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慕仙小花妖 > 第一百三十章 多磨難的師徒二人

第一百三十章 多磨難的師徒二人

  日從東溟轉,夜向西海沉。

  蘇寧咬著跟狗尾巴草,漫步在星星點點的小路上。

  眼見她一派輕松,仙娥問她就不擔心常笑雲嗎?

  “眼下,我最擔心的是要如何說服岱宗山的那幫老家夥們。”

  明日一早,便到了岱宗山境內,蘇寧還沒想好要如何討藥?

  空手套白狼是肯定不行,要不跪下磕兩個頭?

  估計她把腦袋磕開瓢了也夠嗆!

  突然,蘇寧停下腳步,仙娥險些撞上她。

  “怎麼了?”

  仙娥警惕的看向四周,以為有危險,卻見蘇寧猛地一拍手:“不行就色誘!”

  說著,她將眸光落在仙娥的身上。

  雙手護胸的仙娥終於醒悟,對於她來說,最大的敵人在身邊兒。

  “你想幹什麼?”

  “為了笑雲,仙娥姐姐願意犧牲一下嗎?”

  “蘇寧你瘋了吧?”

  怒不可遏的仙娥險些拔劍,問蘇寧有沒有把她當成朋友?

  似笑非笑的蘇寧,圍著仙娥轉了一圈兒:“你沒叫我小蓉蓉?”

  “我是是被你氣急了。”

  “我還以為你被人給掉包了?”

  “怎麼可能。你亂說什麼。”

  笑嘻嘻的蘇寧拍了仙娥胳膊一下:“我開玩笑的,你別當真。”

  是哪句話讓她不要當真?

  是犧牲色相,還是懷疑她被掉包?

  仙娥的眼睛笑成月牙,撲倒蘇寧身上搔蘇寧的肋條,惹得蘇寧哈哈大笑,身體扭成了蛆。

  岱宗山山門前,嶽谷真人驚駭的瞪著蘇寧,其他人,也都一臉驚恐的盯著蘇寧。

  尤其是黃芪,眼睛都瞪成了銅鈴,下巴都快要砸在腳面上了。

  “你你你你是誰?”

  朝霞染紅半片天空,黃芪看到了蘇寧腳邊的影子,要不,他還以為大白天見鬼了。

  蘇寧朝嶽谷真人深施一禮:“在下,曾經的天師府弟子芙蓉,曾經的九嶷山弟子蘇寧,現今一個逍遙散人,地仙蘇寧,拜見岱宗山掌令。”

  所有人一臉懵,她說個啥,她說她是誰?

  眾人還在消化蘇寧的話,她又再次開口:“我來,是懇請火金真人賜顆九轉金丹。”

  一頭霧水的眾人,如今又突然聽到蘇寧這般厚臉皮的話,所有人心頭都生出一個年頭:這位大小姐,你以為你是誰!

  九轉金丹可不是路邊上賣了糖球兒,你上下兩片嘴一碰,說要就要。

  嶽谷真人攔住上前的火金真人,沉聲對蘇寧道:“請問姑娘到底是誰?”

  性子急躁的仙娥上前,一口氣兒不喘的將蘇寧的情況說了一遍兒,聽得眾人雲裡霧裡,過了好一會兒才徹底消化完。

  借屍還魂對於修仙者來說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情,但蘇寧與芙蓉長得實在是太像了,而且竟也是仙門中人。

  這未免湊巧得有些像是謊言,玄妙得不像話!

  並不完全相信仙娥所言的嶽谷真人上前一步,以真氣試探蘇寧,驚駭的發現,蘇寧確實如仙娥所講,乃是人類,並非花妖。且其修為乃是地仙級別,在他之上。

  他終於相信眼前人並非是那個花妖芙蓉死而復生。但也不全相信芙蓉魂魄在蘇寧身上重生這件事情。

  “請問,蘇姑娘為何需要九轉金丹?”

  “為救天師府常笑雲天師。”

  聞聽是為救常笑雲,嶽谷真人忙追問道:“常天師怎麼了?”

  岱宗山與天師府相愛相殺,在誤會與和解中不斷掙扎。

  嶽谷真人雖然性子固執,但恩怨分明,天師府不止一次相助岱宗山抗擊惡妖,他自是十分感念。

  況且,上一次天師府來助陣抗擊惡妖,還把人家的寶貴徒弟給搭進去了。

  妖神九尾的魔力能被徹底消滅,是以芙蓉付出生命作為交換代價。如今,往事已經徹底翻篇兒,嶽谷真人對待蘇寧的心態與以往完全不同,客氣了很多。

  “仙門之間,本就該互助互利。況且天師府曾多次響應岱宗山號召,共同抗擊惡妖。就算只拿吾與常天師的個人感情來言,也自是願為其赴湯蹈火。只是”

  嶽谷真人為難的看向火金真人:“只是據我所知,火金真人煉制出的九轉金丹已經全都出手。且手上已沒有多餘藥材再進行煉丹,恐怕……”

  嶽谷真人把話說得十分漂亮,結果到了最後,前面說的全是一堆廢話。

  蘇寧淺笑:“這個請嶽谷真人不必擔心,吾師饋贈了吾不少藥材。”

  說著,蘇寧將身上的小包袱解開,送到火金真人近前。

  火金真人伸手翻看了兩下點點頭:“上品佳物,可惜,少了一味兒最為重要的藥引。”

  蘇寧微蹙眉頭,定定的看著火金真人:“金子不是問題。”

  說著,從包袱中摸出一個金元寶遞給火金真人:“贖回我師父的天師玉牌。”

  之前,火金真人為芙蓉診治,常笑雲出門急未帶銀錢在身上,就將自己的天師玉牌給了火金真人做抵押。

  笑呵呵的火金真人忙收了銀子,雙手奉還玉牌,言這玉牌他一直小心保管,絕對沒受半點兒損傷。

  接著他收斂笑容,無奈道:“蘇姑娘,不是我有意推脫。是真的少一味兒重要的藥引子?”

  蘇寧忙問道:“是什麼?”

  “龍骨草。”

  火金真人言墜龍之地便生有龍骨草,岱宗山西峰便有一處龍隕之所,只是那裡守著一只妖龍,兇猛異常,無人敢近。

  “好。”

  只說了一個字兒的蘇寧將包袱塞到火金真人手中,轉身便走。

  握著包袱的火金真人眼睛一亮:“蘇天師你幹嘛去?”

  “斬妖龍。”

  “小蓉蓉等等我,我和你一同去。”

  仙娥追趕上芙蓉,半轉身同火金真人等人揮手:“等我們的好消息。”

  嶽谷真人望著遠去的兩道麗影,側頭看向火金真人:“那妖龍”

  “她會知難而退。”

  嶽谷真人不贊同道:“那孩子,為了她師父,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之前岱宗山舉辦天師大會,芙蓉為了給常笑雲贏藥,差點兒失血過多死在擂臺之上。

  火金真人點頭:“他師父,是為了保護她。估計這一次,也是。”

  這師徒二人,還真是多磨難。

  他們兩個,已不是師徒關系。她也不再是妖,並無不可,希望二人能有一個好結果!

  站在嶽谷真人與火金真人身後的岱宗山眾弟子,聽著兩個年過半百之人的談論男女情事兒,突然心生感慨。

  到底是時間的力量,還是那常笑雲師徒二人改變了這兩個老古董的想法?

  黃芪望著蘇寧的背影嘆息不止:“沒想到,許久不見,那小丫頭已經成了地仙。可西峰的妖龍,可不是好惹的。”

  殷志平深深的看了一眼蘇寧的背影,什麼話都沒有說,轉身離去。

  膽子變大了很多的黃芪湊到驚鴻近前:“師姐,看來師兄與她的那場比試不用打了。”

  以殷志平現在的修為,自然不是地仙蘇寧的對手,就是他師父嶽谷真人,也未必打得過蘇寧。

  “你也打不過大師兄。”

  驚鴻回了黃芪這一句,跨步離去。

  不甘的黃芪跳腳:“師姐,你是不是喜歡大師兄?”

  鬧了一個無趣兒的黃芪,很快轉換目標,摟著樂童的肩膀安慰道:“你換個人暗戀吧!”

  樂童狠狠踩了黃芪一腳,望向岱宗山西峰:芙蓉師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