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經年須臾 > 告白

告白

  難得的解放讓很多人都玩嗨了,遊戲一個接著一個的換,酒是一箱接一箱的喝了買,買了喝。

  “姚蘭!又抓著你了!這回不能讓梁薄替你喝了啊!”袁青紅著臉興奮的喊道。

  “袁青,我平時沒惹著你吧?”姚蘭從梁薄的手裡奪回酒瓶,對袁青放了狠話,灌了一口,惡狠狠道。

  袁青不懷好意的笑著打哈哈,旁邊幾個關系好的男生也笑著含糊了幾句。姚蘭瞪了他們一眼,早就看出來他們針對她了,只不過礙於今天日子比較特殊,看在梁薄的面子上沒有計較。頭忽然一陣眩暈,姚蘭的身體一歪,堪堪靠在梁薄身邊。

  “我不玩了,我要歇一會兒。”為了緩緩那個眩暈勁兒,姚蘭低垂著視線看著地板的一處,不敢閉上眼睛。

  “行,先別玩了。”梁薄側頭看了眼姚蘭光潔的額頭和紅紅的臉頰,心裡滿是歡喜和滿足。

  “我來,你們幾個菜雞別欺負我的妞!”漫雪嗚嗚喳喳的說著從旁邊坐過來,替了姚蘭的位置。

  姚蘭抿嘴笑著看向漫雪,又抬頭看向梁薄。

  “你是尹漫雪的妞?”梁薄低聲問道,手指被姚蘭抓在手裡把玩著,時不時的勾一勾她的手掌。

  “是啊,你是哪位啊。”姚蘭吃吃的笑道,梁薄也笑了笑和姚蘭坐在一起看著一群人不知疲倦的說著鬧著。

  到了後面眩暈感越來越強烈,姚蘭有些遭不住,想喘口氣找了個借口溜出教室。

  “你沒事吧?”梁薄在下一秒就開門追了出來,看著姚蘭略顯迷離的眼睛,關心道。

  “我沒事你過來。”姚蘭靠坐在走廊的暖氣片上,看著梁薄說道。

  “想吐了?我去給你買解酒藥吧。”梁薄這麼說著,身體還是老實的走到姚蘭跟前,眼神認真的看著她,等著她的下一句話。

  “過來,給我親一個。”待他走近,姚蘭勾住他的領口拉了過來,沒等梁薄作何反應,貼上他的嘴唇。

  梁薄雙手撐在她兩側的窗臺上保持平衡,眼睛睜的大大的,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輕抖的睫毛,忘了呼吸。

  “閉上眼睛啊你,傻不傻。”姚蘭睜開眼睛看到快對眼的梁薄,嘆了口氣,想了想又控制不住笑意,手掌覆在梁薄的眼睛處,重新親了上去。

  梁薄微弓著背和姚蘭保持差不多的高度,動情時雙手也不由自主的摟緊了姚蘭的腰,和她唇齒糾纏。

  不知時間過去多久,一吻作罷,兩人都有些輕喘。姚蘭感覺到梁薄直勾勾的眼神,自己卻不敢和他對視。想著想著又來氣了,踹了他一腳,嗔道:

  “幹嘛盯著我看呀”說完還是不受控制的微紅了臉,幸好是黑著的,不然老臉都丟盡了。

  “你好看,我看不夠。”梁薄笑嘻嘻的和她靠在一起,忍不住還是扭頭去看她。

  “哪裡好看了,看了那麼多年都不膩嗎?”

  “都好看,越看越好看怎麼會看膩呢。”雖然是甜言蜜語,但姚蘭總覺得梁薄嘴裡說出來的話格外真誠且古板。

  “騙人。”可話到了嘴邊又拐了個彎。

  “我從來不騙你。你應該有這個自信。”梁薄沒急著解釋什麼,淡淡的笑道,從容平和。

  “你怎麼就沒想過早點和我說呢高中都畢業,要各奔東西了。”姚蘭說著這句話,想著這件事如果提前了一點,會不會有不同的結局?

  會不會在對李豫徹底失望的某個瞬間,想起梁薄這個人,對李豫死心?如果那樣她的命運或許不至於到那般悽涼諷刺。

  會嗎?即使前世梁薄對她表白,她會放棄李豫嗎?應該還是會一條路走到黑吧她從來都是那麼固執的人,每個問題她總想找到唯一的答案,她應該還是會選擇原來的選擇的。

  “我想,先給你機會選擇自己喜歡的人。如果你選定了,我看你開心就好了。”梁薄笑著說起,卻看到姚蘭眼裡滑落一行淚。

  “別哭啊,我來晚了是不是?對不起啊。”梁薄手足無措的抹開她的淚,溫聲哄了一句。

  姚蘭不知道流淚的瞬間自己是心疼前世的自己還是心疼前世那個十幾歲喜歡上一個女生,二十幾歲送走那個女生的梁薄。他當年也是這麼想的,所以看到姚蘭選定了李豫,和他談戀愛、結婚,才會消失的那麼徹底的吧。

  他也會後悔的吧後悔沒有更勇敢一點,給自己一個機會。後悔自己的祝福卻毀了兩個人的一生。

  遺憾會跟著他度過漫漫無盡的餘生,而‘她’卻早已不知人事了。

  “不晚。這次不晚就好”姚蘭淚眼模糊的看著眼前的人,頭靠在他的肩上,心酸的抱著他的手臂呢喃道。

  梁薄的另一只手輕撫著姚蘭的頭發,輕聲安慰著,他不知道姚蘭為什麼忽然這麼傷心,還以為她還在想著不久前剛剛失戀的事情而傷心著。

  姚蘭抽噎了一會兒,正要抬頭抹眼淚,餘光裡看到隔壁一班的門打開,有兩人從裡面出來。

  李豫和姜璐從教室出來關上了門,隔絕開裡面嘈雜的聲音,默默看著不遠處依偎在一起的兩人。

  姚蘭從梁薄的肩上移開,不著痕跡的抹了臉,握住梁薄的手和李豫相望。

  心裡湧起千萬句此時此刻想對李豫說起的話,可也已經沒有了任何意義,也等不到她真正想聽的答案,便也罷了。

  “進去吧,時間不早了也該回去了。”

  “嗯,你用不用喝點藥?”梁薄和她的手緊緊相握,抬眸看了眼那頭的人,眼神淡漠。

  “不用”

  倆人很快進了教室,走廊裡又是兩人。

  “看來他們倆在一起了。”姜璐看著李豫的側臉,繼續道:“你也該死心了。”

  “”李豫自嘲的輕嘆了一聲。

  他還是不明白,可能無論過了多久,他都不會明白,阿蘭和他分手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即使有過一些摩擦別扭,可一直都好好的兩個人怎麼會那麼潦草的分開。

  他怎麼也想不通。

  回到教室倆人發現好多人都睡癱了,只有幾個還挺著時不時的吭聲說話。

  姚蘭和梁薄一個頭兩個大的對視著。

  “這這怎麼辦啊,總不能睡在教室吧。”姚蘭看了眼手機,都快十二點了,送回家肯定要驚動家長老師了。

  “袁青,你還能回家嗎?怎麼喝這麼多,有沒有譜啊。”梁薄走到醒著的幾個人跟前,皺著眉低聲喝道。

  “哎喲,怎麼都倒了”說完袁青也仰頭躺倒,不管天不管地了。

  “嘖,你自己給家裡打電話啊。”梁薄踢了他一腳。

  姚蘭摸到自己的桌子,從桌肚裡掏出一張通訊錄。

  “給家長們打電話吧,你負責女生,我負責男生的。”梁薄接過紙,開始撥號。

  倆人光打電話就打了半小時,半真半假的說了好一通,說的嘴巴都幹了。

  “電話是打了,這人怎麼辦呀總不能真誰在這兒吧。”姚蘭看著橫七豎八的人頭都大了,剛才中途走了幾個,偌大的班級裡還剩下十來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