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農門商嬌 > 第401章 貪婪和恐懼

第401章 貪婪和恐懼

  “有何高見?”蕭墨頃挑了挑眉。

  “高見談不上,就想問一下你關於黑衣人的事有沒有繼續查下去。”霍祈靖愣了一下,訕訕地說道。

  “最清楚的人莫過於他們,你還是直接去問他們比較好。”蕭墨頃也是鬱悶,之前不過就是為了給霍祁綿解毒才編造的理由。

  誰想到最擔心的事情還是成了現實,蕭墨頃不想理會霍祈靖了。

  再三思索之後蕭墨頃還是決定去雪山問個究竟,若他們不說,他便在那兒等著,他就不信等不到她們出現。

  只是他尚未出發,蕭瞻一道密令便讓他不得不回燕都。

  漠城那邊蕭墨頃只能是讓蕭一和蕭二去盯著。

  而霍祁綿已經和她娘親離開了京都範圍。

  她娘親的坐騎太厲害,日行千裡,不比霍白雪的馬兒遜色。

  這樣子的速度她們路上都沒說過幾句話,沒機會說。

  入夜了,天色很好,朗月星辰,她們仍在趕路,只是速度稍微慢了一點點而已。

  沿著河堤走到了盡頭,村落在前,只餘一盞燈的光亮。

  她們在稻田的這一頭,分岔路口處。

  “看不到路了。”班靈蕊停了下來,“就在這兒歇息一會。”

  霍祁綿絲毫沒有懷疑她所說的一會,乖乖下馬,吃了點東西之後立馬閉目養神。

  很快天邊泛起了魚肚白,班靈蕊自然而然的醒來,吃東西,上馬等著。

  霍祁綿也只能是跟上她的速度。

  披星戴月的,從京都到漠城,時間縮短了一大半。

  她都做好準備要以同樣的速度穿越大漠,結果她娘親卻是讓她好好歇息一晚。

  “不趕路了?”霍祁綿傻眼了。

  “不管是誰,進大漠一定要好好睡上一覺。”班靈蕊斜睨了她一眼。

  “哦。”霍祁綿弱弱地應道。

  “沙漠盡頭真的有海嗎?”

  “嗯。”

  “你見過嗎?”

  “見過。”

  “有神龜嗎?”

  “沒看到。”

  “那它怎麼渡我?”

  “睡覺。”

  “哦。”

  班靈蕊看著已經入睡的霍祁綿,良久才悄然無聲的起身,走到門口處坐下,望著遠處模糊的輪廓,直至眼睛都疲憊不堪這才閉上了眼睛。

  她就這樣坐著睡了,直至天明。

  班靈蕊看著不遠處走動著的身影,聽著更遙遠的地方傳來的駝鈴,她拿出笛子,吹響了,悠揚的笛聲傳出,只剩下等待了。

  很快兩只駱駝帶著足夠多的食物和水奔向她,班靈蕊摸了摸駱駝的腦袋,開始檢查食物和水,都沒問題,且足夠她走出大漠。

  霍祁綿醒來,驚訝地看著這一幕,“這裡的動物都成精了?”

  “暗影門的人準備的。”班靈蕊神色一暗,“他們在暗影門的眼皮子底下把你爹帶走,你千萬不要大意。”

  “嗯。”霍祁綿點了點頭。

  “走吧,該出發了。”班靈蕊上了駱駝,然後扔了一袋子牛肉幹給她。

  一大早吃這個,霍祁綿上了駱駝,嚼著牛肉幹,看著早晨的漠城。

  在這裡的老百姓也是很早就起來,在幹涸的土地上努力想要種出些許糧食還有蔬菜,只是效果並不好。

  聚寶隆把糧食和其他食物運到這裡,很大程度上緩解了這裡的糧食緊缺,只是這裡的老百姓若是沒有可以維持生計的東西,還是得挨餓挨凍。

  她們兩人就這麼招搖過市,大多數人看她們的目光透著貪婪和恐懼。

  只是他們貪的不是美色而是糧食。

  至於恐懼,絕對不是因為她。

  霍祁綿挺直了胸膛,冷著臉容,望著大漠的方向無所畏懼。

  或許正是因為她們這一份無所畏懼才讓他們恐懼。

  即便她們穿過了市集,身後沒有一條小尾巴。

  漠城其實並不太平,匪患一直都有。

  但流匪卻是知道哪些人他們可以招惹,哪些人他們不可以招惹,她們大概是流匪不可以招惹的。

  進入了戈壁,一直沉默的班靈蕊這才說道,“除了靈石,另外那兩塊小石頭我沒有帶來,你問一下他們感不感興趣,甚至暗影門,都是你可以拿來做條件的。”

  “嗯。”霍祁綿輕輕應了聲。

  “國師本來有無數次機會殺掉我曾曾曾祖父,但他沒有,我猜不透他想要做什麼,你比我聰明,或許你能夠猜得透他心裡所想。”班靈蕊直視前方。

  時至此刻,她的心還在搖擺不定。

  理智告訴她該結束這一場荒誕的對抗,情感上她在恐懼那些未知的無法掌控的一切,讓綿綿單獨去面對本是屬於他們的責任,她過不了自己這一關。

  “他也沒想過要殺我的,娘,我不怕。”霍祁綿望著她淡定地說道。

  “嗯。”班靈蕊淺笑,但願如此。

  這一天她們穿越了戈壁,走進了大漠。

  駱駝停了下來,夜色低沉,好像要起風了。

  班靈蕊選了一個地勢較高的位置來休息。

  果然天色還沒完全黑下來,沙塵暴便來了,遮天蔽日。

  兩人抱在一起,用皮毛擋著身體,躲在駱駝後面,祈願沙塵暴能夠快點結束。

  沙塵太厲害,她們都不敢開口說話。

  氣溫也開始驟降,幸好現在還不到冬天,不過是夏日到深秋的差距而已,蓋一條毯子便可以御寒。

  因為她們所在的地方比較高,沙塵暴結束後黃沙只到了腳踝處。

  霍祁綿抖落身上的黃沙,換了個位置面對著她娘親來睡。

  “睡吧。”四目相對,班靈蕊來不及掩飾臉上的憂傷,略顯生硬地擠了個笑容出來,幫她拉了拉毛毯,不自然地說道。

  “嗯,娘親也睡。”霍祁綿迷迷糊糊地說道。

  雖是一路奔波,但這也是她睡得最沉的一段時間了,或許是因為勞累,或許是因為有她在自己身旁。

  “嗯。”班靈蕊應了聲。

  兩人就這樣相擁而眠。

  溫馨的夜,寂靜的夜,也有不安分的人,視她們如囊中之物。

  “兩個小娘們應該不是雪山那些人。”

  “我看也不像,怕是迷路了吧,看著怪可憐的。”

  “……”

  汙言穢語越發肆無忌憚,聲音直衝霍祁綿耳膜,她驟然睜開眼,四下張望,聲音戛然而止,好像連人影都沒看到。

  恍惚間她竟分不清自己是在做夢還是真聽到了什麼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