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慕仙小花妖 > 第一百五十章 疑慮生嫌隙

第一百五十章 疑慮生嫌隙

  夏風溫熱而潮溼,常笑雲佇立在孤舟之上,凝視並蒂蓮花許久又許久。

  終是忍不住緩緩抬起手,湊近並蒂蓮花,溫潤的靈氣似魚兒般纏繞在指尖,仿若被燙傷一般,常笑雲猛地收回手。

  妖荷散發出靈氣十分正常,但眼前的並蒂蓮花靈力充足,似乎馬上就要修身成人。

  怎麼會這樣?

  水華已死,芙蓉的魂魄如今在蘇寧身上,若這並蒂蓮花再次修身成人,會是從新修出一個生命體嗎?

  原本,常笑雲懷疑水華的魂魄棲居在並蒂荷花之上。結果卻發現,靈力充沛的並蒂蓮花,似乎正在修出妖身人形。

  那他剛剛看到的,可能不是幻影。

  此想法一出,常笑雲的身子不由得搖晃一下。

  剛剛他看到的影像是芙蓉,難道這並蒂蓮花還會再修身出一個芙蓉?

  常笑雲思緒復雜,眉頭緊鎖,閉目沉思。

  “笑雲。”

  蘇寧清亮的聲音響起,婀娜身影輕飄飄落在船上,看著表情木楞,失魂落魄的常笑雲,擔心的問道:“你怎麼了?”

  常笑雲抬手,捏著額角:“你怎麼來了?”

  “久候你不歸,我擔心,便來看看。你臉色,怎地這般不好?”

  “我無礙。”

  常笑雲放下手,雙眼定定的看著蘇寧,把蘇寧看得十分不安。

  “笑雲,你這是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寧兒,你可有感覺到什麼?”

  蘇寧不明所以,環顧四周,只見荷花嬌豔動人心,荷葉碧綠接連天,清風吹響蟬鳴,侵擾蛙的好眠。

  微微搖頭的蘇寧一臉茫然,言只覺陽光明媚,氣候溫熱,有些潮溼。蛙聲與蟬鳴聲很吵,除此之外,並無什麼特殊感受。

  “你看它,可覺什麼異常?”

  常笑雲指向並蒂蓮花,蘇寧歪頭看了半晌,再次搖頭:“並未發現何有異樣?”

  “你感受不到它散發出來的靈氣嗎?”

  蘇寧聞言,伸手觸碰並蒂荷花,過了片刻後再次搖頭:“未有所感。”

  眉頭緊鎖的常笑雲看著蘇寧,眼底有疑慮閃過。

  “笑雲,不喜歡你這樣的眼神兒。”

  蘇寧覺得常笑雲看她的眼神兒,像是在看一個偷東西的嫌疑犯,令她渾身不自在,還想要發火。

  常笑雲移開目光,表情復雜,蘇寧終於忍不住發火。

  “我未發現這並蒂蓮花有何異常,也不知你發現了什麼,令你用這種審視懷疑的目光看我。”

  蘇寧語氣微慍,常笑雲恍惚了一下,蘇寧已負氣飛身而去。

  回過神來的常笑雲急忙追去,寧靜的荷花塘中,並蒂蓮花閃耀霞光,一道倩影輕輕飄落其上。

  天師府,氣鼓鼓的蘇寧收拾行囊,將包袱放在夫諸背上。

  未看到常笑雲的小黃雞,好奇的詢問蘇寧,常笑雲去了哪裡?

  “你是跟我走,還是留在這裡?”

  小黃雞眼睛驀地一亮:“你和他吵架了。”

  有些難掩興奮的小黃雞讓蘇寧莫要傷心難過,如今它已經涅槃重生為鳳凰,以後,就由爺保護你。

  “跟著爺,也保管讓你吃香喝辣的!”

  “你要不要嘗嘗我的拳頭辣不辣?”

  常笑雲的聲音在小黃雞身後響起,忘乎所以的小黃雞正興致勃勃,得意忘形的喝道:“誰敢和爺叫囂?”

  看到常笑雲一臉殺氣的夫諸,用角猛地將不知死活的小黃雞挑飛。

  望著從窗戶飛出去的小黃雞,夫諸謙遜道:朋友,不用謝我!

  一把握住蘇寧雙手的常笑雲,擋在她面前,愧疚道:“抱歉寧兒,剛剛我有心心緒不寧,精神失常,你莫要怪我?”

  蘇寧想要甩開常笑雲的手,但未能掙脫,不禁沒好氣兒的問他剛剛到底怎麼了?

  “沒什麼。”

  不願再提起那朵並蒂蓮花的常笑雲牽著蘇寧手,言行裝已經準備妥當,他們就不要再耽擱時間了,現在就出發。

  耽誤時間的人是你好不好!

  蘇寧餘氣未消,還欲說些什麼,姜沫等人行進屋內給二人送行。

  趁機甩開常笑雲手的蘇寧,一言不發,大跨步走出門去。

  常笑雲忙叮囑了姜沫等人幾句,便追出門去。

  易定勝看著蘇寧氣呼呼的背影,沒好氣道:“那女人,又耍什麼性子。咱們師父之前都被她氣吐血了,她也不知收斂下脾氣,真不知心疼人。”

  “那是情趣兒,你不懂。”

  一副過來人口吻的姜沫,表情微妙的拍了拍易定勝的肩頭,言等他以後有了心儀之人便能理解了。

  易定勝撇嘴,這種自己找罪受的情趣兒他不想了解。

  一直未言語的梁君,望著二人一前一後離去的背影眸光轉暗,心頭隱隱泛起一絲的不安,有一種不祥預感。

  水滿田疇稻葉齊,日光穿樹曉煙低。

  清風、蟬鳴,白雲遮烈日,十分愜意。

  常笑雲費了兩日的口舌,終於令蘇寧小乞兒,不再依靠自己的雙腿趕路,騎在了夫諸身上,環著蘇寧的腰,心裡頓時覺得踏實了很多。

  那天他真的不知是怎麼回事兒,好似中邪了。

  明明,重生的芙蓉就在他身邊兒,他卻不知為何,覺得那朵並蒂蓮花會修身出芙蓉。

  當初是他堅信芙蓉的魂魄在蘇寧身上死而復生,如今又心生疑慮,真是莫名其妙。

  常笑雲將自己的頭,埋在蘇寧的頸部,有些害羞的蘇寧問他是不是累了?

  漫步在林間小路上的夫諸聞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兒,心說我馱著你們二人都未說累,你們兩個累個毛線兒!

  “只是想要一直這樣擁著你。”

  常笑雲聲音有些嘶啞低沉,蘇寧笑著環住常笑雲的手臂:“笑雲,咱們從赤霞山回去之後就定個日子吧!”

  定個日子,定個什麼日子?

  剛欲問出口的常笑雲猛地收緊雙臂:“寧兒,你是說,咱們定個日子成親嗎?”

  臉紅的蘇寧害羞的點了點頭,極輕的“嗯”了一聲。

  欣喜若狂的常笑雲,更加用力的環住蘇寧,緊得蘇寧都喘不上來氣了。

  “笑雲,我不能呼吸了。”

  “寧兒,我歡喜的也不能呼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