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極品花都醫仙 > 第1745章 原來我這麼厲害

第1745章 原來我這麼厲害

  “我……我竟然打中他了?”懷臨神色驚訝,懷疑自己是做夢。

  “不愧是玉樞派的雷法,果然高明。”陳飛宇撫掌笑著贊嘆道:“竟然能夠以‘宗師’境界擊中‘傳奇’武者,懷臨兄果然厲害,佩服佩服。”

  懷臨立馬回過神來,看到盧修誠確確實實被雷劈成焦黑雞一樣,驚喜地哈哈大笑:“師姐快看,我打中他了,我真的打中他了,咱們玉樞派的雷法果然厲害!”

  邵沐心中越發的震撼不解,盧修誠明明有“傳奇”境界,正常情況來說,只需要一招就能輕松秒殺懷臨,怎麼可能反被懷臨的“引雷符”擊中?

  “難道我們玉樞派的雷法真的很厲害?可就算雷法再厲害,‘傳奇境界’的盧修誠對付只有‘宗師’境界的懷臨也應該秒殺才對,怎麼可能情況反了過來?輕敵,對,一定是盧修誠輕敵之故,才會不小心中招。”

  邵沐搖搖頭,暗暗想道:“接下來盧修誠一定會用出全力,懷臨肯定不是盧修誠的一合之敵,等懷臨敗下陣來後,我上去也同樣會敗給盧修誠,到時候陳非依舊會死,唉……”

  旁邊兩名“烈陽宗”的弟子也震驚了,大眼瞪小眼。

  “我剛……剛剛是不是看錯了,盧師兄竟然……竟然被廢物懷臨擊中了?”

  “豈止是被擊中,而且是在盧師兄先出刀的情況下被懷臨躲開,然後被懷臨的‘引雷符’擊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懷臨的實力怎麼突然變強了?”

  聽到後面兩位師弟震驚的話語,盧修誠這才反應過來,心裡一陣奇怪,剛剛為什麼突然肚子劇烈疼痛,自己應該沒吃啥變質的東西才對啊。

  他當然想不到是陳飛宇在暗中出手,連忙伸手捋順自己的頭發,揮刀怒喝道:“好小子,我方才不過輕敵大意,才讓你僥幸得手,現在可沒那麼容易了,這一刀我會施展出‘烈陽十八斬’,讓你們見識見識烈陽宗的威力!”

  原來是輕敵大意。

  邵沐臉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

  那兩位烈陽宗弟子松了口氣,跟著笑了起來。

  “就是嘛,我就說一個以往被咱們欺負的那麼慘的廢物懷臨,怎麼可能突然厲害到這種地步,原來是盧師兄輕敵大意了。”

  “接下來盧師兄施展全力,再加上咱們烈陽宗的成名絕技‘烈陽十八斬’,擊敗一個廢物懷臨,不過是輕而易舉的小事,到時候再殺了那個有眼無珠的陳非,豈不是快哉!”

  懷臨臉色難看,聽到眾人的話,原先剛升起的信心又瞬間坍塌,下意識看了陳飛宇一眼,結結巴巴地道:“陳非師弟,‘烈陽十……十八斬’是烈陽宗的絕技,我絕對擋……擋不下來,這次我可保不住你了。”

  陳飛宇自信地笑道:“懷臨兄不必自謙,我觀剛剛一招,玉樞派雷法遠在烈陽宗功法之上,你盡管出手就是,我相信什麼‘烈陽十八斬’根本傷不到你一絲一毫。”

  懷臨張大嘴,心裡湧起一股濃濃的感動,這世上竟然還有這麼信任自己的人,雖然陳非有點傻,但也傻的可愛,自己絕對要全力出手,爭取多堅持幾招,讓陳非多呼吸幾口再死。

  “竟然說我傷不到他一絲一毫,好好好,我習武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聽到如此囂張的話語,你以為你是萬幽門的仙長不成?”盧修誠怒極而笑:“我這就讓你見識下我們烈陽宗的厲害!”

  武湖山恰巧位於萬幽門的勢力範圍之內,是包括玉樞派在內的所有宗門眼中最強大的存在,平時自然也要給萬幽門各種上供,換句話說,萬幽門只需要伸出一根小指頭,就能輕易碾壓烈陽宗。

  陳飛宇神色有點古怪,如果讓盧修誠知道,萬幽門的千金小姐萬冷雪心心念念想要邀請自己加入萬幽門,甚至還有點倒貼自己的意思的話,也不知道盧修誠會有什麼反應。

  突然,只聽一聲怒喝,盧修誠揮刀,以一個刁鑽的角度向懷臨斬去。

  這次他施展了“烈陽十八斬”,刀身上附著一股強烈的火屬性,就連遠處的邵沐都感覺到一陣陣強烈的熱浪撲面而來,心中為之咋舌,不愧是烈陽宗的成名絕技,果然厲害。

  兩名烈陽宗的弟子眼中閃過敬佩之意。

  “觀盧師兄這一刀的威力,已經將‘烈焰十八斬’修煉到第五重境界,不愧是盧師兄,果然厲害!”

  “懷臨不過才‘宗師’境界,遠遠不是盧師兄的對手,再加上盧師兄已經施展絕招,懷臨頂多支持兩招,就會敗下陣去。”

  只能支撐兩招?

  陳飛宇搖頭而笑,如果是正常的情況,別說是兩招了,怕是懷臨連一招都抵抗不了,但是現在有他在這裡,那結果就完全不一樣了。

  卻說懷臨直面盧修誠的“烈焰十八斬”,只覺得熱浪逼人,頓時頭皮發麻,還沒來得及逃跑,刀光已經逼近他肩頭。

  “完了,我胳膊要被斬斷了。”

  懷臨腦袋“嗡”的一聲,一片空白。

  “不好!”邵沐一聲驚呼,眼看著懷臨手臂要被斬下來,突然,盧修誠竟一刀落空,斬在了懷臨胳膊旁邊的空氣上。

  邵沐頓時松了口氣,看來盧修誠手下留情了。

  盧修誠眼中閃過一抹驚訝,原本必中的一刀,怎麼會偏了?

  他哪裡知道,剛剛陳飛宇在遠處發出一道柔和的氣勁護住了懷臨,他的“烈焰十八斬”被陳飛宇的氣勁衝擊,自然就偏離了方向。

  只不過陳飛宇的手法太過高明,所以盧修誠才沒有發現。

  懷臨發現自己胳膊沒斷,“咦”了一聲,驚喜之下,下意識揮劍斬向前方的盧修誠。

  “哼,僥幸讓你逃過一次,你竟然還想反擊,愚蠢!”

  盧修誠很快就疑惑甩到腦後,一聲冷笑揮刀,直接迎著懷臨的長劍而去,打算通過懷臨的長劍為媒介,直接震傷懷臨。

  下一刻,刀劍相交,發生鏗鏘之聲。

  “哇”的一聲,盧修誠渾身大震,向後倒飛出去,重重地跌倒在臺階上,心裡一陣懵逼,怎麼……怎麼是他反被懷臨震飛?

  別說是他了,就連懷臨也傻眼了,看看盧修誠,再看看自己手中的長劍,震驚地想到,原來……原來我已經這麼厲害了?

  一念及此,他滿面紅光,心裡湧上強烈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