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農門商嬌 > 第四百章 擦肩而過

第四百章 擦肩而過

  北海在大漠盡頭,波瀾壯闊,煙波浩渺。

  她聽說過,卻是從未到過那裡,因為她隱約感覺那些人就隱居在那附近。

  但她還是孤身一人到了北海邊上,她等了很久,但沒人來接她。

  她身上帶著靈石,是他們心心念念想要的東西,這一次她是沒有隱藏行蹤的,他們不可能會不知道。

  她甚至出海尋人,但沒找到,最後海浪又把她送了回岸上。

  她不得不接受現實。

  班靈蕊憂傷地望著女兒,那個是她爹。

  “娘,相信我,我可以的。”霍祁綿嘆了一口氣,輕輕地拍了拍她娘親的後背。

  “你們在聊什麼?”霍祈靖上前,不安地問。

  “我等你。”班靈蕊推開了她。

  霍祁綿轉過身,回去拿上伸縮棍,又帶了點藥,帶了幾件衣服和銀兩便出了房門,門外霍夫人他們在攔著。

  “我去救我爹。”霍祁綿微微一笑,笑容裡卻是有些許無奈。

  “你爹,你爹出什麼事了?”霍夫人大驚。

  “遇到了點麻煩事。”霍祁綿聳聳肩。

  “我也去。”霍祈靖和霍祁媛兩人不約而同道。

  “只能我一個人去,我會把他安全帶回來的。”霍祁綿伸出手。

  霍祁媛猶豫了一下,讓開了身。

  霍祈靖也是無法,只能讓開。

  “你娘也沒有辦法了嗎?”霍夫人拉住霍祁綿的手。

  在她心裡班靈蕊是她認識的人裡最厲害的女人,她若是有辦法定然不會讓女兒去冒險,只是若她都沒有辦法,怎麼能讓綿綿去冒險。

  霍祁綿搖了搖頭,側身越過他們,然後和班靈蕊離開。

  剛剛出了霍家,班靈蕊便指著她身上的香囊道,“扔了吧,你身上有特殊的香料,會被人追蹤到你的。”

  霍祁綿舉起香囊,用力嗅了嗅,這香味有什麼特別的嗎?

  “那小子送的?”班靈蕊搶過她手裡的香囊扔到了角落裡,“走吧,他若能等你回來,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娘。”霍祁綿鬱悶地望著被扔掉的香囊,幽幽地喊了一聲。

  “我們的行蹤越少人知道越好,那裡本該是淨土。”班靈蕊冷哼一聲。

  即便是被那些人佔據了也是她心中的淨土。

  “知道了。”霍祁綿無奈地應了聲。

  她沒想到她娘親易容也很厲害,把她改造成徹頭徹尾的村姑,而她娘親則是易容成她的村花姐姐。

  她們做母女不好嗎?

  可能是當村花比較容易,霍祁綿發現她被她娘親給迷住了。

  “還看,出城。”班靈蕊拉起她的手。

  “哦。”霍祁綿這才如夢初醒般應了聲。

  只是在城門口她竟遇上了蕭墨頃,他在進城,而她要出城。

  霍祁綿忍不住看了又看。

  “還看。”班靈蕊小聲說道,萬一被蕭墨頃看出了破綻就白費功夫。

  霍祁綿不敢再看,再看怕要舍不得離開。

  而蕭墨頃也不是無端端進城的,本該要去作坊那邊談幾單生意的,但收到蕭一的消息便急急忙忙趕回城裡。

  心裡惦記著霍祁綿的事,對於其他人自然是沒有放太多心思,而且對他來說被別人盯著來看也是常事,雖然心中有一絲絲異樣,卻是不曾多想。

  回到城裡的見面地,蕭墨頃聽完蕭一和蕭二的話,眉頭都快打結了。

  這時才忽然想起進城時遇到那個村姑,那種感覺,蕭墨頃頓時又追出城外,但此時哪還有霍祁綿和班靈蕊的身影。

  蕭一和蕭二兩人跟著他出了城,見他失魂落魄的樣子,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主子,要不屬下去查一下她們去哪兒了?”蕭一想了好一會,也只想到這一點。

  蕭墨頃搖搖頭,他們的行蹤太難查了,他查了那麼久都沒查到霍白雪在哪。

  雖然不清楚南宮染為何要查霍白雪,但他也不是為了查霍白雪,只是想看看能不能查到她的蹤跡而已。

  如今找不到她們兩人,蕭墨頃只好去找霍祈靖。

  霍祈靖也是不知道她們去哪兒,要怎麼樣才能救他三叔,他什麼都不知道。

  無法,蕭墨頃只好告辭離開。

  從霍祈靖這兒問不出什麼來,蕭墨頃只好去找司徒兆。

  司徒兆傻眼了,“什麼!”

  霍今轅竟真的有難,當爹的有難女兒去救也是應該的,但她是不是傻?

  竟單人匹馬去救人,自己幾斤幾兩不知道嗎?!

  “你也不知道。”蕭墨頃很是失望。

  “朕能知道什麼,一個個的什麼事都瞞著朕,現在出了事了,知道來找朕了。”司徒兆惱火不已,立馬讓人宣霍祈靖進宮。

  兩人心思各異,就這樣子一直等到霍祈靖前來。

  霍祈靖一看到蕭墨頃的身影,大概明了司徒兆為什麼找他了。

  都說他不知道,霍祈靖鄙視了蕭墨頃好一會才將班靈蕊來找霍祁綿,然後把人帶走的事情,其他的他就真不知道了。

  “那些人指定要她過去嗎?”司徒兆想不明白,她娘親也是夠可以的,竟然讓自己女兒去冒這個險。

  “似乎是這樣的。”霍祈靖回道。

  “一定會有辦法查到他們的下落的。”司徒兆仍是不死心。

  這下子霍祈靖不敢說什麼了,他已經讓霍家的眼線盯著城外的可疑人物,也試圖追蹤她們的下落,但都沒有人查到有用的消息。

  班靈蕊有心要躲開他們是很容易的事,但他們要找到她卻是不容易。

  “你們都想想辦法。”司徒兆見他們都不說話,更加生氣了。

  只是就算是他要砍他們腦袋,他們這一時半會的也想不到什麼好辦法。

  “或許她外祖父知道一些事,臣試著聯絡他老人家。”霍祈靖想了好一會,只想到這個辦法了。

  然而司徒兆並沒有很高興,因為班顯的信裡對霍今轅的事只字未提,班顯的信和班靈蕊出現的時間差不多,他不可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只是看到霍祈靖仍抱有希望,司徒兆也就不去拆穿那一點點少得可憐的期盼。

  就連蕭墨頃也帶著同樣的期望,雖然感覺到像是在自欺欺人。

  兩人最後一同離開了皇宮。

  “我們不能坐以待斃。”霍祈靖見蕭墨頃行色匆匆,加快了腳步,擋在他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