉凡的印象有了決定性的轉變。

  從此以後,袁正豪不再反對葉凡和袁紫煙的親事,還反過來做袁紫煙的思想工作,極力撮合這段姻緣。

  對葉凡那是百般愛護,照顧有加。

  袁紫煙也因為葉凡救了自己老爸,不再討厭葉凡,因為感激,好感度增加很多,兩人成了好朋友。

  後來,在葉凡又裝了幾個大《逼,幫了袁家的忙,顯得他葉凡能耐出眾,本領高強,漸漸的,就俘獲了袁紫煙的心,使得袁紫煙甘心成為他的女人,全力幫助葉凡。

  這以後,不用說,有了袁家鼎力相助,再加上葉凡的背景,能力,手段,很快就成為了一方不可小視的人物。

  “看來,因為我的意外出現,改變了原來的劇情,讓故事也發生了不確定性,連袁家袁正豪發病的重要節點,也提前了很多。”

  “按理說,故事一切都是為了主角裝逼,獲得好處安排的。”

  “這袁正豪不早不晚,現在發病,肯定是有原因的。”

  “難道是為了葉凡?”

  這麼一推理,趙普細思極恐,冷汗都快下來了。

  葉凡此刻和袁家鬧得這般不愉快,這無疑是違背了劇情走向。

  葉凡這個氣運之子,又是有著龐大氣運加身的天命之子,故事主角,冥冥之中,必定大氣運護持他,幫助他,給他開掛,讓他遇難成祥,逢兇化吉,變被動為主動。

  袁正豪這一突然發病,豈不是就給了葉凡裝逼顯擺,大展神威的機會?

  畢竟,他葉凡可是神醫徒弟,一身醫術,堪比國手,袁正豪這病,他肯定看得出來,立馬就可以手到病除,妙手回春。

  這麼一聯想,趙普就十分肯定,特麼滴,袁正豪發病,就是踏馬的為了葉凡裝比安排的啊,讓葉凡救了袁正豪,袁家瞬間對他感激不盡,收獲一大波好感度。

  可怕!

  簡直太可怕了!

  “艹!氣運之子,果然不是蓋的!連老天爸爸都這麼幫他,創造機會讓他翻盤。”

  “呵呵,可惜,葉凡太狂了,為了面子,盛怒後去,頭也不回,前腳剛走,後腳袁正豪就發病了,他要是肯多留一分鍾,怕是結局就不一樣了。”

  “嘖嘖,這下我可是撿個漏了,這裝逼的機會,白白便宜我了。”

  趙普想到這,心中得意,一把推開人群,高聲叫道:

  “大家散開,給袁老哥呼吸一些新鮮空氣。”

  “趙某不才,略懂一點醫術!”

  “袁老哥,現在神智昏迷,面色青紫,脈象微弱,心跳更是若有若無,這是怒氣攻心,氣血上湧,引發的心髒超負荷,也就是心髒病發了。”

  “大家要是相信我,就讓我來救治,不然晚了,怕是有性命之憂。”

  趙普查看一番,神色嚴肅的說道。

  身懷神級醫術的他,也是一位絲毫不弱於神醫柳真子的醫道高手,這點病還是看的出來的。

  袁國富焦急問道:“趙董,你還會醫術?當真可以救治小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