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慕仙小花妖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樹上紅葉連晚霞樹下黃葉遮衰草

第一百六十八章 樹上紅葉連晚霞樹下黃葉遮衰草

  時間在烈日與陰雲不停的打鬧間、在田地秧苗由綠變黃中,悄然流逝。

  大暑邁著火辣的步伐,大刀闊斧的登場。

  蘇寧昏迷了一個月,仍舊沒有醒轉的跡象,但原本凹陷的面頰已經恢復些圓潤,雪白的皓腕看上去也不再似一掐就斷,身體機能也好轉很多。

  因為天氣炎熱,常笑雲每日都會為蘇寧擦拭手腳,在他心中,蘇寧已經是他的妻子,他並不避嫌。

  反正他這一輩子,除了蘇寧,不會再娶其他人。

  岱宗山的一眾人,全都被常笑雲的痴情打動,不少女弟子皆想自己也能遇到一個像常笑雲般情深義重,肯為自己不顧生命安危在自身養蠱蟲的男子。

  在常笑雲拉高好男人水準之時,有很多人不知曉,蘇寧曾為常笑雲做過的付出只多不少。

  時間對於有些人來說,像是指縫間流走的細沙;而對於另外一些人來說,像是心髒在烈火中炙烤。

  有人在看不到希望的無盡等待中絕望,有人開始慢慢變成習慣。

  不知不覺間,又過了一月,到了暑氣為止的處暑時節。

  蘇寧的狀態已經完全穩定下來,容貌恢復了五分,好似一個等待王子吻醒她的睡美人。

  一直頭發蓬亂,胡子拉碴的常笑雲,一日將自己好好修飾一番,裡外煥然一新,向火金真人與嶽谷真人辭行,他要帶蘇寧回天師府。

  以蘇寧眼下的情況來看,舟車勞頓並無問題,但火金真人還是希望常笑雲二人能夠留下,他想要再為蘇寧醫治一月,興許能將蘇寧救醒。

  火金真人乃是現今最具盛名的醫者,若他無法令蘇寧清醒過來,恐蘇寧很難再蘇醒。

  一月的時間,也是最後的希望,常笑雲在思量了一番後,點頭同意了。

  三十個日日夜夜,火金真人、常笑雲,以及岱宗山的眾人在焦慮不安,思緒難寧中黯然度過。

  最終的結果是,蘇寧未能醒來。

  而歷經三個月烽煙戰火的仙娥,率眾班師回朝。

  歸期已至,收到常笑雲信箋的姜沫,帶著易定勝前來岱宗山接常笑雲與蘇寧二人返寧歸家。

  仙娥想要幫二人打點行李,卻發現,二人除了佩劍,並無行囊。

  她眼圈泛紅,強顏歡笑:“辛苦了三個月,吾也去天師府散散心。”

  三個月的浴血奮戰,仙娥實現了當初在岱宗山許下的誓言,帶領眾志成城的各大仙門,絞殺無數惡妖。

  狐妖一族的狐王胡大仙在激戰中戰死,狼妖一族傷亡最為慘烈。

  各大仙門讓狼族好好領悟一番,它們不該招惹仙門。

  妖族大傷元氣,恐近幾年皆要休養生息,絕對不會再惹是生非。

  不過各大仙門也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又有一批優秀年輕天師隕落,以此換來數年太平安穩。

  作為領隊的仙娥之辛苦不言而喻,原本夭桃一般豐滿的身姿,如今猶如柳枝條。

  疲憊不堪,身上硝煙氣息還未盡散的仙娥現在最需要靜養,否則身體肯定吃不消。

  然而以蘇寧的情況來看,仙娥若是跟去天師府,必定每日要殫精竭慮,寢食難安,根本無法將養好自己的身體。

  小梅子立馬相勸,然以仙娥的性子,她又如何能聽。

  仙娥翻身騎在夫諸之上,笑道:“借天師府的光,吾也騎乘一次神獸。”

  往昔,除了蘇寧之外,即便是常笑雲若想要騎夫諸,皆要受它一頓脾氣。

  不過今日,夫諸對仙娥並未鬧脾氣,溫順許多。

  未能勸動仙娥,小梅子嘆了一口氣兒,言她和師姐靈芝會帶領同門回仙門復命,希望仙娥在東平郡好好散心。

  眾仙門除妖大捷,於岱宗山歡宴,天師府一眾與仙娥皆未參加,隔日護送至今昏迷不醒的蘇寧回東平郡。

  然翌日一早,身心疲憊的仙娥病倒了,未能同常笑雲等人前往天師府。

  十月初,露氣寒冷。

  樹上紅葉連晚霞,樹下黃葉遮衰草,像是財神傾倒了聚寶盆,散落無數金子。

  車隊到達東平郡時,東平郡陽光明媚,百姓秋裝輕薄,天師府一片蕭條。

  休整三日,常笑雲臥房內,梁君站在三日未眠的常笑雲身側,猶豫再三,終是忍不住開口。

  “師父,是否應告知蘇府一聲?”

  這三日,常笑雲也在思考這個問題。

  他與蘇寧還未成親,若蘇家知曉蘇寧現在這般情況,一定會將蘇寧接回去。

  他不想蘇寧離開。

  不忍心開口的姜沫,踟躕半晌後,也對常笑雲道:“師父,蘇天師畢竟是蘇家女兒”

  “去吧!去通知蘇府。”

  “是,師父。”

  姜沫與梁君二人異口同聲領命,但二人看著昏暗床角處靜坐呆看蘇寧的常笑雲,雙腳似扎根在地上,半天沒有移動半步。

  “去吧!”

  常笑雲似用盡全力吐出這兩個字兒,姜沫躬身行禮,退出房內。

  寂靜一室,常笑雲動作極輕的撫摸蘇寧蒼白清瘦臉頰,張了張口,卻是一句話也未能說出。

  片刻後,院中響起急促腳步聲。

  “寧兒,吾的兒啊!”

  蘇夫人腳步未至門口,哭喊聲已傳進門內。

  蘇正扶著腳步踉蹌,跌跌撞撞的蘇夫人快步行進屋內,身後跟著的城主蘇幕,由婢女春巧和環兒二人架著,像是沒有魂魄的木偶一般跨過門檻兒。

  最後進門的是姜沫,在他的臉上,有著一個十分清晰的紅色掌印。

  慌亂奔到床榻前的蘇夫人,當看到脖子上傷痕累累,昏迷不醒的蘇寧時,驚呼一聲“吾兒”,一下子撲倒在床榻上,險些昏死過去。

  “我的兒啊!你怎麼會變成這副樣子?”

  終於回過神來的城主蘇幕也腳步不穩的奔到床榻前,險些摔倒。

  雙眼含淚的蘇正,看向木楞好似丟了魂兒的常笑雲:“常天師,我姐這是怎麼了?”

  常笑雲雙膝一彎,跪在地上:“萬分抱歉,是我沒能照顧好寧兒。”

  蘇夫人驀地狠狠瞪向常笑雲:“我將寧兒交給你,你就是這般照顧她的?”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是我沒能照顧好寧兒。”

  常笑雲垂著頭,愧疚不已。

  易定勝很想上前為自己師父分辯兩句,此番事情並不怪他師父,是狐妖九兒太過狡詐,狼妖塔木太過歹毒。

  還有,若不是他師父以自身養蠱,蘇寧早已命喪黃泉。

  但他被姜沫與梁君死死按住,動彈不得,且梁君還壓低聲音警告他不許亂說話。

  心內委屈的易定勝,當看到躺在床上的蘇寧時便冷靜下來,設身處地的換位思考了一下,若是自己女兒變成這般模樣躺在那裡,估計他也情難自控,會發很大的脾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