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慕仙小花妖 > 第一百零八章 今非昔比

第一百零八章 今非昔比

  今非昔比,蘇寧不再是從前那個在地仙木客身前無法過一招的小小花妖芙蓉。

  地仙木客眼神凌厲,不屑道:“那就把你的魂魄交出來。”

  五六道綠色旋風擊向蘇寧,蘇寧頭上的懸著的數百柄劍嗡嗡作響,不停震動,伺機而動。

  常笑雲一閃身,立於蘇寧身側,清風劍一揮,洪水猛獸一般的劍氣斬向旋風。

  “你別想再動她一分一毫。”

  如潮劍氣與旋風撞擊在一起,激蕩起磅礴氣浪,春香樓朝南的窗戶全都盡數粉碎。

  地仙木客迎風而立,雙袖揮舞,兩道二人環抱粗的旋風發出虎嘯一般的聲音,衝撞向常笑雲二人。

  地面上斷磚碎瓦片被卷入其內,周圍不少看熱鬧的人被突然飛起的石頭擊中,頭破血流。

  “東平郡,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蘇寧雙手戟指翻轉變換,頭頂數百柄飛劍“咻”的一聲,速度奇怪的穿過旋風,擊向地仙木客。

  地仙木客身形一閃,瞬間在空中不見了蹤影。

  蘇寧突覺背後生風,急忙朝旁閃身,地仙木客卻隨之而動,伸手點在蘇寧的眉心之上,抽取蘇寧的魂魄。

  蘇寧心神一蕩,同時反應奇快的驅使碧波劍劍繞到地仙木客的身後,刺向地仙木客的後心。

  地仙木客閃避,蘇寧神情恍惚,踉蹌一步,腦中有些畫面快速的閃過。

  她曾與地仙木客交過手,她曾被他蒙騙吃了情花種子。

  他也曾,給她吃了一顆仙桃;她也曾,問他父親可是個船仙兒?

  “我記得你。渡人渡己。”

  蘇寧聲音朦朧,有些迷幻。

  眼睛一亮的地仙木客停住腳步:“經歷了一次生死,你可想通了?”

  蘇寧記得,地仙木客曾言“人世勞苦,萬愁纏心”,希望她同他回洞天仙境,一心修仙。

  可是,這記憶應該屬於芙蓉。為什麼,她會想起?

  難道,芙蓉的魂魄已經開始和她的身體融合?

  蘇寧思緒百轉千回,波濤洶湧,望向常笑雲。

  “寧兒......”

  “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常笑雲的眼前,出現芙蓉鮮血淋淋的身影,她絕望哀怨的看著他,聲音悽婉。

  師父,你為什麼殺我?

  常笑雲身體猛地一顫,欲邁步向前,卻只是握緊了拳頭。

  “小黃與你說的猜測是真的。你是封閉了記憶的芙蓉。”

  “不可能。我知道,你想要借用我的屍體,復活你弟子花妖芙蓉。”

  蘇寧決定將一切都挑開,不再與常笑雲演戲。

  不遠處,攔著眾花妖的知寒,還有天師府眾人聞言,全都一臉驚愕。

  懸在蘇寧頭上的碧波劍嗡嗡震動,像是野獸的低吼。

  常笑雲的指尖摳爛了掌心,流下血來。

  “寧兒,你不要激動。過來,來我身邊,不要聽他說的話,也不要跟他走。”

  “你,確實是花妖芙蓉借屍還魂。上一世,已經與你毫不相幹。這一世,我許你飛升成仙。了卻這俗世的種種牽絆。”

  蘇寧未曾想到,地仙木客也證實了常笑雲的說法,她真的很可能是封閉了過往記憶的芙蓉。

  為什麼,會這樣?

  蘇寧深受打擊,神情恍惚,一些有關芙蓉的零碎,好似被摔碎的鏡子碎片般,零零散散的從她心底鑽出。

  她的心髒,好似裂開了一條縫,痛得她捂住了胸口兒。

  地仙木客眼見蘇寧驚疑不定,立刻一揮衣袖,掐住壓倒蘇寧最後一根稻草,花魁鳳仙的脖子。

  “這是我送你的禮物。你了卻心願,心無旁騖的同我歸去吧!”

  “咔嚓”一聲,花魁鳳仙的脖子被掐斷,化作鳳仙花妖的模樣,從空中墜落到地上。

  蘇寧的猜測沒有錯,春香樓的花魁鳳仙有問題,乃是善於變化容貌的鳳仙花妖所變。

  “好了,走吧!”

  地仙木客聲音輕柔,再次朝蘇寧伸出手。

  “寧兒,不要。”

  常笑雲奔到蘇寧近前,伸手想要扯住她,但手又收了回來,只是眼神哀切的看著蘇寧。

  蘇寧仿若未見,看向地仙木客:“是你讓花妖來試探我?”

  蘇寧腦中湧出很多花妖芙蓉的記憶,但不是全部,她仍舊不相信自己只是芙蓉繼承宿主蘇寧記憶後的延續。

  但芙蓉的記憶,令她想明白一個事情。

  化作花魁鳳仙的鳳仙花妖在橋上襲擊她,目的在於試探她,或是在喚醒她腦中的一些記憶。

  所以,鳳仙花妖很早就已經就開始懷疑她可能是芙蓉,甚至早在常笑雲之前。

  地仙木客望向地面上眼神畏縮的眾花妖:“吾知此事兒。但並非吾所為。”

  蘇寧也望向牡丹花妖等人,忽的醒悟,原來是這些花妖自己搞的鬼。

  只是,她們是如何發現她可能是芙蓉,甚至比天師府發現的還要早?

  水仙花妖望著地面上鳳仙花妖的屍體,邁步上前,揚起下巴,眼神倔強,欲開口說些什麼,但卻被牡丹花妖一把扯住,朝她搖了搖頭。

  水仙花妖環視一幹戰戰兢兢的花妖姐妹,垂下眼眸,終是將嘴邊的話又從新咽回肚子裡面。

  “東平郡內,兩名未及笄少女被殺害,可也與你們有關?”

  蘇寧眸光森然的掃視眾花妖,水仙花妖迎視蘇寧的目光,憤恨不平:“吾等不是那種下作之妖。”

  “仙上。我們只是想要迎接您回妖族,僅此而已。”

  牡丹花妖這話說得含糊不清,模稜兩可,地仙木客冰冷的眼神兒掃過她的臉,杜丹花妖立刻閉上嘴巴,握住其他花妖的手,不再多言。

  有貓膩兒!

  蘇寧心內哂笑,看向地仙木客:“成仙之路,吾自會摸索前進,不勞您費心。道不同,不相為謀,咱們日後不見。”

  言畢,蘇寧收劍,落在地面之上,低頭凝視花妖鳳仙的屍體。

  修行五百載,地仙木客在遇到芙蓉之後,心中生出平生最多次的詫異。

  他疑惑不解,神奇一個人的想法怎會如此復雜多變。

  “上一次,我言你會後悔。我想你死的那一刻,一定後悔了,才會決然的不肯憶起過往。可你,似乎想法未變,還似從前一般愚蠢,為了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