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仙道九絕 > 第1273章 殺入城中

第1273章 殺入城中

  那些護衛徹底憤怒,其中一名護衛咆哮一聲:“敬酒不吃吃罰酒,殺!”

  譁啦一下,數百名護衛身披精甲,出現在城頭,一個個彎弓搭箭,臂力張開,嗖嗖嗖嗖射下一道道箭矢。

  箭矢破空,勁風尖銳呼嘯,力道無匹,猶若一片黑雲籠罩而下

  轟!

  程翎身上驀地湧出一股無形力場,轟然擴散,一下子就將那鋪天蓋地的箭矢反震回去。

  噗噗噗噗

  城牆上,出現一道道猩紅血雨,那些護衛猝不及防之下,皆都被洞穿頭顱,橫死其上,發出一陣悽厲的慘呼。

  僅僅一個呼吸之間,那城牆上已被血漬染紅,屍體遍布,起碼死了數百人。這一幕,登時嚇得一個還未來得及開弓的護衛猛地尖叫一聲,雙腿一哆嗦,居然直接嚇得尿褲襠了。

  “小輩敢爾!”

  一抹雷電繚繞的紫雲匯聚而來,神霞蒸騰,彌散出萬千紫輝,朝程翎當頭籠罩而下。

  那出手之人是一名枯瘦中年,手中拖著一尊山形法寶,紫電激射,仙罡繚繞,那一片紫雲就是由他施展發出。

  “雷?”

  程翎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右臂輕抬,那些激射出來的雷電竟然直接被吸收到他手中,緊接著伸指一點,化作數道紫色雷霆,直接轟在枯瘦中年身上!

  “什麼!”

  枯瘦中年只來得及發出一聲驚呼,就見那些紫色雷霆如一道道閃電般將其籠罩。

  砰!

  下一刻,他整個身軀已是直接炸開,慘死當場!

  這一幕,令的那羅雲海和四位鬼王境強者眼瞳皆都一縮,知道來者不善,且實力也是極為了得。

  “道友且住手!不知前來我幽羅城,所為何事?”

  羅雲海不敢怠慢,縱身上前,聲如驚雷,隆隆擴散而開。他本想拖延時間,打探一下對方的底細。

  可程翎壓根就沒理會,牽著崔婳祎的手,徑直前行,神態從容沉靜,卻仿佛已將天地都無視,又怎會把羅雲海等人放在眼中。

  殺!

  白妤爆發,清冷綽約的身影飄曳,像一朵盛開的幽藍火焰,飄灑出億萬鋒利刀芒,如藍汪汪的殘月,斬殺八方。

  砰!砰!砰!

  城牆上、地面上、虛空中,到處都是被撕裂而開的狹長裂縫,亂石崩碎,將羅雲海等四人逼得連連後退。

  雖是一人出手,卻有所向披靡之姿!

  唰!

  一抹幽藍刀芒閃現,如驚虹一瞥,卻帶起一顆血淋淋的頭顱,又是一名鬼王境強者慘死。

  羅雲海等人驚怒,幾乎難以置信,僅僅兩人出手,竟打壓得他們抬不起頭來,毫無還手餘地。

  那幽藍刀芒太恐怖,形似殘月,凌厲絕倫,仿似能斬破萬物。

  “啊!”

  又是一聲慘呼發出,一位鬼王境冥修躲閃不及,身軀被攔腰斬成兩半,花花綠綠的腸子內髒混雜著血水傾瀉一地,血腥撲鼻,令人作嘔。

  這一下,僅剩下的羅雲海三人終於惶恐了,感受到一種致命的危險,那女人看似只有七星鬼王境,可戰力卻不遜色於紫衣青年多少,簡直就是一個女殺星!

  “我想起來了,那少女是前任族長之女崔婳祎!他們是為了破壞祭祖大典而來!”

  一人臉色驟變,認出了崔婳祎的身份。

  不過他聲音剛一落下,整個人就被一道足有十丈長,鋒利幽藍的刀芒劈成兩半,橫死當場。

  “逃!快去通知三長老!大事不妙!”

  羅雲海厲聲咆哮,身影一閃,轉身就朝城中衝去。

  而另外幾名鬼王境冥修根本就不用他招呼,早已被嚇得鬥志崩潰,肝膽俱裂,倉惶奔逃。

  不過,就是在此時,一直沉靜前行的程翎霍然抬頭,眸中閃過一抹冷冽電芒。

  下一剎那,一股無形力場瞬息籠罩四面八方,蒼穹上,數不盡的紫色雷霆閃耀,似乎將虛空都禁錮,而羅雲海幾人,剛剛施展瞬移,就被紫色雷霆轟中。

  砰!砰!砰!

  數聲脆響,虛空炸裂,羅雲海等人的身軀,已是化作細碎的血塊,撲簌簌墜落了一地。

  殺人,就是如此簡單。對於現如今的程翎而言,一念起,萬法生,一念滅,萬物絕,對付幾個五星鬼王境冥修,就跟碾死兩只螻蟻沒什麼區別。

  僅僅不到盞茶功夫,幽羅城東城門失陷,城牆崩塌,大地龜裂,宛如被神靈大手硬生生鑿開的一個大窟窿。

  那駐守城門的力量,也已是盡數伏誅!

  而此時,從遠處傳來一陣破風聲響,崔宏等百餘名修士來到三人身後。為避免洩露消息,程翎特地將他們隱藏,待到城破之後,才讓這些人現身。

  此時,崔宏看程翎和白妤的眼神充滿了震驚!這麼短的時間,如此輕易就奪下東城門,並且之前兩人展現出來的實力,那鋪天蓋地的紫色雷霆,還有那鋒利幽蘭的刀芒,都讓他不寒而慄。

  “還是按照老規矩,你們隱匿在身後,等候總攻的命令。”程翎敏銳感覺到崔宏的心理變化,淡然吩咐道。

  “是,前輩!”崔宏點頭,那神色與以往天差地別。

  程翎略一點頭,便不再多說,牽著崔婳祎的手,徑直朝城中走去,白妤趕忙跟上。

  青石街道上,一男一女的身影卓絕出塵,被紫色陽光扯下兩道長長的影子,而在兩人中央,陽光落在崔婳祎那清稚的面龐上,卻看不出有任何畏懼、亦或者興奮之色,平靜如水,透著一股恬靜的味道。

  唯有揚起小臉看向程翎時,她的目光才會多出一份異常明亮的神彩。白妤走在少女另一側,一襲黑色勁衣,面容清冷如冰,身姿綽約窈窕。

  這是一幅極為震撼人心的畫面。

  淪陷的城門、空曠的街道、清冷而死寂的天地間,並肩而行的三人,仿似要與整個世界為敵。

  崔氏府邸,霸踞在幽羅城中央,佔地無數,到處亭臺樓閣,假山碧湖,其中甚至有幾座萬丈山嶽矗立!

  那是被崔家歷代老祖橫移過來的山嶽,地下溝通靈脈,上映周天玄機,硬生生將整個崔氏府邸開闢成了一塊洞天福地。

  在府邸西南,那裡矗立著一座古老的青石祭臺,表面斑駁,彌散滄桑氣息,仿似從亙古一直延續至如今。祭臺前是一片平坦整潔的廣場,足可容納下萬人。

  一年一度的祭祖大典,就要在此舉行。

  此時,崔氏族人無論直系、旁支,只要身上流淌著崔氏血脈,皆都依照輩分,默默肅立在祭臺前,放眼望去,密密麻麻,聲勢莊肅而浩大。

  祭臺最前邊立著的,是崔氏一眾高層大人物,有男有女,皆都神光內蘊,氣度如淵,放在外界,都是足以獨擋一面的強大存在。

  不過此時,他們同樣肅然立著,不敢流露出任何不敬。

  這其中,就有三長老崔孝廉,他立在最中央的位置,兩邊眾人隱隱形成了眾星拱月之勢,這在無形中,已證明了崔孝廉在崔氏中的權柄有何等滔天。

  不過最前排中,也有幾個不合群的存在,為首是一名威儀中年,面容和崔章有六七分相像,只不過此時卻是眉頭緊蹙,陰沉不已。

  他便是崔章的父親,崔氏六長老崔孝信!

  論及個人實力,他甚至比三長老崔孝廉都高出一截,但他對權力卻並不感興趣,唯一所求就是武道,乃是崔氏中一員殺伐威猛,名震天下的人物。

  “再過幾個時辰,祭祖大典就要開始了。該死,崔孝廉竟然不顧祖宗成法,擅自更改祭祖時間,提早了整整九天,老祖也真是,竟然答應了。”

  “屆時,隱世不出的諸位族叔族伯,以及老祖宗都會出現,到得那時,若婳祎還不回來,只怕”

  一縷聲音在崔孝信耳畔響起,他不用扭頭就知道,說話的是自己的幺弟崔孝清。

  “只要她沒死,就一定會回來!”

  崔孝信斬釘截鐵道:“婳祎雖年幼,可外柔內剛,性情堅凝,只要回來,我看老三還敢胡作非?”

  “可是,現如今整個幽羅城都被封鎖,咱們也被軟禁在此,婳祎她還如何能返回?”崔孝清皺眉嘆息。

  “那就看老天給不給面子了,我崔氏一族的榮辱,就在今日!”崔孝信深吸一口氣,抬頭望了望天。

  “為什麼?六哥,即便婳祎是大哥的嫡女,又擁有最濃鬱的血脈,可她小小年紀,真的能承擔起繁榮崔家的重任麼?還有若我們再與三哥他們僵持下去,只怕他會下狠手,將我們都打壓了。”

  崔孝信嘆了口氣,說道:“誠然,我並不肯定婳祎能承擔起振興崔氏重任,可你看我們崔氏幾房的情形,老二早死,老四、老七與老三沆瀣一氣,老五又是那種不爭氣的性子,只剩六房獨木難支。”

  “從心底上說,老三其實是一個梟雄的性子,但他所謀太大,為爭奪組長之位,竟然勾結惡鬼司、修羅司等機構,完全失去了分寸,長此以往,刑律司威信蕩然無存,如何再掌管六司?”

  “所以,我絕不能容忍他擔任族長之位,必要之時,大不了拼個魚死網破!”

  崔孝清怔了怔,正待傳音說些什麼。

  就在此時,一個身影急匆匆跑來,徑直來到那二長老崔孝廉身前,也不知說了些什麼東西,下一刻那崔孝廉的臉色就是一沉。

  這一幕,在這寂靜而肅穆的氣氛中,引起了不少人注意,見此,皆都有些疑惑,難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