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農門商嬌 >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不請自來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不請自來

  只是連他也沒料到霍今轅好像在這世上徹底消失了一樣,不曾留下一丁點蛛絲馬跡,事情脫離了他的掌控。

  “你確定他沒去燕國?”司徒兆仍是不死心。

  “確定,霍將軍在代州便失去了聯絡,好像,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司徒兆心頭一緊,無力地示意他退下,但又猶豫了,“查,繼續查,一定要查到他的下落,一定要。”

  “是。”

  霍祈靖也終於收到了一個好消息,他三叔沒出陳國。

  “這不是好消息,他本該在燕國的。”霍祁綿的心驟然一沉,漸漸散發出絕望的氣息,握著茶杯的手微微抖了抖。

  她用左手握著自己的右手,仍是無力,晃了晃才放下了茶杯,“誰查到的消息?”

  “對方沒有留下姓名,不過他既然知道霍家的聯絡方式,應該是霍家的人。”霍祈靖猶豫了一下,握緊了她的手,“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其實上次來我們家的人是霍白雪,她是來救我爹的,她說太叔公夢見我爹遭遇不測,我怕皇上會懷疑所以沒和其他人說。

  你知道的,藏寶圖的事情皇上一直耿耿於懷,不過現在皇上已經不再懷疑我們霍家,我也不怕告訴你,這消息估計是她留給我們的,只是除了這個消息外沒別的線索了嗎?”霍祁綿勉強一笑,努力壓下眼底的酸澀。

  霍祈靖猛然想起那算命先生的話,他三叔今年好像有個劫難,之前不信,如今暗道不妙,卻是不敢顯露半分,“不會有事的,白雪她那麼厲害,她一定可以幫得到三叔的。”

  “但願如此。”霍祁綿苦笑。

  霍今轅的失蹤並沒有傳出去,也為了不傳出去,霍祈靖的婚禮如期舉行,對外宣稱霍今轅在外辦事趕不回來。

  辦什麼事是秘密,霍祈靖的婚期卻不是秘密,這理由有些牽強,只是這裡面有司徒兆在,沒人敢質疑。

  司徒兆也終於收到了班顯的回復,藏寶圖是拿到手了,但是他也說了這復制的藏寶圖沒什麼用,缺了關鍵的線索,因為藏寶圖似乎另有機關,只是他們尚未參透。

  看著手裡的藏寶圖,沒了國師的專屬圖案,突然沒了心動的感覺,司徒兆黑著臉,把它收好,只是不再貼身帶著。

  他就知道會是這樣,若他們參透了也就沒他什麼事了。

  霍家裡,霍夫人和霍祁媛她們在大廳等著新娘子和新郎官。

  新婚的小夫妻也起得很早,在她們剛剛坐下沒多久兩人便出現了,一個春風得意,一個含羞帶怯。

  霍夫人帶著他們去祭拜霍家列祖列宗,以告慰霍家列祖列宗在天之靈,保佑他們可以給霍家開枝散葉。

  從家廟裡出來,霍夫人才喝了兒媳婦敬的茶,兒媳婦是她挑的,兒女都一致同意的,自然是滿心歡喜,沒有刁難。

  霍夫人把婆婆傳給她的手鐲給了新娘子。

  新娘子則是送了一條抹額給她,抹額是用金色錦緞做的,上面繡了紅牡丹,以紅玉做點綴,看上去十分華貴但又不會誇張。

  霍祁綿收到的是點翠花鈿,樣式十分別致。

  而霍祁媛收到的則是一支珠釵,花樣上鑲嵌著紅色瑪瑙,流蘇則是用粉色小珠子做點綴,像待嫁少女的熱情與嬌羞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嗎?”霍祁綿看著手裡的花鈿,好奇地問。

  “抹額是我親手做的,玉石和花鈿還有珠釵是我畫了花樣找珍寶軒的老師傅做的。”新娘子忐忑不安地回道,卻又不敢問有什麼不妥。

  “我很喜歡。”霍祁綿笑了笑,“若有興趣的話可以給我畫些花樣,繡坊那邊也該出些新款了,我高價收購。”

  新娘子又驚又喜,卻是沒有馬上答應,而是不知所措地看著霍夫人。

  “你啊,什麼時候都惦記著你那點生意。”霍夫人又好氣又好笑的,“虧不了的,一家人還能不幫你不成,若是不答應我擔心你連飯都吃不香。”

  新娘子這才衝著霍祁綿點了點頭。

  “嫂子,你繡工這麼好,能不能教教我?”霍祁媛親熱地挽著新娘子的手,撒嬌道。

  “教你可以,幫你是絕對不行!”霍夫人斜睨了她一眼,別以為她不知道她心裡打的是什麼鬼主意。

  霍祁媛背著她做了個鬼臉,能幫忙繡一針是一針。

  其樂融融的氣氛讓新娘子忘了拘謹,一家人高高興興地吃過了早點。

  只是眾人尚未散去,班靈蕊卻是不請自來。

  但她沒有走進大廳,而是在外面等著。

  一時間霍夫人和霍祈靖他們都忘了該作何反應,雖然人站在他們面前,但總感覺這人不夠真實。

  “娘?”霍祁綿眨了眨眼,確定是她親娘沒錯,但見她嚴肅且有冷冰冰的樣子,不由得皺了皺眉。

  新娘子下意識的望了霍祈靖一眼,後者拍了拍她的手,晚點再和她解釋。

  “你跟我來。”班靈蕊不想和她解釋那麼多,轉了個身然後說道。

  霍祁綿趕緊起身追上她。

  霍家花園裡,班靈蕊看著霍祁綿,拿出了一個小小的包裹,“你爹被國師抓了,他想要回這東西,還有你,娘做不了你的決定,所以只好來讓你自己做這個決定。”

  “他在那?”霍祁綿聽到這消息,心頭一緊,隨即釋然,擔憂成了現實,但知道她爹應該暫時無礙,她還是松了一口氣的。

  班靈蕊望著她,搖了搖頭,她又後悔了,在這之前她反復思量,選擇了又後悔了,卻是不知不覺來到了這裡。

  或許連她都不知道怎麼做才是對的。

  “娘,我們別無選擇了,是不是?”霍祁綿抱著她,她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

  “你會恨我嗎?”班靈蕊忽然問。

  為什麼恨她?

  她連理由都不敢說出來,哪怕她在心裡面想過這個可能。

  那些人不是銷聲匿跡,而是一直在虎視眈眈。

  她問過自己為了靈石放棄霍今轅會不會太殘忍,但要她放手讓女兒去救她爹她更加於心不忍,她情願自己前去。

  但是她在那兒等了很久卻是沒有等到接應她的人。

  北海之上神龜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