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符劍通天錄 > 第498章 佛本是道

第498章 佛本是道

  !

  說起無為道觀與大雲寺的恩怨,其實源遠流長,大致可追溯到大唐高祖皇帝開國之時。

  因為高祖皇帝姓李,道祖老子也姓李,所以李唐天下自開國之日起,便尊無為道觀為國教,以老子後裔自居,採取措施大力推崇道教,提高道士地位。

  高祖皇帝在位期間,規定“道大佛小,先老後釋”,而太宗皇帝即位後,重申“朕之本系,起自柱下”,並搜集晉魏時期隱流、秘傳道書,普傳大道。

  那是無為道觀最為輝煌的時代,大唐崇道之風發展到極致,直到武周代唐後,大雲寺才開始初露崢嶸。

  關於武周代唐,起於貞觀廿一年,太宗皇帝得讖雲:“唐三世而後,女主武王,代有天下。”

  太宗密召太史令李淳風商量此事,李淳風奏道:“依臣據術推之,其兆已成,其人就在陛下宮內,三十年後,當有天下,誅戮唐家子孫殆盡。”

  太宗大驚,詢問道:“現在將所有姓武者殺之如何?”

  李淳風道:“天命不可易,況且目前還不知是誰,如果凡是姓武的就要妄遭誅戮,只會禍及無辜,既然她人就在宮內,已經是陛下的眷屬,再過三十年,又當衰老,老則心慈,雖然有變制易姓之危,於陛下的子孫,或者所損不大。今若殺之,復生少壯,那就更加惡毒了,況又立仇,則陛下子孫必無遺類矣。”

  太宗皇帝覺得有理,便停止了查究。

  後來果真應讖,李唐三代之後,出了一位武姓女皇,改唐為周,自立為帝。

  因為李唐天下尊崇道教,致使李唐治世的觀念根深蒂固,為了謀求武代天下的正當性,倡導眾生平等,無有差別的佛家理論,自然而然的受到了武周的大力扶持,一躍成為可與道家抗衡的思想體系。

  武皇指使佛教徒偽造為其登基制造神話輿論,言其說佛道二教,同歸於善,無為究竟,皆是一宗,並大力扶植佛教,大唐尊佛之風漸起,聲勢日盛。

  此既‘佛本是道’之由來。

  在武皇有心操縱之下,大唐境內,大量禪林寺院拔地而起,又因為其登基提供理論依據,立下大功,武皇遂命天下各州均修建大雲寺。

  其時大唐共有358州,便修建了358座大雲寺,一時間大雲寺風頭無兩,逐漸取代無為道觀,成為武周天下的國教。

  據說大雲寺最鼎盛時期,寺廟無一不金碧輝煌,極盡巧思,武皇甚至下令,凡偷盜佛寺中物品的,視同在皇宮內苑中偷竊,應從重處罰。

  如此尊榮足足持續了四十餘載,直到神龍元年,武皇病重,宰相張柬之聯合右羽林大將軍李多祚率兵入宮,兵諫武皇退位,廢周復唐,大雲寺如日中天之勢,才有所遏制。

  本來廢周復唐之後,無為道觀應該順理成章恢復國教地位的,但奈何武周時期,大雲寺發展迅猛,勢力遍及天下,而無為道觀頹勢已成,便連新皇繼位都不敢輕易得罪。

  於是,大雲寺穩坐國教之位,又歷三皇,直到代宗皇帝即位,苦心經營十餘年,才將無為道觀的頹勢扳回,勉強能與大雲寺勢均力敵。

  “也就是說,若照這勢頭發展下去,再有個幾年時間,無為道觀定能重新恢復國教地位?”聽歐冶子講解了一路,祁龍軒對於二宗的恩怨有了初步的了解,逐漸有了談興。

  歐冶子道:“或許正是基於這個原因,大雲寺才會鋌而走險,伏擊自靈修峰歸國的無為道觀,不過有一點叫人費解……”

  “什麼?”祁龍軒翻身坐起,露出滿臉的好奇。

  歐冶子道:“無為道觀即使沒落多年,但畢竟還是靈修峰的道脈分壇,以大雲寺的能量,應不至於如此出格,這其中,或許還有天佛原鄉的介入。”

  祁龍軒深以為然,畢竟佛宗使團才剛在三清殿上,與靈修峰撕破臉,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就波及到苦境各宗:“所以說,天下道教佛門,自此便要兵戎相向了嗎?”

  “這個難說。”歐冶子不置可否道:“天佛原鄉即使介入,也不可能這麼快便鬧出大動作,畢竟靈修峰底蘊還是仙宗第一,更大的可能,或許來自於大唐朝堂。”

  “怎麼說?”祁龍軒對於苦境之事不甚了解,只有詢問的份。

  歐冶子道:“李唐天下尊道抑佛不假,但大雲寺深耕東土多年,於朝堂上的影響還是有的,像代宗皇帝有子二十人,像嘉王李運,恭王李通、睦王李述,皆是由大雲寺扶持起來的。”

  “皇儲之爭?”祁龍軒詫異。

  “是與不是都不重要了,反正我等修道之人,能夠不沾凡世因果,還是應該避而遠之為好。”

  “是這個理。”祁龍軒訕然一笑,對歐冶子的覺悟豎起大拇指。

  籲!!!

  正在此時,忽聞前方傳來一陣車馬嘶鳴之聲,輜重車同時被勒停。

  祁龍軒嚇了一跳,還以為是遇到了敵襲,卻見前方依舊風平浪靜,只有一頭類鷹猛禽落在樹梢,擋住了去路。

  “是閃電隼!”祁龍軒一眼認出了那東西的來歷,知道那是修界極為珍稀的傳訊飛禽,以速度著稱,比俗世常用的信鴿快了十倍不止。

  因為極為稀有,除非重大消息,否則一般宗門不會親自動用。

  祁龍軒只一眼,心中便隱隱生出不安,覺得有些大事不妙。

  勒停的馬車停在原地,自第三輛馬車中,那名身披飛蝶氅衣的女子走了出來,朝飛隼伸手喚了聲。

  那閃電隼竟似通靈一般,飛落到她蔥白般的玉手上,女子將飛隼捉著,從腳環中取出一個信卷,復鑽回車廂內沒了動靜。

  因為沒人發號施令,這一耽擱,隨行隊伍一並停了下來,彼此交頭接耳,議論著可能發生的狀況,祁龍軒也從車廂上站起來眺望,朝吳大彪問道:“什麼情況?”

  吳大彪顯然也不明就裡,聳肩道:“我哪知道,可能是長安城那邊有消息傳來吧。”

  祁龍軒也想到一塊去了,跟著說道:“竟然動用到閃電隼傳訊,怕不是十萬火急的事情。”    符劍通天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