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慕仙小花妖 > 第九十四章 中央大街上啼笑皆非的情況

第九十四章 中央大街上啼笑皆非的情況

  雞叫三聲,東平郡的南北中央大街上,像是趕集一般熱鬧。

  天師府的姜沫、梁君和易定勝三人,不放心常笑雲單獨跟隨蘇寧前往城主府,偷偷尾隨在後。

  三人剛一走到中央大街上,就被好幾夥兒人團團圍住,“啪”的一聲,展開手中一副又一副的女子畫像。

  “姜沫天師,看看我家金珠,還有月餘便可及笄,陪嫁百兩銀子,姜天師可願喜結良緣?”

  小胡子亂飛的男子話音剛落,就被個富態胖男子擠開:“天師,天師。看看我家的美玉,馬上就及笄了。我家願陪送百兩銀子,外加房屋一間,良田十畝。”

  “我已經有婚約了。”

  姜沫和小梅子已經定親,若不是出了芙蓉之事兒,二人已經擇選良辰吉日了。

  “沒關系,我家小女願做妾。”

  一婦人擠上前,非要姜沫納她家女兒為妾。

  “這位大姐,我與心儀之人只願比翼雙飛,不如......”

  姜沫想將這好事兒推給師弟,結果就看到梁君被七八個漢子扯著,衣服都快被扒光了。

  易定勝更慘,被三四個壯漢直接抬起,朝著迎著夕陽遠方奔去,空中飄來他聲嘶力竭的求救:“師兄救命,有人劫色啊!”

  東平郡大街上之所以會出現這令人啼笑皆非,又十分詭異的情景,完全就是被最近兩起未及笄少女奸殺案給鬧的人心惶惶。

  蘇寧站在個賣糯米團子的小攤子旁,看著易定勝似頭待宰的大肥豬一般被人抬走,她差點兒把頭給笑掉了。

  這時,一道白色身影於紛紛擾擾之中,不染塵囂,獨善其身的行到她身前。

  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不對,這句詩用在這裡似乎不太恰當。

  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這一句也不太恰當,但她希望是這一句。

  雙修,果然還是得尋這般雋雅拔俗,賞心悅目的男子才提得起jing神。

  終於,梁君再也忍受不住居民們的熱情,一躍而起,朝著遠方逃竄。

  梁君的逃跑引發人流湧動,常笑雲被人撞向蘇寧。

  蘇寧也學常笑雲剛才向旁邊閃避,卻被糯米攤位老板朝前推了一把。

  “你別撞翻我的攤子。”

  神助攻的小攤老板一出手,蘇寧與常笑雲結結實實的撞在一起。

  蘇寧的鼻子心肝不情不願的與常笑雲結實堅硬的胸膛來了一次親密接觸,她眼淚險些流下來。

  “你沒事兒吧?”

  常笑雲扶住蘇寧的手臂,蘇寧搖頭,推開他的手,然後伸手一把攔住一名向後跌倒的妙齡女子,手還不老實的在人家女子腰間摸了一把。

  她這手法,都是練什麼技藝學來的?

  剛剛有個小偷,趁亂順走一女子腰間的錢袋兒,蘇寧撞向常笑雲的瞬間,將小偷順走的錢袋兒又順了回來,剛剛系回女子的腰間。

  常笑雲全都看在眼中,覺得她這手法嫻熟得有些可疑。

  常笑雲的懷疑合情合理,這是蘇寧從前順走他爹腰間錢袋練出來的技能。

  深藏功與名的蘇寧一把抓住常笑雲的手:“走吧!”

  只剩下一人的姜沫還在孤軍奮戰,本欲向師父求救,卻看到蘇寧牽住了他師父的手,急忙喊道:“你要帶我師父去哪裡?”

  但很快,他就被相看未來女婿的人流淹沒。

  扯著常笑雲手奔跑的蘇寧,繞開擁擠的人群,笑容燦爛的轉過頭:“跟緊了。”

  燦燦烈陽下,蘇寧明亮的笑容令人炫目,恍惚間,常笑雲耳邊突然響起一個聲音。

  “師父。”

  “芙蓉。”

  蘇寧猛地停下腳步,語氣明顯不高興:“你喊誰。”

  常笑雲沒有出聲,蘇寧氣得一跺腳:“跟我在一起你還想她,我就那麼不如她嗎?”

  常笑雲扯開蘇寧牽著的手:“我還有些事情。先回去了。”

  說著轉身,卻被上前一步的蘇寧扯住:“咱們是去辦正事兒。不是我誘拐你,你放心。”

  說完,不再給常笑雲逃跑的機會,緊緊牽起常笑雲的手,笑著朝前跑去。

  春香樓前,常笑雲停住腳步,甩開蘇寧的手,臉色難看。

  “來這裡能辦什麼正事兒?”

  蘇寧明眸亮晶晶,反問道:“妓院是什麼地方?”

  常笑雲直白回道:“男子尋歡作樂之所。”

  這男人,回答要不要這麼實在。

  “妓館,一向是各處消息傳遞流通最廣最多的地方。”

  蘇寧說著,伸手幫常笑雲整理了一下衣襟,拍了拍常笑雲的手臂。

  “常天師,一會兒就看你的了。”

  看他什麼?

  常笑雲一頭霧水,但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春香樓寬敞的廳堂內,常笑雲脊背筆直,面容緊張,目不斜視的盯著桌上幾碟小菜。

  如今的他,就像是一盤水晶蹄髈,誰都想要伸一筷子。

  “姑娘們,有沒有人想要與常天師一塊兒喝花酒啊?”

  這話不是老鴇招呼姑娘陪酒的說詞,而是出自蘇寧。

  攔住如狼似虎姑娘們的蘇寧笑顏如花:“美麗的姑娘們,你們可聽仔細了。只要你們知曉有關城中兇殺案的消息,就可以坐在常天師身旁。”

  為表誠意,芙蓉還特意命人取來一條長條板凳,給姑娘們創造更加貼近常笑雲的條件。

  “我我我,我知道。”

  身姿窈窕,性子潑辣的媚兒舉手,袖子滑下雪白如藕的手臂,一邊扶正被險些擠掉的紅寶石步搖,一邊擠上前,伸手就要拉扯常笑雲,被蘇寧一把抓住手腕。

  “這位漂亮姐姐莫要心急,你先同我說說,我看這消息,是否夠價坐在常天師身邊兒。”

  媚兒立刻湊到蘇寧耳邊,生怕別人聽見,極小聲的說城中的“沈半仙”言,犯案非人乃是要,且這妖,並非是普通的狐妖狼妖,而是花妖樹jing之流。

  洋洋自得的媚兒言沈半仙乃是神算子,平時講一些客人的修短窮達十分靈驗,他說的話準沒錯兒。

  這些話,全是那日她與常笑雲在被害少女房中討論的事情。

  唉,這些江湖騙子神棍還真是不靠譜!

  笑盈盈的媚兒,扭著腰肢就要坐在常笑雲身側,被蘇寧一把扯住。

  “姑娘,這些事情人盡皆知,抱歉了,你不能坐下。”

  “什麼?誰說的?”

  豎起眼睛的媚兒覺得蘇寧是在耍賴,立刻詢問周圍人,結果真就是人盡皆知。

  消息閉塞的媚兒哼了一聲,美目一轉,雙手環住常笑雲的脖子,常笑雲登時身體緊繃,似根繃緊得快斷了的琴弦。

  “常天師,媚兒久仰......”

  “啪”,蘇寧一擊手刀,砍在媚兒後脖子上,媚兒立刻順著常笑雲的脊背滑落,癱軟在地。

  “別在本大小姐面前耍那些花花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