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慕仙小花妖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雨天夜魅出行

第一百一十四章 雨天夜魅出行

  夏日正午的陽光,難得收斂起火辣的脾氣,恰到好處的釋放著自己的溫柔。

  天師府,大門口的兩尊石獅子耀武揚威。

  信步走出大門的蘇寧回身,叮囑蘇正照顧好父母,她回來之後,若是發現他惹事兒,一定會讓他後悔出生。

  蘇正覺得,那個朝氣蓬勃,總是一副耀武揚威樣子的蘇寧又回來,勸她沒必要非得去外面瞎晃。

  一種米養百樣人,一些人,懷著超出想象的惡意,面上卻掛著極盡友善的笑容。

  蘇正擔心常年在山上修行,從未行走江湖闖蕩過的蘇寧會被人騙。

  雖然他十分不想承認,但又不得不承認,他姐蘇寧的的確確是個大美人。

  放任其在外面亂跑,家裡人肯定會擔心死。

  關注點兒異於常人的蘇寧,嫵媚動人的一撩頭發:“你終於肯承認姐姐我漂亮了?”

  蘇正了解蘇寧的性子,知曉多說無益,便提醒她要提防那些無所不知,總是神出鬼沒的惡妖。

  蘇寧不以為意,她倒是希望途中遇到幾個不長眼的惡妖,好給她的旅途增添一些樂趣兒。

  把惡妖當成調劑品,這想法也是沒誰了。

  “願你歸來之日,身心皆如清風。”

  願心緒寧靜如初,這也是她的願望。

  世界很大,要走的路很長。

  長到蘇寧想要罵娘。

  選擇走路欣賞風景,大概只是最初憧憬美好時產生的最愚蠢想法。

  烈日抖擻著自己的熱情,蘇寧想衝上天,將其一腳踢走。

  當日頭從她頭上跳到西邊,把自己染成鹹蛋黃的顏色時,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蘇寧又恨不得將太陽拴在空中。

  似乎要對蘇寧的反復無常做出懲罰,原本還散發著香甜氣息的夕陽,將一片厚重的雲彩蓋在自己的身上,自己跑去偷懶提前入眠。

  “轟”的一聲,一道驚雷劈在蘇寧頭頂,嚇得她猛地跳起。

  老天爺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這才出行第一天,你要不要給我弄這麼大的驚喜。

  越來越陰沉的天空昭示老天爺沒有在開玩笑,而是在發脾氣。

  蘇寧忙加快腳步,尋找庇身之所。

  突然,她察覺身側有異,急忙抬眼朝樹林內望去。

  一道黑影從樹林飛快奔過,帶起一陣腥風。

  不是攻擊她的,算你識相。

  空中,雷聲漸漸變得激烈起來,似乎在進行比賽,看誰能將下方的膽小人類嚇破膽。

  蘇寧膽子不小,只是擔心淋雨之後,她未來幾日會在烈日散發出餿饅頭的味道兒。

  燻死別人沒關系,可不能燻到自己。

  還好,蘇寧一向運氣不錯。

  磅礴大雨傾盆而下之時,她躲進了一間破廟。

  破廟內,已經躺了一地的乞丐,他們十分好心的給蘇寧讓了一個最裡面的地方。

  蘇寧站在身上斑駁彩繪掉得七零八落的佛身之下,向給她讓地方的乞丐們表示了感謝。

  有個小乞丐,眼睛亮閃閃的一直盯著蘇寧看,還將手裡的半個玉米遞給蘇寧:“姐姐,你長得真好看。”

  蘇寧接過小乞丐的玉米,吃得香甜,將自己包袱裡面的點心送給小乞丐。

  小乞丐看向躺在自己旁邊的爺爺,老乞丐看著精致的點心兒,笑著婉拒。

  “投桃報李,禮尚往來,老爺爺是嫌棄我的點心幹巴噎人嗎?”

  老乞丐笑了,從蘇寧手中接過點心,遞給小乞丐。

  小乞丐咬了一口,咧嘴笑道:“真好吃。”

  看到小乞丐少了一顆門牙,蘇寧笑著伸手點了一下小乞丐的鼻子:“你的牙齒逃跑了。”

  爺孫兩個皆被蘇寧逗得哈哈大笑,蘇寧面上笑容也十分燦爛,而門外,狂風暴雨波瀾壯闊。

  荒廟破爛的兩扇大門早已歪在一旁,風雨毫無阻攔的闖進廟中肆虐。

  乞丐們只能遠離門口,盡量躺在廟內兩側,聽著從窗子灌進的呼嘯風聲入眠。

  蘇寧盤膝坐在佛像下,身前有張歪斜的桌子幫她遮擋風雨,卻遮不住濃鬱的土腥味兒。

  她到底是因何非要出來受這種罪?

  都怪腦中有關那個男人的該死記憶,總是擾亂她平靜的心。

  不想被記憶左右個人感情的蘇寧,在痛罵那個男人一頓之後,沉沉睡去。

  乞丐們的鼾聲像是樂器新手們的配合,忽大忽小,忽高忽低,雜亂無章。

  雷聲漸小,雨勢漸歇,夜到了最深沉的時候。

  突然,一道黑影閃進廟內,沒有一丁點兒的腳步聲,悄無聲息的飄到西側,靠近躺在地上憨憨大睡的乞丐們。

  乞丐們露出腳指頭的鞋子還浸溼著雨水,散發出不太友好的氣味兒。

  黑影捏著脖子,輕飄飄行到眾乞丐腦袋前方,黑色寬敞的黑袍一揮,乞丐們的鼾聲全都停止。

  漆黑靜夜中,眾乞丐的頭頂上方靈光與陽氣匯聚相映,如鏡取影。

  陽氣中影,往來生滅,倏忽變形成一二寸小人兒,如圖畫,如戲劇,如蟲之蠕動,百態畢露。

  一尖嘴猴腮的瘦削男乞丐,緊緊捂著懷中一根銀釵。

  剛剛,他一棒子敲暈了個婦女,搶走了她身上的銀兩與這根銀釵。

  一線漆黑濃煙從他的頭頂上冒出,黑影見了,立刻嫌惡的捏緊鼻子,遠離其。

  黑影摸到送蘇寧玉米的小乞丐近前,見其頭頂陽氣灼灼,其中影為幼童捕蝴蝶,單純又幸福。甚是滿意,咧開大嘴,湊近陽氣光影。

  “你在做什麼?”

  一個女子聲音突然在黑影背後響起,黑影嚇了一跳,驚惶轉身。

  “咔嚓”一聲,一道驚雷劈下,照亮整間破廟。

  一個樣貌奇醜的黑袍山魅,與蘇寧大眼瞪小眼,雙雙嚇了一大跳。

  “什麼鬼?”

  蹲在地上的蘇寧驚呼出聲,向後跌倒,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黑袍山魅趁機猛地一揮鬥篷,隱藏在下面的利爪掐向蘇寧的脖子。

  蘇寧抄起地上一塊兒石頭,敲在黑袍山魅的利爪上,只聽“咔嚓”一聲,一寸長的鋒利指甲盡數折斷,鮮血滴落在小乞丐的頭上。

  黑袍山魅發出一聲類似山貓的叫聲,雙眸閃爍金色光芒,揮起令一只爪子,抓向蘇寧的臉。

  不長記性的黑袍山魅,令一只爪子也被石頭敲斷,嗷嗷怪叫著跳到門口。

  躺在地上的一眾乞丐仍舊在酣睡,黑袍山魅一閃身躍到外面,蘇寧急忙起身,三兩步跨到門口,朝外望去。