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慕仙小花妖 > 第九章 詭計九連環

第九章 詭計九連環

  掉下荷塘的姜沫嗆了一口水,並無大礙。

  他浮出水面之後,覺得身上那股莫名的燥熱一掃而光,腦袋變得清醒。

  “師兄,你沒事兒吧?”

  姜沫笑著安慰水華自己沒事兒,還從水中撈上一條魚,逗得水華哈哈大笑。

  水華朝姜沫伸出手,將他從水中拉出。

  爬到船上的姜沫渾身溼淋淋,好似個落湯雞,但心情十分愉悅,高興並蒂蓮花並未受損,言芙蓉應該很快就會醒來。

  說著,還將抓到的那條小錦鯉放在舟上的水桶中,言錦鯉能夠帶來好運,他要把這條好運氣的小錦鯉送給芙蓉,希望她可以平安無事兒,快些醒來。

  水華臉上的笑容變得有些僵硬:“姜師兄喜歡芙蓉師妹嗎?”

  “芙蓉師妹純真可愛,誰人不喜歡?”

  水華沒再言語,望著姜沫的背影,露出一個詭異笑容。在她的身後,月光籠罩的荷塘中央,並蒂蓮花一側蓮花閃爍銀輝,花開正豔;另外一側光禿禿沒有一片花瓣兒,晦暗無光。

  匆匆趕回天師府的姜沫,匆匆稟告師父並蒂蓮花一切正常,再將裝著小錦鯉的大口瓷缸擺在桌上,才匆匆回房換衣服。

  水華盯著大口瓷缸裡面的小錦鯉,手指微微一動,一條花莖順著桌子腿攀爬到瓷缸之上,好似蛇一般弓起身體,正欲抽打缸中小錦鯉,常笑雲突然出聲。

  “並蒂蓮真的無礙嗎?”

  攀爬在瓷缸上的花莖一下子化為靈氣消散,水華回道:“師父放心,我與姜師兄查看過了,並無問題。”

  常笑雲聞言,陷入沉默,水華轉身行到門口的洗漱架子旁,取下手巾,投入盆中,以清水浸溼,擰半幹,替常笑雲擦汗。

  常笑雲從水華手中接過手巾,水華眼神一暗,隨即腳步踉蹌一下,便往常笑雲身上栽倒。

  坐在床上的常笑雲微微側身而起,避開了水華的投懷送抱,跌坐在床鋪上的水華尷尬的捂住了額頭,言天氣太熱,她好像有些中暑了。

  “你也回去休息,不要因為照看芙蓉,反倒累壞了自己的身體。”

  “我不辛苦,師父不也一直在守著芙蓉妹妹嘛!”

  水華從床榻上站起身,言要去煮兩碗冰糖綠豆湯來替常笑雲祛暑。說著,一溜煙的跑出門去。

  跨出門口的水華停住腳步,她緊握拳頭轉頭,看到常笑雲又坐回了床邊兒,用她給常笑雲擦汗的那個手巾,在輕輕擦拭芙蓉的臉。

  不用祈盼了,她不會醒了!

  什麼帶來好運的錦鯉,皆是無用之物。

  只要過了今晚,芙蓉的身體就會虛化,無法再繼續維持人形。

  所有人皆喜歡芙蓉又如何。就算百年之後,她能從新修出花瓣兒,化身為人。到那時,物是人非事事休,如今這一府牽掛她的人,又能還活著幾人!

  心底不斷發出冷笑的水華行去廚房,屋內,常笑雲挽起袖子,將變得溫熱的手巾再次浸溼,輕拭芙蓉雪白的臉頰。

  芙蓉毫無血色的臉,已經白得好似潔白無瑕的白瓷瓶兒,皮膚近乎透明,脆弱得好似輕輕一碰就會碎掉一般。

  是為師之過,未能照顧好你。

  “師父。”

  芙蓉的聲音突然響起,常笑雲微微一怔,看向芙蓉,卻發現芙蓉仍舊雙目緊閉,並未醒來。

  水華蓮步輕移,從門口走進內,行到常笑雲身前,將綠豆糖水端給常笑雲。

  什麼時候開始,水華的聲音,與芙蓉如此之像了?

  常笑雲並未接綠豆糖水,而是讓水華將昏迷的芙蓉扶起,要給其灌輸真氣。

  水華一下子變了臉色,出言攔阻:“不行。師父為人,芙蓉為妖,若給其輸入真氣,恐導致其體內真氣絮亂,令芙蓉爆體身亡。”

  “你二人雖為妖,但受我靈氣滋養而生,應是無礙。”

  水華不願芙蓉冒這個險,常笑雲言芙蓉已經氣若遊絲,情況越來越不妙,恐怕撐不過今夜。

  我就是希望她今夜過後,不再醒來!

  水華擋在床鋪前,苦苦勸說常笑雲不要衝動,再觀察一晚,若是明日芙蓉還未醒來,到時再孤注一擲也不遲。

  常笑雲看向芙蓉,發現芙蓉的下巴好似變成了透明顏色,急忙推開水華,上前將芙蓉扶起,盤膝坐在其身後,雙掌抵住芙蓉後背,開始給芙蓉灌輸真氣。

  源源不斷的真氣流淌進芙蓉的體內,芙蓉冰冷的身體開始回暖,蒼白的臉龐漸漸有了血色,常笑雲的額頭滿是汗水,水華的臉色十分難看,牙齒咬得“嘎吱”作響。

  但她很快眼珠一轉,計上心來,裝出一副十分關心的模樣:“師父,你體內餘毒未清,不可消耗太多真氣,還是由我來為芙蓉妹妹輸真氣吧!”

  水華上前,想要觸碰常笑雲,攪亂二人的氣息。卻未料到,不慎被常笑雲流出體外的真氣震開,連連向後倒退數步,險些跌倒。

  “水華,你可還好?”

  滿頭大汗的常笑雲收勢,看向嘴角流血的水華,擔心的詢問。

  水華拭去嘴角的鮮血,擠出一個堅強笑容,抱歉道:“對不起師父,給您添亂了。”

  “沒事兒就好。”

  常笑雲說著起身下床,將面色變得紅潤的芙蓉扶躺倒在床上,觀察其反應。

  芙蓉並未出現真氣排斥的反應,常笑雲松了一口氣兒,腳步踉蹌一下,被眼疾手快的水華扶住。

  以袖為常笑雲拭去額上汗水的水華,心疼的落下幾滴眼淚:“師父,您辛苦了。”

  “芙蓉沒事兒便好。”

  水華手上一頓,隨即擠出一個笑容:“多虧了師父,芙蓉妹妹才能無礙。”

  “是我沒能照顧好她。”

  “芙蓉妹妹敬重師父如生身父母,若是醒來聽到您此言,必要傷心。”

  生身父母四個字兒,水華著重加重了語氣兒。

  說完,她又開始勸常笑雲去休息。

  這時,床榻上的芙蓉悠悠醒轉。

  水華發現了,微微側身,有意遮蔽常笑雲的目光,並伸手挽住常笑雲的胳膊,言芙蓉已經無礙了,要送修為損耗嚴重的常笑雲回房休息。

  只要將常笑雲送走,她還有機會,讓芙蓉無法平安度過此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