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慕仙小花妖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美人在側心猿意馬

第一百七十三章 美人在側心猿意馬

  透著深不可測,捉摸不定氣息的蘇寧令人感到十分的陌生。

  易定勝定定的看著眼睛微彎,但眼神兒凌厲;語氣平和,但有股咄咄逼人氣勢的蘇寧,心中冒出和花魁鳳仙差不多的感受。

  這女人身上,已經完全不見芙蓉師妹的影子!

  而有此想法的人,自然不止易定勝一人!

  梁君看著眼神忽明忽暗,隱隱透著危險氣息的蘇寧,臉色陰沉得是能滴下水。

  他師父的感情,又遇到難關了。

  而關鍵是,他擔心這女人,會冒出什麼危險的想法。

  秋風涼涼彈著琵琶,清音入耳,花魁鳳仙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穩定心神,語氣故作輕松。

  “你不記得了?”

  “嗯。我不記得了。你不妨同我說說。”

  語氣直白坦蕩的蘇寧,雙眼不錯神兒的緊盯花魁鳳仙,看得花魁鳳仙有點兒心慌,有點兒心虛,七上八下。

  “之前,東平郡徐伯的小兒子,被”

  “鳳仙姑娘。”

  常笑雲喚住花魁鳳仙,再次對其道:“吾說過了,有何事兒,請到天師府”

  打斷花魁鳳仙的常笑雲話還未說完,反被蘇寧伸手打斷。

  蘇寧雙眸炯炯有神,撇撇嘴,略顯不滿的問常笑雲:“這位兄臺,我與鳳仙姑娘之間的事情,你為何要插手?”

  蘇寧的語氣、表情和態度,無一不在表達一個意思,就是“你算老幾,管姑娘我的閒事兒”。

  險些被氣個仰倒的易定勝再也安耐不住,上前同蘇寧理論:“蘇天師,你失憶不得了。那我告訴你,你之前可是死皮賴臉的跑到天師府追我師父。還有…”

  失憶的人自然啥都不記得了,易定勝說這話,純是為了出心頭一口悶氣。

  但也只說了短短兩句,就被師兄姜沫扯住,讓他不要添亂,把事情交給師父自己解決。

  怔愣盯著易定勝的蘇寧,過了好半天才緩過勁兒來,她轉頭看向常笑雲,細細的打量起來。

  凹陷的眼窩,左邊一縷白發,胡茬兒沒剃幹淨的下巴,眼前這男人身上,除了一雙憂鬱的眼睛外,沒有一處是她會喜歡的地方。

  還有,這男人應該人到中年了吧,她一個花樣年紀的黃花大閨女,怎麼可能會放著那些俊俏少年郎不歡喜,偏偏挑了他。

  且聽這黑臉小子言,還是她厚臉皮追的他。

  瘋了吧!

  是她瘋了,還是說這話的黑小子瘋了。

  明明她娘說,是這男人對她有好感。

  很快就開始理性思考的蘇寧,再次上下打量常笑雲。

  若黑臉小子說的是事實,那麼她追求常笑雲必然是有原因。

  除了心頭,還能是何原因?

  哦。她想起來了。

  她下山之時,曾揚言想要尋一個修為高深的天師雙修,好突破到地仙級別。

  所以,她便尋了東平郡修為最高的常笑雲。

  蘇寧,你墮落了!

  你竟然為了修行上的突破,連美色都丟棄了!

  易定勝將蘇寧臉上的所有表情變化看在眼中,看到她以一種十分嫌棄和不可思議的眸光掃過自己師父時,他差點兒氣瘋了。

  “我師父是因為救你,才容顏衰”

  “定勝,你回天師府去。”

  沉著臉的常笑雲打斷易定勝,易定勝倔強的瞪著蘇寧,最後異常不甘的“哼”了一聲,轉身憤然離去。

  姜沫不放心賭氣離去的易定勝,急忙向常笑雲告辭,然後追了過去。

  站在石階上的花魁鳳仙,靜靜的欣賞著常笑雲臉上的哀傷、糾結與痛楚。

  突然,蘇寧一腳踏上石階,湊到花魁鳳仙的近前,聲音沙啞道:“你好香。”

  冷不防受驚的花魁鳳仙向後倒退一步,蘇寧隨即又意味深長的道了一句:“你太香了。”

  花魁鳳仙不懂蘇寧這般登徒子的行徑是為何,詫異的看著蘇寧。

  淺笑嫣然的蘇寧轉身朝常笑雲拱手抱歉:“吾需要同鳳仙姑娘聊聊,追憶一下曾經的約定。感謝常天師今日陪我逛街,先告辭了。”

  蘇寧說著,笑對花魁鳳仙,朝春香樓內比了一個請的手勢。

  “寧兒。”

  常笑雲出聲喚住蘇寧,但似乎有些糾結,沉默了許久才開口道:“你可以同我談談嗎?”

  蘇寧微微一笑:“改日吧!”

  一把牽起鳳仙的手,蘇寧頭也不回行進春香樓。

  常笑雲伸手,想要扯住蘇寧的手臂,但只有輕飄飄的衣袖劃過他的掌心,未能握住。

  彩袖殷勤捧玉鍾,當年拚卻醉顏紅。

  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

  春香樓,玉璧雕梁,紅紗羅帳,東平郡最美的銷金窟,最多的美人集中營。

  美人多,而又都美的各不相同。

  來這裡的客人,目的卻都是一個。

  今日唱曲兒的姑娘聲音曲折深婉,巧笑著吐出勾人的豔詞浪曲,眼底深處卻是極盡的清澈、清醒,冷眼旁觀金碧輝煌下的悲歡離合。

  身姿妖嬈的姑娘,滿臉堆笑的坐在肥胖客人大腿上,殷勤勸酒,但頭卻向後仰著,盡量與滿嘴酒氣的客人胖臉拉開距離。

  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客人,一杯接著一杯喝光姑娘手中的杯中酒,一雙大手不安分的上下其手,歡樂肆意的大笑,酣暢淋漓,醉倒溫柔鄉。

  也有那愁眉不展的姑娘,喝得比客人還猛,很快就醉倒在桌下,不願清醒。這樣,便能忘記那個令她魂牽夢繞,相思至極,曾一臉真摯向她許下過承諾,卻再也未露面的有情郎。

  蘇寧扯著花魁鳳仙踏進春香樓大堂時,所有人皆投來詫異目光,瞬間安靜了幾秒鍾,但隨即歡聲笑語繼續。

  來這裡的人,全都是為了找樂子,沒有客人關心其他客人是男是女,是富是窮,十分諷刺的令春香樓成為了人人平等之所。

  笑得花枝亂顫的老鴇,眼裡只有銀子,不問其他。

  手中握住銀錠子,臉上塗了三層粉的老鴇,親自將蘇寧引進花魁鳳仙的房間,便十分識趣兒的關上房門,世界一下子安靜下來。

  蘇寧背著手,緩緩踱步,環視花魁鳳仙的屋子。

  這應該是她見過最為雅致的青樓房間,沒有妖豔的花朵,只有素雅的幽蘭;沒有春宮畫卷,只有山水鳥獸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