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玄幻:我的功法修煉能快進 > 第二百八十章闔家歡樂

第二百八十章闔家歡樂

  這並非羅青山看見靈魂最核心的靈識,唯有擁有它,才讓一個人擁有智慧。

  羅青山是一位信守承諾的人,既然說了將玄妙道人送入輪回,那就絕對不會食言。

  從玄學上說,玄妙道人是他妻子的前世。

  同身體,同靈魂,就算是靈識處於同一個本源,只是因為時間與輪回之謎,誕生了兩個人格。

  按照宿慧的理論,這種事情發生的幾率很渺小。

  不是被今世繼承前世的一切,就是前世吞噬今世,形成新的人格。

  將玄妙道人送走,是斬斷妻子王嵐熙今世之因果。

  更何況,若是玄妙道人靈識被他毀滅,王嵐熙的靈識會出問題。

  唯有輪回之刀才能斬斷她們之間的羈絆。

  在道義上,玄妙道人沒有做錯。

  命運的無常,讓她站在羅青山的對立面。

  但,若不是命運的無常,羅青山也與王嵐熙走不到一起。

  解決了此事,羅青山一身輕松,內心再也沒有任何遺憾。

  他轉過身看向了王嵐熙,甚至比以往更加美麗動人,只是身體上龐大的力量,讓她顯得笨拙,顯然不太適應。

  四年,煉法師。

  她繼承了玄妙道人的一切。

  站在峨眉派的立場上,不讓她離開是對的,因為她掌握了峨眉派的一切秘密。

  如今的她,完完全全是峨眉派的人。

  放在舊時代,脫離峨眉派,簡直是離經叛道,要以叛徒處治。

  不過,誰在乎呢?

  羅青山還看不上峨眉的功法,更不會試探峨眉派的秘密。

  “夫君。”

  千言萬語,受盡無數委屈,經歷了靈識的幽禁,經歷了一千多日夜的的反抗,歷經千辛萬苦,她終於再次做回了自己。

  王嵐熙看著眼前這位男人,她並沒有怪他,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兩人還是少年,再見之時,依然是如此年輕。

  在她眼內,一千多日夜,不斷聽到丈夫消息,從門徒一步一步走到如今玄黃帝國的皇帝,山海宗的仙山之主,成為站在真宗權力之巔的那一群強者。

  她知道,自己的等待,自己的煎熬,自己的反抗,沒有白費。

  “差一點,我就放棄了。”

  王嵐熙含著淚:“終於等到你。”

  羅青山雙眸發紅,有風沙吹過眼珠,略顯溼潤,他一言不發,走向王嵐熙,緊緊將她抱緊:“對不起,我來遲了,我接你回家。”

  “嗯,回家。”

  王嵐熙反手抱住羅青山。

  但下一秒,又慌亂起來了。

  “女兒,對了,白樺,還有白樺。”

  羅青山輕拍她的背:“沒事,一切都結束了。”

  無論任何世界,都有兩條不變的真理,強者為尊,利益至上。

  “我想見女兒。”

  何嘗是她,羅青山同樣想要見女兒。

  就在此時,青蓮長老身影再次出現。

  她的身邊站著亭亭玉立的羅箐箐,這小丫頭長大了,性子沒有那般活躍,很克制,但眼中看向羅青山,充滿著激動。

  她母親錢望舒手中抱著一個小女孩,如玉琢般可愛,正在好奇地看著他們。

  王嵐熙松開羅青山,兩人緩緩走向她們。

  “奶奶。”羅白樺脆聲叫了聲。

  錢望舒回過神來,已經淚流滿面,她心道:羅寶,看到了嗎,羅家終於團圓了。

  “哥哥,嫂子,你們終於又在一起了。”

  羅箐箐噙著淚,終於控制不住情緒。

  這些年,這小丫頭在峨眉派撐起了一片天。

  羅青山看向她,發現她已經達到了煉氣師六層,而且領悟了道劍,將自己的真道融入劍中,衍生出了靈劍。

  這丫頭,受苦了。

  “是的,我來接你們了。”

  羅青山平穩了內心的情緒。

  “白樺,這是你娘親。”

  錢望舒在羅白樺耳邊說道。

  “娘親?!”羅白樺小臉露出驚喜,她看向眼前這漂亮的女人,“你真是我的娘親嗎?”

  “是的,好孩子,我是你母親。”

  王嵐熙笑容如雲霧初開,雨後天晴得燦爛,她從錢望舒的手中接過羅白樺。

  羅青山看向了青蓮長老,而青蓮長老也看向了他。

  “箐箐,永遠都是青蓮劍島的弟子,這是不變的事實。”

  青蓮長老神色堅定說道。

  王嵐熙情況復雜,可算可不算峨眉派的。

  但是羅箐箐不一樣,她是峨眉派收的徒弟。

  “箐箐,是好孩子,她會尊師重道。”

  羅青山簡單地恢復,羅箐箐既然已經成為了親傳弟子,作為山海宗曾經的親傳弟子,更是如今的第十一仙山之主,他很明白宗門一些規矩是不可逾越的。

  “小錢,錢望舒,她已經入門,是藏書閣,大長老門下門徒。”

  青蓮長老再次提醒道。

  這一次,羅青山沒有回應,沉默良久,道:“我尊重我二娘的意見。”

  “青山,這裡很好,我也很喜歡在這地方修心養性。”

  錢望舒抹幹了淚水,神色堅定道。

  “更何況,箐箐在這裡,我也想要留下來陪著她。”

  羅青山點點頭,羅府之時,二娘就喜歡清幽環境下,讀書念經。

  盡管外界傳聞峨眉派內的弟子性格變態,親眼所見,存在很大的扭曲。

  但對於一心求道之人,追求內心清淨無為的人,這裡就是聖地。

  “我希望峨眉派,不存在任何偏見,保證我二娘的權力。”

  青蓮長老:“這點你放心,藏書閣一脈與其他脈不同,最適合小錢。”

  青蓮長老已進入煉法師千年之久,叫其二娘一聲小錢,絕對有此資格。

  但羅青山還是覺得乖乖的。

  “我已明白,當初前任大賢者莫仙一子落下,造成的過錯,就此一筆勾銷。”

  羅青山宛若誓言般說道。

  無論羅箐箐與二娘錢望舒,若是離開了峨眉派,此生再也難以入道。

  因為,玄黃真宗不會收她們。

  當然,她們可以選擇玄黃帝國,但羅青山明白,想要永生不朽,留在真宗才是最好的出路。

  玄黃帝國始終是一個平臺,為眾生打造的平臺。

  而這平臺之上,真宗才是掌握天地權柄的主宰者。

  他羅青山第十一仙山之主的名號,猶在玄黃帝國皇帝之上。

  凡俗帝王,終究不能與真宗相比。

  就算是玄黃帝國很特殊,那也難以真正地和真宗抗衡。

  除非羅青山當叛徒,離開山海宗,不承認山海宗弟子身份,獨立於玄黃帝國,以天下眾生之主與玄黃真界相爭。

  皇權與宗門權力是相衝突的。

  羅青山選擇玄黃智腦為核心,管理天下秩序,就是避免別人誤會。

  任何勢力都可以共存的。

  只有找對方式。

  所以他選擇妥協。

  為了妹妹、二娘,更為了玄黃帝國。

  此刻的他,再也不是一頭孤狼。

  玄黃內處事的方式要變得更加靈活,而不是一味地莽。

  肩膀上的責任也更加重,一邊是家,一邊是國,中間還有宗門。

  “天下真宗,同出一源,如今,很難回到以往門派相爭,你死我活的局面。希望羅道友記住你的諾言,我們不是敵人,此事說起來,我們峨眉派也是處於被動,至於下面的一些門徒處事方式偏激,非峨眉派希望見到的。”

  青蓮長老話中帶有澄清的事實,但是涉及到了玄妙掌教,這事兒任何人都不好插手。

  羅青山輕輕點頭:“多有打擾了,我們先行告辭。”

  羅青山便不再多言,青蓮長老也沒有阻攔,看著羅青山一家人離開峨眉派。

  羅箐箐與錢望舒也隨著離開,但不久,她們將會再次回到峨眉派。

  此時,諸多峨眉派才顯得很熱鬧。

  這次羅青山與玄妙道人之爭,峨眉派顏面盡失,但掌教與大長老兩人的態度,讓峨眉洞天內氣氛變得很詭異。

  只有青蓮長老明白,這次峨眉派低頭,卻為峨眉派爭了萬世太平。

  羅箐箐,已經確定為宗門道子。

  不過,並非掌教候選人,而是大長老候選人。

  每一個真宗之內,傳功大長老,才是真宗隱性權力最高的人。

  大長老代表著真宗最高戰力,代表著真宗真正傳承。

  輕易不能更換。

  青蓮長老沒有爭,羅箐箐成為真宗大長老,同樣可以繼承青蓮劍島的一切。

  “我明白了。”

  青蓮劍島稚嫩的靈智傳來了信息。

  青蓮長老面色越發輕松,羅青山的強大,按照青蓮劍島的評價,他已經不適用於體系階級形容,他的戰力可怕至極。

  特別是那一尊尊的神靈異象顯現。

  按照青蓮劍島的評價,這是武道洞天之靈。

  道祖他們舍身化道,開闢了洞天,整個洞天其實是以內丹田為核心,肉身融入於內丹田,形成一個全新的世界,並將潛力提升至第四步,從而不受到當時的玄黃天道影響。

  後人的真道不斷融入洞天之內,煉氣士修煉的不止是自己,同樣在修煉內天地,壯大真界。

  “天機閣此次將山海界潛力排在真宗第一,並不是沒有原因的。”

  “至今不曾露面的混沌仙山,真的讓人期待。”

  所謂的混沌仙山,還是從羅青山的混沌靈山判斷推演出來。

  仙山,只是叫一個名字。

  但是,很多時候,名字代表著寓意,絕非隨意而起。

  真名,是刻畫在天地規則之中,擁有莫大的偉力。

  “終於結束了。”

  青蓮長老籲了口氣,這次她出面,皆因為她是羅箐箐師尊,不看僧面也看佛面。

  “只是希望,離開玄黃真宗的老一輩高人們,投胎轉世,也要長點眼力,不是你投胎了,就能順利回歸了的。”

  “你玩得轉輪回,可是你轉世後,就是菜雞一個。”

  “真界的煉道師大佬們,佔據了如今這位置,對於你們的回歸,是歡迎的,畢竟增長了玄黃的力量,可是你若是觸發了一些人的核心利益,只能算你倒黴。”

  青蓮長老不知道有多少強者轉世回歸。

  峨眉派的玄妙掌教放在老一輩之中,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而且身份特殊,就這般結束了,實在可惜。

  輪回、命運無常,沒有人敢說,能掌控自如。

  此時,裡世界陰司功德山上,悄然出現了細小的名字,玄妙道人。

  但很快就消失不見,而處於團聚中的羅青山,只是感應到了裡世界出現一絲變化,很快就消失,他也不在意,沒有理會。

  但心裡還是很高興,他驗證了一件事,自己掌握的陰司神職有效。

  裡世界,作為陰世,陰司法度存在之地,有效。

  轉世輪回,有效。

  至於玄妙道人投胎做人,成了何人,他不清楚。

  天機隱沒,難以推演,難以揣摩。

  此時玄妙道人的去向,就算是莫仙修為再高十倍也難以推演。

  由於來自血脈的親近,羅白樺很快就享受來自父母的愛。

  這小家夥,一點也不認生,天生性子樂呵呵的,很像羅箐箐小時候。

  除了享受天人之樂。

  羅青山與王嵐熙兩夫妻,分別數年,自然是天雷與地火,【幹旱淋漓】大戰一場。

  小別勝新婚,長久離別,幹旱的土地迎來暴雨滋潤。

  這是他們直接表達內心感情的方式。

  他們並沒有回到皇宮,而是在白樺縣羅府住了三天後,才回到皇宮新家內。

  “哥,這白玉劍書,很奇異,我想要將它還會給你。”

  此時的羅箐箐找到了羅青山,第一件事,就是提到曾經在狩獵節上,羅青山贈送給她的白玉劍書。

  羅箐箐這幾天並沒有提起這事兒,因為她覺得最重要的是哥哥一家人團聚。

  白玉劍書被羅箐箐從身體中召喚出來,這出場方式引起了羅青山的注意。

  羅青山劍眉微微揚起,白玉劍書認主了?仔細觀察,又發現不對。

  不,不是認主,而是白玉劍書寄宿在羅箐箐體內,算是認可了妹妹羅箐箐。

  看著散發著微微熒光的白玉劍書,羅青山不由感慨,本以為是柳城的機緣,卻不曾想到這天大的機緣轉手到了羅箐箐手中。

  羅青山縱橫數個位面,見過諸多天材地寶,甚至器道至寶,每每想起白玉劍書,依然覺得很奇妙,很神奇。

  羅青山將白玉劍書接過手,微光黯淡,但是白玉劍書上一頁上,劍影演繹著精妙的劍法,柳城當年觀閱劍影,創造的追魂十三劍,以他現在的目光,還是感覺到其劍術技巧中蘊含著很大的玄妙。

  如今再看白玉劍書劍影的劍術,劍術技巧落在他眼內,完全不同,盡管還是很普通的劍術技巧,可是每一劍出劍角度、方式是如此自然。

  對,就是自然流暢,沒有半點瑕疵。

  再觀其白玉材質,以他的元神強大,以及對法則、道的理解,依然沒有看出其特質。

  腦海中不由浮現一個念頭,這是來自時空長河的異寶?!!

  同時,他想到了手中的另一件異寶,白骨六面體。

  甚至,這白玉劍書的重要性,還在白骨六面體之上。

  劍道至寶傳承!

  絕對來自時空長河上遊的劍道至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