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慕仙小花妖 > 第三十五章 山路十八彎之迷路

第三十五章 山路十八彎之迷路

  []

  https:///最快更新!無廣告!

  芙蓉救師父心切,詢問梁君可知有什麼辦法?

  晃神的梁君並未聽見芙蓉的詢問,芙蓉湊上前,伸手在梁君眼前晃了晃。

  回過神來的梁君就看到芙蓉粉嫩嫩一張俏臉近在眼前,不由得臉一紅。

  “師妹,你說什麼?”

  “師兄可知有什麼辦法能讓師父蘇醒過來?”

  梁君拂了拂袖子,幹咳一聲,掩飾自己的尷尬。

  “之前仙娥天師曾言,今年的天師大會獎品是顆大還金丹,能修復師父的內傷。”

  今年的天師大會,那不就是幾天之後!

  芙蓉聞言,二話不說,立即衝出門去,眨眼間就不見了蹤影。

  呆坐在屋內的梁君半天才反應過來,急忙追趕出去,早已不見了芙蓉的身影。

  岱宗山的山道之上,負責下山採買的岱宗山眾弟子有說有笑,突然行在最前方的領隊大師兄殷志平猛地停住腳步。

  眾人面面相覷,不明所以,看到殷志平面色凝重的側身凝視道邊的一片小樹林,知有異,緊張的詢問怎麼了?

  “有血腥氣兒。”

  殷志平說完,提著劍,一個縱身,躍進小樹林內。

  其他岱宗山弟子也都紛紛拔劍,跟在殷志平身後跳進樹林,警戒著向前行進。

  林中野花開得爭奇鬥豔,樹木枒杈縱橫交錯,岱宗山弟子謹小慎微,放緩腳步。

  突然,一顆火棗砸在岱宗山弟子黃芪的頭上,他嚇了一跳,不由得驚叫一聲。

  殷志平狠狠瞪了一眼膽小鬼師弟黃芪,正欲開口,突然有一道身影從前方樹林內衝出,帶起一陣腥風。

  “是妖。”

  黃芪驚呼一聲,後退一步,左腳絆右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一個長著黃棕色獸毛,三分似人,七分似獸的猞猁妖,慌不擇路的衝到岱宗山弟子的身前。

  面容醜陋的猞猁妖嘴上全是鮮血,雙肩低垂著,紅腫得十分厲害,好似被人用棍子敲斷了兩側鎖骨抬不起。

  “食人惡妖哪裡走。”

  殷志平念著天師降妖除魔登場時的基本臺詞兒,揮劍砍向猞猁妖。

  這時,又有一道身影從樹林深處衝出,剛剛站起身的黃芪嚇得再次跌坐在地上。

  這一次他不是左腳絆右腳,而是被根兒樹枝絆倒,但驚呼聲一如既往的如老鴰叫:“還有一只妖。”

  岱宗山弟子忙放眼望去,只見一個女子,桃花面,杏核眼,身穿天師服,手中握著兩條花莖長鞭,好似一只花精靈,翩翩飛落在眾人身前。

  翻了一個白眼兒的驚鴻,一拳捶在黃芪的頭上:“再亂喊亂叫,我就捶暴你的狗頭。”

  黃芪一臉尷尬的捂著腦袋站起身,瞪向突然登場的女天師:“你是誰,為何無故跳出來嚇唬人?”

  “我叫芙蓉,來自天師府。”

  芙蓉一臉無辜,她從梁君師兄那裡得來消息,知曉岱宗山今年舉辦的天師大會獎品能醫治常笑雲的內傷,便火急火燎的趕來。

  誰知,她不識得路,行到岱宗山下之後,無論如何也找不到山門。

  正在林中覓路之時,她撞見猞猁妖行兇,便聽從師父常笑雲的教誨,盡天師職責,出手除害。

  黃芪上下掃了芙蓉一眼,哼了一聲,言他們岱宗山有守護大陣,豈是什麼人隨隨便便想要入山就能進得去的。

  芙蓉恍然的一捶手:“哦,原來如此,難怪我找不到門兒。”

  眼見芙蓉嬌憨可愛,渾然天成,沒有一絲的刻意的矯揉做作,黃芪突的一下子臉紅了。

  但當他瞄見芙蓉腰間並未懸玉,乃是一個無品天師,又忍不住輕視一曬:“你是來參加天師大會的?”

  芙蓉點頭,隨即眼睛一亮:“各位師兄師姐是岱宗山的弟子嗎?”

  黃芪一臉驕傲的揚起下巴:“沒錯。吾等正是岱宗弟子。”

  “太好了。師兄可以帶我上山嗎?”

  岱宗山弟子一向高傲,不將其他仙門放在眼中,黃芪掃了芙蓉一眼,心說一個無品天師也想參加天師大會,真是自大。

  其他岱宗山弟子也認為,天師府在上一屆大出風頭之後便目中無人,以為在天師大會拿名次十分簡單,才會就連個無品天師也妄想參賽。

  “天師大會並非在山上舉行,師妹下山去白頭鎮內等候便可。”

  驚鴻倒是覺得芙蓉有種渾然天成的可愛,好心告知。

  芙蓉再次一捶手心:“哦,原來如此。感謝師姐指路。”

  笑如春花燦爛的芙蓉,揮手向驚鴻與黃芪等岱宗山弟子告別:“師哥師姐們,咱們天師大會再見。”

  一道身影,突的擋在芙蓉身前,沒有看路的芙蓉一頭栽進對方的懷中。

  黃芪看到芙蓉頭上,殷志平那張沒有表情的臉,不禁替這個叫做芙蓉的無品糊塗小天師默哀!

  他家大師兄殷志平可不似他這般憐香惜玉,完全就是一整塊兒鐵疙瘩鑄就的人,沒心、沒肝、沒肺也沒溫度,平時十分不喜別人觸碰其身體,無品小天師要倒大黴了!

  殷志平銳利如刀的眸光,掃過岱宗山一眾師弟師妹,登時驚得黃芪等人站直身體,一動不敢動。

  收回目光的殷志平後退一步,與芙蓉拉開距離,聲音好似冰塊一般,冷冰冰、硬邦邦的砸在芙蓉身上。

  “那猞猁妖,可是你所傷?”

  捂著被撞鼻子的芙蓉,眼淚汪汪的點頭:“我看它殺人,就教訓了它。”

  這時,岱宗山的弟子終於想起那頭被遺忘的猞猁妖,心說完蛋了,只顧著關注天師府這個迷糊可愛的無品小天師,完全忘記要幫忙大師兄殷志平除妖。

  殷志平眼風掃過芙蓉只掛了一個荷花香囊的腰間:“你說你來自天師府?”

  芙蓉點頭:“我叫芙蓉,我師父叫常笑雲。”

  提起師父的名諱,芙蓉十分傷心難過,突然心髒好似針扎一般疼了一下,但轉瞬即逝。

  殷志平看著臉色突然變白的芙蓉,似有難言痛楚,道了一句“祝你好運”,便揚長而去。

  驚鴻等岱宗山弟子,急忙追趕殷志平的腳步,黃芪深深的看了一眼芙蓉:“你別亂跑,趕緊下山,咱們天師大會再見。”

  說完,朝芙蓉揮了揮手,快步追上隊伍,心裡不知為何,有一絲甜蜜的滋味兒。

  驚鴻眼見黃芪雙頰微紅,挑了一下眉毛:“黃芪師弟莫不是看上那個無品小天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