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慕仙小花妖 > 第四十六章 傲慢與偏見(4)

第四十六章 傲慢與偏見(4)

  []

  https:///最快更新!無廣告!

  常笑雲不明白,他收什麼樣的弟子,關其他仙門什麼事情?

  “吾之弟子,吾自會教導,不勞煩旁人操心。”

  險些被氣個仰倒的嶽谷真人,記得印象當中的常天師是個隨和之人,沒想到卻是如此油鹽不進!

  氣氛因常笑雲生硬的語氣變得刀光劍影,異常緊張起來。

  一鳴大師上前一步,朝常笑雲念了一聲佛號:“阿彌陀佛!常天師,恕貧僧直言,你身為天師,怎可與妖類為伍?”

  “人有善惡之分,妖亦是如此。大師胸懷寬廣,兼濟天下,不該有此偏見。”

  一鳴大師覺得常笑雲此言似乎說得在理,便退後不再言語。

  “怕是常天師,並不真的了解自己的這個徒弟!”

  常笑雲不解的看向嶽谷真人,嶽谷真人冷冷回視常笑雲:“常天師的這個無品小徒弟,殺人飲血,人證物證具在,抵賴不得!”

  “不可能。”

  常笑雲語氣斬釘截鐵,言他了解芙蓉,她絕對不會無故殺人。

  仙娥也是憤憤然的眼皮一翻,讓常笑雲不用與嶽谷真人這個死腦筋多說廢話,浪費口舌。今日他們就要帶小蓉蓉走,誰若是有本事攔著,盡管放馬過來。

  芫華真人猛地一抖軟劍:“這裡是岱宗山的地盤,容不得你撒野。”

  氣氛再次陷入僵局,雙方人馬橫眉立目,爭吵的吼聲都能將河面掀起層層水浪。

  肅然的嶽谷真人朝吵嚷不休的眾人一揮袍袖,示意禁聲。

  “岱宗山乃第一名門大派,一向以德服人,絕不會平白誣陷他人。來人,帶證據上來。”

  幾名人高馬大,術袍染血的岱宗山的弟子,抬著一具年輕男子屍體走上前,擺在眾人面前。

  屍體胸口破了一個大洞,創口處泛白,衣服上並未有多少血跡。

  小梅子等女孩子看到這猙獰屍體,全都嚇得倒吸一口涼氣,紛紛後退,不敢細看。

  “此人被妖刺穿胸口,吸幹了心頭jing血......”

  嶽谷真人的話還未說完,性子急的仙娥就一臉嫌惡的嚷道:“我家小蓉蓉純真善良,絕對幹不出這種惡心的事情。”

  常笑雲十分認同的點頭,天師府其他弟子也都紛紛點頭,言殺雞宰魚這些事情芙蓉坐起來,確實比小商販還在行。但說她無故殺人還喝血,絕對不可能。

  胡須亂顫的嶽谷真人狠狠瞪了一眼打斷他的仙娥天師,當其是空氣無視,又喚弟子帶人證上來。

  之前,真的跑去茅房拉屎的餘富被找到了。

  頭戴蓮花冠,身穿灰黑色術袍的餘富由岱宗山弟子攙扶著,一瘸一拐的行到眾人身前。

  諸葛神宗的大司馬玄葉看到餘富,立刻沉下臉:“你不好好參加天師大會,深更半夜的出去瞎跑什麼?”

  餘富“撲通”一下跪倒在地,一把抱住大司馬的大腿,聲淚俱下,嗓門兒好似只公鴨子生了顆鴕鳥蛋:“師父啊,師父啊!徒兒差點兒就再也見不到您了。”

  餘富的語氣好似哭喪叫魂兒,差點兒沒把大司馬直接送走。

  大司馬讓他等會兒再嚎,讓他趕快說說,到底遇到了什麼事情?

  餘富言他昨夜吃太多撐到了,就在白頭鎮外面散步消食兒,偶然間發現一貌美女子,一時鬼迷心竅色心起,尾隨其身後,不知不覺中行到了鐵山屯附近的山中。

  那身姿妖嬈的女子突然轉身,朝其嫵媚一笑,勾得他心神蕩漾,不知不覺就與其行進樹林,以天為被,以地為床,行起媾和之事兒。

  誰知,餘富正心神蕩漾時,女子突然對他發起攻擊。

  還好餘富是個天師,一掌拍在女子的胸口,逃過一劫。

  但忙亂逃亡中,不慎滾落下山坡摔傷了腿,當時腦袋還撞到石頭昏了過去。

  待他醒轉之後,聽到林中嚌嚌嘈嘈,看到了岱宗山的弟子。

  這才知,昨夜在他遇襲之地,死了一名年輕後生,被妖刺穿心髒,吸走了心頭jing血。

  脊背發涼的他暗暗慶幸,若自己非仙門中人,而如這後生一般手無縛雞之力,恐昨夜已經命喪黃泉。

  心有餘悸的餘富聲音又是顫抖,又是憤怒,揚言一定要除此惡妖。

  仙娥天師聽得雲裡霧裡,甚是不耐煩,問他遭遇此事兒,又與小蓉蓉有何關聯?

  “她,就是昨夜誘我之人!”

  猛地挺直脊背的餘富,異常憤怒的伸手指著常笑雲懷中的芙蓉,眼神可怖,像是馬上就要抽出刀子,剮了芙蓉一般。

  “呸,你少玷汙我家小蓉蓉名聲!”

  瘸了一只腳的餘富跳著腳,好似一只受驚的彈塗魚,指著芙蓉說其就算是化成灰他也能認得,就是芙蓉昨夜引誘他媾和,還想殺他。

  “啪”的一聲,梁君抬手,扇了餘富一耳光。

  “不許你侮辱我師妹。”

  眼見徒弟被打,諸葛神宗大司馬立刻上前,抬手回扇梁君一耳光。

  不怕事兒大的仙娥見了,立刻挺身上前,一邊喝罵大司馬竟敢胡亂打人,一邊將其頭上蓮花冠劈手打落,場面瞬間失控。

  被卷入亂戰之中的嶽谷真人,稀裡糊塗的險些被人把胡子都扯光了,忍不住怒吼一聲。

  所有人全都停止了動作,擂臺周圍瞬間鴉雀無聲。

  高空之上,擠破雲層的悶雷像是回應嶽谷真人的憤怒,轟的一聲,砸在擂臺之上。

  被常笑雲砍斷的擂臺,餘下的半壁殘骸“譁啦”一聲,徹底的倒了臺,險些將距離最近的嶽谷真人埋在下方。

  “雷公爺爺作證,我絕對沒有撒謊誣陷人。”

  滾滾塵煙之中,滿面塵土的餘富對天起誓。言他所言若有半句虛言謊話,願挨天打雷劈!

  餘富信誓旦旦,不似作假,常笑雲凝視其看了半晌,聲音風卷雲舒:“我願與弟子芙蓉留下,配合岱宗山調查此事兒。”

  仙娥一聽就不幹了:“常天師,你不知道,芙蓉與姜沫等人在來岱宗山的路上皆遇截殺,因此受傷,輸了比試。此事兒還未調查清楚,你們留在此處,恐受迫害。”

  臉色陰沉的嶽谷真人,問仙娥這若有所指的話,究竟何意?

  “究竟是何意,大家皆心知肚明,除非有人豬油蒙了心,才會聽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