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沈梅棠 > 第二五二章 夢

第二五二章 夢

  且說沈府當中接連著熱鬧了好幾天,遠親近友,絡繹不絕的登門道賀。

  站在府門口處迎來送往的齊安平,剛送走幾位客人,緊跟著又迎來一大幫遠道而來的客人,稍稍的寒暄,從馬車上卸下很多的禮品,抬入府中。

  齊安平在前引領著,行至臨時設立的禮帳房,交由管家任伯登記入帳。

  帳房內發現沈志燁坐在登記禮帳的桌前,不住地搖動兩條小短腿,喜滋滋地笑著,笑得兩眼眯成了一條線,就跟會搖晃著腦袋的小財迷木偶一般無二。

  看得齊安平這個氣,真恨不得上前抽他兩個嘴巴,然後將他蒿到鏡子前,對著鏡子看看這一副貪得無厭的德性。

  想到眾多的客人就在跟前,況且二妹妹冊立太子妃這也是天大的喜事,齊安平轉身又去了府門口前,迎來送往著客人。

  他憔悴了很多,身段消瘦,淺灰色的袍子顯得有些過於寬大。

  自二妹妹入了宮,他的心裡就空落落的,仿佛將他的心給掏空。

  雖然,四姐姐對她照顧得無微不至,她娘對他的照顧也不過如此,但是,在他的心裡,四姐姐永遠都是他的四姐姐。

  他喜歡四姐姐,也習慣了她的照顧,甚者每日裡吃飯都恨不得一勺一勺的喂著他吃。一對新婚燕爾的小夫妻,更像是同胞親姐弟。

  但是,喜歡卻不等於愛,雖然,愛也曾起始於喜歡。

  齊安平也窩囊,差一點兒被那胡大惡少給打死街頭,他怎麼能不窩囊?

  想起接連而來的事事非非皆與胡大惡少有關,況且大姐姐肖曲燕的丈夫卷鐵,也聞得其弟卷昊被胡大惡人所害,生死不明,一家人對胡大惡少是恨之入骨。

  站在門口前,迎來送往著客人,雪後的初冬自然也是冷著,齊安平正跺著腳一的雪,忽見著四輛馬車駛了過來。前面兩輛車速度快,後面兩輛車速度慢,碾壓在雪地上發出嘎吱吱的響聲。

  正納悶這是什麼人之時,忽見前兩輛馬車在府門口處停下,車門一開,胡府的管家矮冬瓜蹦了下來,打開另一輛車門,胡利輝從車內下來。

  齊安平本就恨透了胡大惡人,此一時,看著大惡他爹前來,立刻臉色陰沉得跟鍋底灰一般。

  礙於絡繹不絕的賓客,府內又都是客人,齊安平強忍著,他可沒有因為胡利輝是禮部尚書而跟他多客氣一分。

  前一時,被胡大惡少差一點兒打死在街頭,報到官府之後,官差在兩家之間調解。

  雖有胡利輝親自登門,抬了重禮過來,齊安平是看都不看一眼,醒過來知道這件事情之後,直接把禮又原封不動的抬了回去。他暗自發狠,必要血債血嘗。

  這一邊馬車往下卸著禮,那一邊有家將前去通知沈長清。

  齊安平將頭轉向一旁邊去,跟幾個其他的客人說著話,將胡利輝撂在府門外佯裝沒看見。

  忽見管家任伯跟沈志燁過來,任伯上前迎接,逢著家中有喜事,還能不讓他進門嗎?禮品給你點清,趕上你們家有事,在照數抬過去就是了。

  何況前一時,胡百閒過世,也抬禮過去了。

  笑嘻嘻的沈志燁看著從馬車上卸下來的、沉甸甸的四大箱禮品,笑得合不上嘴,又上前給胡利輝躬身施禮。

  胡利輝看著臉上堆滿了笑的沈志燁,朝著他微笑點了點頭,樣貌本來就生得形同笑面虎一般,看著毫無架子,讓沈志燁感覺到這人很好。

  點頭又哈腰,一副小大人的模樣,將胡利輝請了進來。

  緊隨在身後的矮冬瓜狠狠瞪了一眼齊安平,齊安平氣得快岔氣,真想上前一腳將沈志燁踹個狗吃屎!

  不一時,見沈長清、沈長河迎了出來。雖然,暗裡劍拔弩張,但是,人前還總是要給他些面子,畢竟逢著大喜之事,他抬禮前來祝賀。

  “沈大人,恭喜啊!”胡利輝道,“我家老三沒有這個福啊!我也是,自小就想把二小姐當嫡女疼著,卻終是個沒有女兒的命!”“胡大人,客氣了。”沈長清道,“請到裡邊坐,略備薄宴。”

  沈長清面上帶著喜色,說起女兒,他的掌上明珠,一種自豪感在心頭油然而生。

  走進大廳,坐了很多的客人正在飲著酒宴,大喜之事,都是來討一杯喜酒喝的。管家任伯,急忙命人另開一桌,胡利輝落座,沈長清坐陪著,沈志燁圍前圍後的倒茶斟酒。

  絡繹不絕的賓客,沈長清總得去寒暄兩句,沈長河又得忙著指揮著廚房,桌面上肖中夫妻跟沈長江還有幾個同在禮部做事的人等陪著。

  除了說賀喜之外的話題之外,冷場之時,就拿斟茶倒水的沈志燁當話題打著趣。沈志燁臉皮極厚,怎麼說也不生氣,臉上堆滿了笑,就眼那滾刀肉一般。

  不待菜品上齊,胡利輝稱還有公事繁忙,起身告辭。沈長清被一群人圍著,胡利輝自行就走了出去,沈志燁點頭哈腰的將胡利輝送到府門外,直到馬車走出很遠了,他還揮著手。

  ‘啪嚓’

  忽然背後一腳,直接被踹趴在地面上來個狗吃屎,沈志燁‘哎呦’一聲回過來,眼見齊安平滿臉怒氣的瞪視著他!

  二說不說,從地面上軲轆起來,彎腰衝向前,直接如老牛一般的頂向齊安平,齊安平沒有躲閃,兩人撕扯一處,摔倒在地廝打成一團!

  家將急忙的去拉架,沈長江身跟沈雲靈還有沈志祥也上前拉架,好不容易將兩人才拉開,紅頭脹臉的沈志燁沒好動靜的指著齊安平怒吼:“你等著,你等著,非收拾你不可!”

  “低三下四的,沈家的臉早晚被你丟盡了!”齊安平恨道。

  沈長江勸著沈志燁,將他扯進府中,沈雲靈勸著這位四女婿,跟他也真是操碎了心。

  這一邊,胡利輝回到府中,陰沉著個臉。

  自那一把大火,二少爺浮屍荷花池,三少爺葬身火海以來,就沒有看見他的臉放晴過。

  “老爺,你看工期快結束了,待明年春天在涼亭處在做一上小型的噴泉景觀,園中運來些個假山石,就剩下栽種樹木花草之事。”矮冬瓜指著前邊說道,“夏天,乘風納涼挺好的。”

  原來那很大的一處荷花池被填平了,上面修建成了一個小型的花園。

  “老大忙什麼呢?”胡利輝問道,“把他喊過來,立刻!”

  “是,老爺!”矮冬瓜應一聲,快步而去。

  胡府原本有三位少爺,三少爺又總是病著,府中人等上上下下都忙著,伺候的伺候,熬藥的熬藥。

  突然間,三位少爺走了兩位,一時間,全都閒下來了無事可做,排著隊去伺候大少爺,或者忙點其他。

  府中也變得安靜起來,諾大的院子裡,半天看不著一個人,顯得有些荒涼。特別是晚上,沒有人願意出來,或是心裡作祟,總怕撞見二少爺跟三少爺的冤魂遊蕩在院子當中。

  矮冬瓜快速的穿過回廊,往大少爺房中走去,沒等進門就聽見陣陣歌舞之聲,就跟舉行著熱鬧的舞會一般。

  濃妝豔抹、香水味兒噴得直嗆鼻子,能把人燻得半迷糊的幾個身著大紅衣的舞者,邊舞邊將胡百克圍在正中間。

  胡百克也搖晃著肥胖、油膩的身子跟著熱舞,翩然邁著找不著節拍的小舞步,熱火朝天的場面看得人頭暈目眩。

  “大少爺,我說寶貝大少爺”矮冬瓜接連的喊了好幾聲,場內依然舞蹈著。

  “老爺來了!”矮冬瓜突然使出殺手鐧大喊道。

  熱舞戛然而止,胡百克扯過來旁邊的衣裳披在身上,衝著矮冬瓜吼道:“我爹又找我了,走,快走!”

  很顯然,這事經常的發生,已經成了一種暗號或者說成是產生了條件反射。

  “管家,老頭子有沒有說什麼事情啊?”胡百克邊走邊喘著粗氣道,“你瞧瞧,這前個兒的鞭子痕還沒退下去呢,今兒怎麼又來了!”

  “沒說,大少爺,”矮冬瓜嘴裡一邊說著,一邊掃視了一眼胡百克,“依我說,老爺找你是器重你啊!”

  “如此器重我?”胡百克急道,“命鞭子抽著?”

  “啊,可能有點著急吧!”矮冬瓜道。

  “我怎麼了?我到底怎麼了?”胡百克邊走邊吼道,“自打老二跟老三沒了,我就一天沒得好,隔三差五的被老頭子抽一頓,還不如,死的是我!”

  “噓,大少爺,可別一口一個老頭子,小心點,別被別人聽見,傳到你爹耳朵裡,抽得更狠了。”矮冬瓜說著話還往四外邊上瞅瞅。

  “我就不信了,現在就剩下我一個了,還能把我給抽死?”胡百克嚷嚷道,“我到要看看了!”

  “大少爺,你也別不信,你也別想看看!”矮冬瓜道,“真看著了,你該後悔了,回不來了!”

  說著話走到了胡利輝的房門口,矮冬瓜停住腳步道:“去吧,進去吧,我在外面等著你。”

  “外面冷,在凍壞了,快跟我進來吧你。”

  話不待說完,胡百克強行將矮冬瓜扯進室內,估摸著有人看著,打得能輕點兒。

  室內安靜無聲,胡利輝沉臉坐在桌前,一手端著茶碗,一手拿著蓋子撇著浮沫,眼皮上兩顆豆粒大的黑痣,跟隨著眼睛的轉動而動,仿若兩顆眼珠掛在眼皮之上。

  “管家,把門打開,你出去!”胡利輝低聲說道,卻又字字清晰。

  “是,老爺!”矮冬瓜應道,“我門外邊站著去。”

  “老大,我昨晚上又做夢了,跟前兩次的夢差不多。”胡利輝將碗蓋上的茶葉浮沫剮落到地面上說道。

  “爹”胡百克在低頭道。

  “你跪下!”胡利輝斥道。

  ‘撲通’一聲,胡百克跪下,“爹,我真的什麼也沒有幹!也從沒有夢到過老二跟老三!”

  “你不用狡辯!”胡利輝斥道。

  知子莫若父,胡利輝怎麼可能不知道胡百克的所行所為。

  “老大啊,你說句實話,老三真的死了嗎?你確定嗎?為何我昨晚上再次夢著他,而他好好的活著。你說,這是為什麼?”胡利輝道。

  腔調雖然保持著鎮定,眼皮上的黑痣卻突突地顫抖不停,仿若平靜的水面,卻暗流洶湧,一葉小舟失了方向,水面突突打轉。

  “爹,我都跟你說過好幾遍了,你那是夢,是夢啊!”

  說著話,胡百克額頭虛汗直冒,自是心虛。

  那夜裡,火光的閃動之中,他親眼看著了卷昊,而卷昊的出現,也讓他大吃一驚!心中頓時沒有了譜,老三或是順水推舟,金蟬脫殼!

  他當然不敢說實話,暗中他早已經找了人,追查著老三的行蹤線索,一旦發現,立刻殺!!!

  ‘啪嚓’

  茶碗狠狠摔碎到地面上,飛濺起來的茶水跟碗碴子崩得滿哪皆是,胡利輝形若暴跳而起的猛獸,指著胡百克的鼻子高聲質問:“我要你一句實話,老三死了嗎?為何我還夢見他活著!你說!你給我說!”

  “爹,你那是夢啊!是夢啊!”胡百克狡辯道。

  ‘啪嚓’

  胡利輝掄圓了鞭子,兒猛然抽在胡百克身上,疼得他抱頭倒地,鬼哭狼嚎的叫著!

  緊跟著又是幾鞭子抽在他的身上,胳膊上,腿上,頓時鮮血飛濺!

  看得出,胡利輝是真的發了狠,真有可能抽死他,而毫無半分的手下留情!

  門外站著的矮冬瓜,聞得大少爺鬼哭狼嚎的嚎叫半晌,也怕老爺一旦失手,在將大少爺真的給抽死,遂急忙的入到室內。

  眼見著倒在地面上血肉模糊的大少爺,卻勸不住胡利輝,一咬牙,撲在大少爺的身上替他擋鞭子,一邊擋著一邊道:“大少爺,你說實話,老爺的夢,從來都不是捕風捉影啊!”

  忽見胡利輝一把蒿起矮冬瓜,丟至一旁邊,‘啪嚓’又是一鞭子,狠狠的抽上,胡百克再也忍不住,哀嚎道:“我說,老三他有可能沒死,我一直在追查!”

  “你立刻給我去查,活要見人,死要見屍!”胡利輝近乎瘋狂怒嚎道,尖利刺耳的聲音仿若礫石劃破玻璃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