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雪刀令 > 第141章拜別

第141章拜別

  “若是我猜得沒錯,贏閣主想問關於蘭兒的事?”

  溫夫人雙手負於身後,掃了贏雪臨一樣,唇旁一抹了然之意。

  贏雪臨雖亦吃了一驚,但卻不動聲色地道了一句:“看來,確實瞞不過溫夫人。”

  “夫人猜得沒錯,我想知道蘭兒天女當年是如何從棲凰洲逃出來的。”

  聽得贏雪臨問及這個問題,溫夫人的目光陡然一寒,掃了贏雪臨一眼,傲然道了一句:“贏閣主你問錯了。蘭兒不是逃出來的。”

  “嗯?”

  贏雪臨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不解地看向了溫夫人。

  溫夫人的眼裡隱約有不滿之色,只是長嘆一氣道了一句:“此事說來話長。但,蘭兒當年是被驅逐出了棲凰洲的。所以,贏閣主想要的答案,在老朽這兒並沒有。”

  贏雪臨的冰雪眼眸裡掠過了濃濃的失望之色,一瞬間光芒盡失。

  她低下了頭沉默了良久,才緩了緩道了一句:“既是如此,那是雪臨打擾了。溫夫人好生休養,這十宗丸最多只有三天的時間了。夫人若是想要交代什麼,還得盡快才是。”

  溫夫人點了點頭,道了一句:“多謝贏閣主。不過,恕老朽多嘴一句,棲凰洲那個地方,並不是想去就能去得了的。就算去了,也未必是一片光明。”

  贏雪臨悵然一笑,抬眼望向了遠處,輕輕道了一句:“師父說過一句話,說——人這輩子,得信自己,敬畏天地,相信使然。”

  “我想,我還沒參透。所以,我想努力試一試。”

  說罷,贏雪臨轉過了身,一步一步走向了夜色之中,一身白衣勝雪似一顆永不落的星辰。

  溫夫人看著她離去的身影,無奈地搖了搖頭,輕嘆一句:“何必……”

  “溫夫人不必感慨。有人天生執著,有人天生倔強,亦有人生來忠義。很多事,不可勸,不可說。”

  李傾一身疲憊地走了過來,扶過了溫夫人,微笑著說道。

  “老朽只是活到了這個份上,看得太多了,知道的也太多了,才覺得可惜。也罷,終究是她自己的路,得她自己穿鞋走上一遭,才知其中崎嶇。”

  溫夫人在李傾的攙扶下進了軍帳之內。

  李傾剛要出去,卻被溫夫人拉住了。

  “溫夫人可是有什麼話要說?”

  李傾轉過了身,認真地問道。

  “國公自是比北寒要懂得分寸一些,有些話還是交代給國公要令我放心一些。”

  溫夫人誠懇地看向了李傾,緩緩道到:“相信國公也看出來了,我怕是時日無多了。”

  “我到了這歲數,走了不要緊,只是我擔心北寒那孩子一時間接受不了……”

  溫夫人長嘆一氣,搖了搖頭說道:“我是過來人,知道贏閣主對北寒的意思,也知道她為何拿出十宗丸救我。”

  “但……北寒這孩子卻一門心思撲在了木涼身上。”

  “縱然他們能在一起,我在九泉之下也就能欣慰瞑目了。”

  “可惜啊……我看得出來,木涼那孩子滿心滿眼的都只有國公你。所以,北寒怕是要難過了……”

  “再加上我這幾日後的突然一走,我怕這孩子會怪罪人家贏閣主。”

  “所以,我有個不情之請,還望國公大人能成全。”

  李傾聽明白了溫夫人的意思,猶豫了片刻緩緩道了一句:“溫夫人是想讓我跟溫北寒解釋清楚這其中緣由?”

  溫夫人贊許地點了點頭,緩緩說道:“不止是這一件事。我還想讓國公大人讓北寒斷了對木涼的念頭。”

  “北寒也不小了,以後我走了,也要繼承溫家的家業的。我不希望他一蹶不振,或是不再娶。贏閣主雖不是我的心中人選,但亦對北寒算得上用心。”

  “有她陪著北寒,我也放心一些。”

  “不知國公大人意下如何?”

  溫夫人期盼地看向了李傾,卻見李傾沉思了片刻輕輕搖了搖頭。

  在她詫異的目光之中,李傾緩緩開了口說道:“溫夫人,我知道你的良心用苦和於心不忍。”

  “但是,木涼有選擇自己幸福的權利,她可以選擇一個自己愛的人,不管是我,或是其他人,只要是她選的,她能幸福,我會祝福她。”

  “同樣,溫北寒也有選擇愛情的權利。他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對手,我不想敗給他,更不想辱沒了他。”

  “何況,感情這種東西,真的不是努力便可以的。若是他真的喜歡木涼,不能看贏雪臨一眼,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但,至於這其中的誤會緣由,我答應您,一定解釋得清清楚楚的,令他們沒有芥蒂。”

  溫夫人聽罷,亦點了點頭無奈一笑說道:“國公說的話,確實有道理,倒是比老朽多了幾分開明。”

  “既然有國公這般話,那老朽便也可以安心去了。”

  “只是,我還有幾句話想要告訴國公,希望以後能幫到你和木涼。”

  李傾微微一鎖眉,恭敬地說道:“溫夫人請講。”

  溫夫人環顧了一下四周,見沒有人附耳聽,才壓低了聲音說道:“若是你想和木涼長久並且白頭偕老,以後便帶她遠離棲凰洲,越遠越好。最好一輩子都不要接觸那裡的人,無論是誰,明白了嗎?”

  “溫夫人此話是何意?”

  李傾皺著眉頭,並沒有能明白溫夫人在講什麼,但是卻暗暗將這幾句話記在了心裡。

  “國公其他的就不要多管了。記住這些便好。否則,木涼會有性命之憂。咳咳咳——”

  溫夫人說到激動處不由得咳嗽了起來,再攤開錦帕之時,已是一灘鮮血。

  “李傾,謝過溫夫人的提醒!”

  李傾深深躬身一禮,申請肅穆而莊嚴。

  “不必。這是我該做的。”

  溫夫人擺了擺手,笑了笑道了一句:“我也是時候該去見北寒的父親了……蘭兒也等了我太久了,想必想念我給她做的桂花糕了……”

  “活到這份上,這把年紀,我也足夠了。”

  “唯一遺憾的就是沒能看見北寒成家生子……以後,這孩子有勞國公多拂照了。”

  溫夫人亦深深一禮,目光憂慮而釋然。

  “溫夫人請放寬心。李傾定當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